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逐鹿支付:匿名幣和穩定幣誰更勝一籌?

瀏覽數

99+

文字及數據 | Carol 編輯 | 畢彤彤Tong 來源 | PANews.io

今年以來,最受業內關注的一件事莫過於Facebook正式宣布將推出加密貨幣Libra。 Libra與其聯盟鏈各成員,原生自帶海量用戶和支付場景,使得人們再次關注區塊鏈技術在支付領域落地的可能。實際上,成為去中心化的電子現金最早是比特幣白皮書的創始願景,在比特幣最終走向了“電子黃金”這一定位之後,有不少加密貨幣立志成為支付現金,比如瑞波幣(XRP)、達世幣(DASH),以及正在尋求線下使用場景的一系列的穩定幣。

加密貨幣有可能成為支付貨幣嗎?成為支付貨幣需要具備什麼特質?在當前種類繁多的加密世界,哪些類型的加密貨幣距離支付貨幣更近? PANews專訪了始終致力於開發電子現金的Gary Yu,Gary是匿名幣項目Grin 的核心開發者,並在最近新創建了Gotts穩定幣項目。

Grin的匿名幣特性完美匹配現金

 今年1月,在圈內媒體和大佬的熱議下,基於MimbleWimble協議開發的匿名幣Grin成了2019年幣圈的第一個“當紅辣子雞”。 Grin的火爆也為整個匿名幣板塊帶來了熱度。 Gary表示,Grin的設計初衷是為了實現中本聰的去中心化電子現金夢想。 Grin不僅隱匿了交易數據,還採用無限發行機制模擬現金,從匿名性和發行機制來看,Grin都非常完美地等價於現實生活中的現金。

 但Grin自身也有一些不必忌諱談論的問題,即對交易容量十分有限的擴展和價格的不穩定性,實際上大部分的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都有這兩方面的問題。而足夠大的交易容量和價格穩定這兩點恰恰是支付貨幣的重要特徵。在Gary看來,依托MimbleWimble協議的可擴展性,設計出一種去中心化的價格穩定機制,完全有可能創造出更加接近電子現金的加密貨幣。 Grin的火爆也為匿名幣板塊帶來了熱度。

根據CoinMarketCap數據,截至9月23日,市值前100的加密貨幣中有6種匿名幣,其中Monero(XMR)的市值達到12.33美元,排名12位,在所有匿名幣中排名最高。 Dash(DASH)和Zcash(ZEC)的市值排名也進入了前30,分別達到8.14億美元和3.43億美元。基於MimbleWimble協議的Beam和Grin因為發行時間短,市值排名目前都還比較靠後。

Gary認為,“匿名幣的存在有它的必然性,因為現金用了幾千年,現金天然具備的隱私性是所有加密貨幣本就應該擁有的特性。”比如過去,人們支付現金購買商品,除了交易雙方並不會有其他人知道,所以現金的流通很大程度上是匿名的。但新技術的發展,尤其是移動支付的普及把支付貨幣的匿名性抹殺了,Gary認為這是不合理的,社會進步和科技發展必然讓人們有機會越來越注重保護個人隱私,而不是相反。區塊鏈技術的出現以及隱私保護技術的發展為此提供了可能。

實際上,現在主流的幾種匿名幣也都主張成為應用於支付領域的代幣。比如Monero和Zcash在官網的自稱是“一種電子貨幣”(digital currency),Dash在官網自稱為“電子現金”(digital cash),而Grin的目標是成為去中心化的支付現金。

在Gary看來,貨幣的價值主要有三點,分別是交易媒介、記賬單位、儲值工具。對交易媒介功能來說,流通是基本需要。上述6種匿名幣在交易所內的流通性都比較好,尤其是Dash和Zcash,根據CoinMarketCap數據,已經分別上架115和94個交易所,開通257和211個交易對。這兩個匿名幣在上架交易所數量方面已經與Bitcoin、Ethereum和EOS相差無幾,甚至優於主流穩定幣。即使是上線才8個月的Grin也已經上架了30個交易所,開通了57個交易對。

雖然近期有消息指出OKEx韓國站將於10月10日下架所有的匿名幣,包括XMR、DASH、ZEC等。今年6月,FATF發布了加密貨幣監管法案,要求交易所在交易期間收集和傳輸包括交易發起者的姓名、賬號和地址信息,以及接收者的姓名及賬號信息在內的客戶信息。這對匿名幣而言有可能成為重創。 “技術創新和政府監管從來都是同步發展的。”Gary認為沒有必要過分解讀韓國交易所下架匿名幣的個案,“整個加密貨幣行業與監管本來就是一個矛盾共同體,隨著各自的發展終會有一個平衡點。”

隱私保護應成區塊鏈核心內涵之一

隱私保護是匿名幣最重要的特徵之一,也是匿名幣最類同於現金的一個方面。實際上,其他主要的加密貨幣都是希望增加匿名特性。目前,隨著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分析人員已經可以對比特幣等區塊鍊網絡的交易做出越來越強烈的推斷,將交易與具體的人、機構和組織關聯起來,這個顯然不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發展的初衷。

如今越來越多業內人士認為隱私保護對於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而言是重要的。 Gary認為,“隱私保護顯然非常重要,不光是區塊鏈,它是整個互聯網發展的一個趨勢。”從技術發展角度來看,移動互聯網技術革新了貨幣的使用方式,人們不再一定需要面對面才能交易,小額支付和找零變得容易,交易的時間更快。但這些便利也徹底地犧牲了隱私性。區塊鏈在保留互聯網技術帶來的便利性的基礎上,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彌補隱私保護的缺位,這無疑是一場新的技術革命。

Gary進一步解釋道,“在中國,兩大移動支付系統高度普及的環境下,大家在街邊買個菜都可以隨地去掃碼支付,十幾億人涵蓋生活方方面面的所有交易數據完全掌握在極少數企業手裡,這當中可能蘊含著巨大的社會風險。”雖然現實生活中,保護數據隱私並沒有那麼急迫,但他強調這並不是一件杞人憂天的事情,“社會越進步就會越注重隱私。可能在未來某個時間點,通過某個事件會讓大家重新意識到隱私保護的重要性。” 目前所公認的區塊鏈技術標籤主要有去中心化、對等自治的分佈式系統、防篡改可追溯、智能合約、信任機制等等,但Gary認同應該將保護數據隱私也作為區塊鏈技術的核心內涵。

容量可擴展性對支付場景至關重要 Grin和Beam的出現不僅帶火了匿名幣,也帶火了MimbleWimble協議,這是一個強調絕對隱私和匿名的協議,主要通過橢圓曲線密碼學、零和驗證、零知識證明和蒲公英協議等技術來實現隱私保護。

MimbleWimble高度的匿名特性限制了交易容量的擴展。 Grin的交易容量最大可以達到大約每秒15筆,相對比特幣每秒3-5筆交易而言,擴容十分有限。這主要是因為Grin隱匿了交易金額,64位的金額數採用了675個字節的原子範圍證明來進行編碼,以證明這個值是大於零小於2的64次方的一個數而不必揭曉具體數值。這個範圍證明是MimbleWimble交易數據的主體,約占到總數據的85%左右。

隱匿交易金額真的必要嗎? Gary的觀點是,“在不同的應用場景中對技術的側重點是不一樣的。”他認為,如果從匿名幣的隱私保護角度來看,那所有的數據要素都應該保護, 甚至Grin目前做得還不夠,其實還需要進一步改進對交易地址的隱私保護。因為Grin的轉賬依然需要一個地址,或者是IP或者是域名,但這很可能導致地址被監聽或被欺騙。但如果是從應用於支付領域成為支付貨幣來看,那麼容量的可擴展性是更重要的考慮因素。要知道日常經濟活動的支付量是很大的,2018年Visa的平均交易量大概是每秒4000筆。

“(加密貨幣)支付如果普及開來,那麼容量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說去中心化加密貨幣支付這個東西很好,大家都可以用,結果大家用起來了,你卻說網絡堵塞了用不了,那是不行的,所以可擴展性非常重要。”Gary認為在支付場景中,首先要確保交易容量,擴容可以通過犧牲部分隱私性來換取,比如公開交易金額。 “把金額去掉,就相當於去掉MimbleWimble最大的負荷,整個交易容量立刻就能擴大很多倍。然後再加上別的一些改進,可以做到至少十倍以上的容量提升,最終的目標是為了讓鏈上穩定幣資產的交易容量更大。”Gary的新項目Gotts為了實現成為電子現金的目標就做了這樣的取捨和改進。

穩定幣是加密貨幣的終極落地場景之一。目前,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實際上已經具備了貨幣三大功能中的兩個,即交易媒介和儲值工具,但仍然沒有一種能成為記賬單位。作為記賬單位,要求貨幣價值穩定Gary認為這是阻礙加密貨幣支付應用的一大問題,“因為幣值不穩定,幣圈再怎麼折騰也只是小圈子,因為普通大眾在日常經濟生活中不可能用,或者不可能大規模使用加密貨幣。” 穩定幣有著巨大的應用市場。去年新興穩定幣一個接一個的出現,穩定幣被公認為市場基礎設施​​之一。

從CoinMarketCap的數據來看,穩定幣確實是最接近幣值穩定的一類加密貨幣,換言之,即其幣價波動性最低,尤其是法幣穩定幣。 USDT、USDC和TUSD今年以來幣價的日均波動性都不到1.5%。主流幣中BTC的幣價日均波動性最小, 但也達到了4.25%,ETH約為5.36%,EOS則高達到6.46%。匿名幣的的幣價日均波動更大,最小的DASH也有5.37%,最高的BEAM則達到了13.07%,Grin也達到了10.92%。

Gary認為,討論穩定幣首先要看到它是一個應用場景,而且是加密貨幣的終極應用場景,然後才去分析各種技術。 “現在市場上的穩定幣要么是1:1抵押法幣獲得,要麼以超額抵押的方式抵押其他加密貨幣獲得。抵押型穩定幣會有一系列問題,比如中心化風險,抵押資產發生價格變動時的清算風險,資產利用效率低等。”所以到現在為止,所有穩定幣都是抵押型穩定幣,對於無抵押穩定幣的探索還十分有限。除了早前Basis有過一次失敗的嘗試以外,至今還沒有一個成功的項目。

“這也是為什麼我希望在支付這個最重要的應用場景上去嘗試、去突破,我希望能夠創造一個基於MimbleWimble的超輕量的鏈,支持發行一系列去中心化非質押的穩定幣資產,可以非常方便地去擴容,還可以保持部分隱私特性。”這是新項目Gotts的目標。

在Gotts中,任何用戶任何時候都可以按照Gotts本幣資產的實時價格轉換等值的穩定幣,即兌換穩定幣。通過“交易即發行”機制,由自由市場的自由經濟行為來決定穩定幣的發行量,沒有系統性的強制通脹或通縮,整個過程也無需抵押,完全是用戶的自由“交易”行為。 Gary透露,今年應該會上線測試網。

純社區驅動模式不利於在現代技術競爭中勝出Grin以完全社區驅動特別於幣圈,作為主要開發貢獻者之一和前Grin委員會成員的Gary認為純社區驅動模式有很多的優點,但也很不容易。

純社區驅動的優點主要體現在社區建設方面,區塊鏈最受推崇的一點在於去中心化,社區治理。社區人氣越高,參與度越高,對一條鏈的治理和推廣而言越有利。對於開源項目而言,Github的關注者和開發總人數是衡量社區人氣的一個重要維度。

截至9月24日,根據Github的統計,Grin儘管是最新發布的一個,但卻是六大主流匿名幣中關注人數最多的一個,一共有4401人關注,其次是Zcash和Monero,分別有4071人和4013人關注。但同樣基於MimbleWimble協議,依托公司化運營的競爭項目Beam只有456人關注。純社區驅動的Grin自帶人氣。

從開發者人數來看,純社區驅動的Grin有136人參與開發,雖然明顯少於Monero、Zcash和Dash這樣的老牌項目,但已經比Beam和Zcoin的參與人數更多了。

雖然從長期來看,純社區驅動的項目在吸引開發者這方面並不存在問題,但開發效率卻不足。截至9月24日,從Github上歷史代​​碼提交次數來看,只有22個開發人員的Beam有6111次提交,有136個開發人員的Grin只有2145次提交。

 從Github代碼庫最近一個月的更新數據來看,Grin雖然開發人數並不少,但在提交的更新方面遠遠低於Beam。截至9月24日,Beam開發團隊最近一個月已經提交了超過4萬個新增和1萬個刪減,代碼更新十分活躍。

“從競爭的角度來看,(完全依靠社區)這個力量是遠遠不夠的。”Gary表示,“儘管之前我也想通過宣傳和呼籲吸引更多開發者加入進來,但是並沒有收到太多反饋,因為Grin沒有基金會,沒有錢,人家來替社區工作,你幾乎什麼回報也給不了。”現在Grin的開發主要靠捐款,捐款額並不大,也只用來給兩個全職開發人員發工資。所以Gary認為純社區驅動的項目有很多優點,但得來不易。如果可能,至少可以有一個開發基金會,可以支撐開發和生態的快速推進顯然可以發展更好。參考資料:Gotts Githubhttps://github.com/gottstech/gotts/blob/master/docs/intro.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