logo

亞洲機構投資者正在入場,加密貨幣對衝基金迎來利好

瀏覽數

99+

不少專業人士表示,亞洲一些機構投資者(主要是高淨值的個人和家族辦公室)在加密對沖基金的資產配置上已經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投入,之後可能會吸引更多的人入場。

這裡借某份調研報告中的解釋給大家科普一下:加密資產對沖基金指的是來自多個投資者的集合投資工具,其目的是通過投資一籃子的加密資產,為投資者帶來相對加密資產市場波動性更為穩健的回報。

真正意義上的加密資產對沖基金是主動管理的基金,其目標是帶來與加密市場方向不相關的高風險調整後的回報,也叫作 輸出 alpha 值。而加密資產指數基金和它正好相反,它們是屬於被動管理的投資產品,其目標是提供加密資產類別的風險敞口,也叫作 輸出 beta 值。

與世界其他地區一樣,在亞洲推出加密資產對沖基金,擴大機構採用率,最大的障礙也是來自一些銀行業和監管機構的反對。

不過,在今年 Facebook 宣布要推出Libra 以及 比特幣今年年初以來的猛漲激起了很多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興趣,過去4個月左右的時間裡,有不少資金流入市場。

一家香港的加密對沖基金,叫 BBShares,主要為亞洲的機構投資者提供服務。據報導該公司有望在年底前達到其之前承諾的1000萬美金的資產目標,而傳統金融機構仍處於觀望狀態。 (加密資產基金的體量比傳統基金要小的多,大多數都是少於1000萬美金,只有5%的基金超過1億美金,所以1000萬美金算是挺高的的資產持有量)

BBShares首席投資官李捷(Jett Li)曾經在紐約梅隆銀行工作,他表示,“今年機構投資者配置加密貨幣的速度要快得多,他們對安全高效的機構資產配置的需求相當強烈。”亞洲數字貨幣交易公司AMBER集團的聯合創始人Tiantian Kullander也表示,近幾個月,機構投資者諮詢和了解加密資產的頻率明顯增加。

根據普華永道(PWC)2019年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亞洲的加密對沖基金數量仍然很少,全球約64%的加密對沖基金都在美國,而只有約5%位於新加坡。

這些基金的結構與傳統對沖基金非常相似,利用一些槓桿交易策略比如量化交易、套利、多頭和空頭,旨在為機構投資者創造 alpha 值或者是高於市場的回報。

Libra 對數字貨幣的“廣告”效應

Facebook 在 6月正式宣布計劃推出 Libra 之後,許多市場參與者註意到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興趣明顯增加。

亚洲机构投资者正在入场,加密货币对冲基金迎来利好

一家數字資產交易所的首席投資官王建波認為,這是我們所能指望的對數字貨幣的最好的廣告。 Libra 官宣之後,人們覺得必須開始考慮投資數字貨幣領域了。

如果說 Libra 是完美的廣告,那麼中國人民銀行計劃推出的央行數字貨幣可以說是來自官方的認可和祝福了。

僅在8月份,中國中央銀行就其計劃中的數字人民幣就發表了幾次公開評論,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個這麼做的央行。為了強調該項目的嚴肅性,自今年早些時候以來,一個專門的團隊一直在一個單獨的辦公室內開發該系統,並限制其訪問。

除了Libra和央行這兩個直接的“催化劑”之外,一些宏觀因素也可能支撐了投資者的興趣。比如,到目前為止,比特幣的價格在2019年已經上漲了120%——稱得上是2019年迄今為止表現最好的資產。

比特幣的巨額回報讓投資者擔心錯過暴富的機會。歐洲的負利率和全球經濟衰退,使得加密數字貨幣(被視為不相關資產,不受傳統市場波動影響)的更具吸引力。

亚洲机构投资者正在入场,加密货币对冲基金迎来利好

不太平坦的合規化之路

誠然,在亞洲,廣泛地採用加密資產交易的合規化之路可能並不平坦。

即使在投資者都決定參與數字貨幣投資之後,實際部署資金也面臨著無數的挑戰。

“在亞洲選擇比較有限,投資者可以直接購買加密資產,也可以通過受託人購買”,香港註冊的一家加密託管機構InVault Trust的首席執行官Kenneth Xu 說,“但是,需要更複雜和多功能的產品來提供alpha 的回報,而不僅僅是單向押注。要想提供這種選擇權,可以通過用合格的個人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的錢建立一個加密交易基金,但這並不是簡單的事情。”

亞洲的加密貨幣基金經理很難獲得或根本無法獲得最基本的投資基金服務,例如開設銀行帳戶,基金管理,保管服務,保險範圍和審計。

考慮到監管和外匯限制,在中國為一家加密投資管理公司開設銀行賬戶幾乎是不可能的。同時,考慮到加密貨幣投資相關的風險,香港和新加坡的銀行通常對這種類型的賬戶不太友好。

BBShares說,他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准備好一切。它們委託美國保管人為其資金提供託管和保險,並建立了一個內部資產管理系統,以滿足香港和新加坡的合規要求。

總部位於香港的另一家加密對沖基金 Point95 Global自2018年春季以來也已開始準備工作,目前正在完善內部流程,併計劃在2020年籌集外部資金。

“我們必須同時製造汽車和鋪好道路。”此前曾在摩根大通(JP Morgan)工作的Point95 Global首席執行官Lin Cheung說,“每個步驟都充滿挑戰,並且花費了很長時間。”

另外,BBShares和Point95 Global 還需要求助於美國開設銀行帳戶,這通常要求管理團隊具有美國公民或綠卡持有人以及具有足夠投資管理工作經驗的專業人士。對於某些團隊而言,這一要求不容易滿足。

一位不願公開發表批評意見的行業專家說:“亞洲的在這方面不太想冒險,從監管者到金融機構,他們過去都是追隨者,只想等待並複制在發達市場上行之有效的內容。”

亚洲机构投资者正在入场,加密货币对冲基金迎来利好

佈局加密對沖基金的先發優勢

儘管如此,最近有明確跡象表明,亞洲在加密對沖基金方面確實有實質性的進展。

對於機構投資者而言,在將資金大規模部署到加密貨幣之前提前做好準備可提供一種先發優勢。

BBShares的聯合創始人李捷表示,很難預測未來三年甚至明年受監管的加密貨​​幣基金將會發生什麼。 “這個市場變化如此之快。但是我們非常看好加密貨幣的長期潛力。”

其他人正在考慮創建託管賬戶等中間產品,因為建立和運營一家獲得許可的加密對沖基金的成本非常之高。

考慮到當今部署資本的大多數投資者是高淨值個人和家族理財機構,託管賬戶可以作為一個不錯的選擇,一些加密資產交易所和對沖基金都在考慮盡快推出此類服務。

加密託管機構 InVault 的 Kenneth Xu 表示, “加密貨幣基金可能需要兩年時間來準備所有文檔、許可證並滿足合規性要求。但是在加密世界中,到那個時期市場可能會出現倒掛。”

這個說法也許是真的,但對於先行者來說,有風險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