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連續數月下跌,EOS扶不起來了嗎?

瀏覽數

99+

1ngaFoJ0TAkK6RwjAeH3rkmSn8PkCMrsik1cz4IB.jpeg

北京時間9月23日晚9點, 現市值排名第7的EOS進行了其主網1.8.0版本的硬分叉升級。

這次升級既是EOS首次運用硬分叉的升級,也是EOS自上線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升級,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此時,距離6月份舉辦的EOS一周年大會已過去了3個月有餘。在周年大會上略顯“匆忙與疲態”的EOS彷彿利好出盡,3個多月以來暴跌了逾60%,從8美元左右俯衝至3美元左右。

而距離2018年年中的EOS正式上線,則過去了1年零3個月。相較於這1年零三個月當中的峰值價格20美元,此時此刻的EOS幾乎是跌到了谷底。

如此看來,相比“革新”、“優化”這些字眼,“自救”大概更適合用來形容這次升級。

然而,“圍城”之下的EOS,恐怕沒有那麼容易撈起來……

爭議與衰敗

EOS的近憂遠慮

社區結構引發不滿

本月初,自EOS創立伊始便一直擔任出塊節點的EOS Tribe在Steemit上表示,他們正在逐步脫離EOS BP(Block Producer)候選人的角色,轉而專注於其他區塊鏈以及EOSIO軟件的落地。

儘管EOS Tribe並不算是一個舉足輕重的團隊,但參與過第一個EOS鏈的推出,並在此後持續為EOS主網發展做出貢獻的他們,如今卻和EOS漸行漸遠,也難免令人好奇其中的緣由。

來自EOS Tribe的Eugene Luzgin曾在帖子中寫道:“如果沒有EOS巨鯨(即token的大量持有者)的支持,就不可能獲得維持區塊鏈運轉所需的資金,而現在,絕大多數的巨鯨都在支持著位於中國的那些BP。要知道,任何時候都有21個超級節點在鏈上達成共識,制定治理決策並獲得豐厚的回報。”

Luzgin的話側面表明了EOS Tribe退出的主要原因——他們沒有得到他們所應得的資金。同時也流露出了他對於EOS超級節點的多數席位被控制在中國企業手中這一事實的強烈不滿。

不只是Luzgin在抱怨著這一現象,事實上,自今年6月EOS超級節點的格局逐漸洗牌以來,幾乎所有EOS海外社區的成員,都在圍繞著超級節點的中心化趨勢問題爭議不斷。

也不只是EOS Tribe沒能得到運營區塊鏈所應得到的資金和利潤,根據Luzgin在接受Coindesk採訪時所說,許多擁有較高技術熟練度的BP和BP候選的獎勵都被降級為了較低級別的獎勵,有些甚至連獎勵都沒有。針對這種情況,Luzgin哀嘆,“不公正的待遇,正在使EOS逐漸流失人才。”

o54ogChRTT2QNAPCAAgUCvZRqMEB3UdTkrJWproh.png

 

BM在推特上回應“中國財團控制EOS”這一爭議,但他的說法有些迴避鋒芒

一些人認為:眼下EOS社區中圍繞著超級節點的爭論,不過是源自於東、西方立場的分歧,倘若這些控制超級節點的企業大多來自於美國,便不會有這麼多麻煩。

這樣的觀點並非全無道理,但也顯然是無法站住腳的。因為超級節點這一概念,自誕生以來便因其偏向中心化的特性而飽受質疑。

超級節點最早引起廣泛質疑和爭議的行為,發生於2018年6月末,也就是EOS正式上線後不久。彼時,超級節點凍結了7個顯示有盜竊token嫌疑的賬戶,但該行為並沒有徵求用戶的集體意見,更沒有經過達成共識的治理流程。

EOS New York是當時的21個超級節點之一。據了解,EOS New York在那時極力反對這種缺乏合理授權的賬戶凍結行為,並發表聲明稱:作為一個社區,我們的首要任務應該是建立能夠讓token持有者共同投票參與的鏈上共識機制。

然而在偏向中心化的社區結構中,EOS New York乃至EOS自身,最終都放棄了鏈上的集體治理構想。從這一點上來看,EOS超級節點主要由中國企業控制,充其量是社區成員對於EOS社區結構的不滿集中爆發的導火索,而非導致爭議的直接原因。

來自Greaymass的Cox也認為:“問題的關注點並不是針對中國,而是在於中心化程度加深後所帶來的規則變動和潛在風險。如果超級節點集中在巴西、印度,也一樣會招致現在這樣的爭議。”

令人失望的DApp

除了可能存在的中心化趨勢外,EOS在DApp這一方面所展現的頹勢也是社區成員抱怨和擔憂的事情。

在超級節點的建設理論當中,超級節點應該利用通脹獎勵來為開發工具的迭代、代碼的更新以及新的DApp的誕生提供資金,不過現在的情況似乎有些事與願違。

許多開發者認為,現任的BP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也不再具備資格擔任超級節點,甚至連超級節點內部也認同這一觀點的存在,例如EOSSphere, ShEOS等。

在這一部分人看來,相比其他公司將大部分的精力投注在區塊鏈的應用潛力和落地場景上,EOS的經營者們似乎更像是世故的“商人或政治家”——他們更專注於鞏固自己的主導地位和利益的獲取。

如今EOS DApp的衰敗和亂像似乎也映射出了這樣的事實。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今日區塊鏈被黑事件共有224起,其中111起都來自於EOS DApp。距離現在最近的一個案例是不久前EOS上的老牌遊戲平台EOSPlay所遭遇的堵塞攻擊,EOSPlay因此損失了約3萬枚EOS幣。而事實上,包括堵塞攻擊、隨機數攻擊等在內的老生常談的安全問題,早就應該得到重視和改善。

此外,從統計資料中可以看到,EOS中超過半數的DApp皆為菠菜、競猜遊戲。這類DApp開發難度低、生命週期短、但資本氣息卻很濃厚,對於DApp生態的建設而言並無太大的幫助和促進。而其他行業以及真正具有可玩性的遊戲則對入駐EOS沒什麼興趣。

根據DAppTotal 的數據資料,最近的數個月裡,EOS每月新增的DApp數量一般都不超過10個,較年初下滑一倍以上。雖然2019年以來各大公鏈的新增DApp都存在大幅減少的情況,但對比最近一個月的數據來看,EOS新增DApp為5、以太坊為13、波場則為14,我們仍然可以明顯感受到EOS正在逐漸失去競爭力。

K1FOipwaPs7BpkfD9i6F9Ae0SKdzEvCtpLazKzj6.png

DAppTotal近一個月以來的DApp新增數據,藍線的EOS似乎有點“單薄”

儘管在活躍用戶這一指標上,EOS依然能夠勝過以太坊和波場,然而為這一指標做出最大貢獻的成人圖片社區Hash Baby恐怕並不能作為EOS在DApp方面的競爭力和吸引力的體現。

未能實現初衷的DPoS

不過追溯到本源,EOS最最具有爭議的,始終還是它的DPoS共識機制。

DPoS通過減少參與共識的節點數量來實現更高的吞吐量,也就是犧牲部分去中心化特性以換取更棒的性能,這也是EOS在白皮書中誇下“支持百萬TPS”海口的原因之一。

然而EOS現在的狀況卻是:性能上,EOS距離百萬級的TPS還相去百倍以上,遙不可及;區塊鏈特性上,EOS卻已經因為偏向中心化的社區結構而被里里外外罵了個遍。

對此,早在EOS推出之前的2018年4月,來自BlockChain Capital的Spencer Bogart就曾隱晦地預言EOS或將成為“中心化平台中效率較低的那一類”。現在回過頭來看這句諷言,似乎是一語成讖,如今的EOS可不就是“賠了去中心化,又折了性能”嘛。

V0u1Jed8iDeBzoAxCLnDuBmbMMwXW3mf2YLz0gk8.png

Bogart看到了區塊鏈的中心化趨勢,但他堅持認為去中心化是區塊鏈的立身之本

針對痛點的升級,能令EOS振作嗎?

說完了難處,我們再來說說好處、說回本週一的EOS硬分叉。

硬分叉升級前的9月14日、15日,EOS創始人BM連發了多條推特,內容基本上全部關乎於DApp用戶體驗以及DApp安全問題。

特別是在9月15日的推文當中,BM反復強調,要求用戶支付CPU和RAM資源的費用是阻礙EOS生態進步的重要原因,DApps不為用戶支付這些費用就是個錯誤。

顯然,從這些話裡我們可以看出,BM清楚地知道DApp眼下最大的痛點在哪裡,更知道EOS的DApp生態亟待改善、EOS也需要在DApp上有更進一步的競爭力的現狀。

而9月23日的硬分叉升級也的確針對現有的問題採取了對症下藥的改進。

儘管升級的內容這些天應該已經被傳爛了,但基於邏輯完整性的原因,我還是要在這裡复讀一下。 1.8.0版本升級到帶來的主要改變如下:

在DApp方面:

1. 確定交易發起者:智能合約現在可以確定是哪些賬戶發送的操作,使其能夠抵抗帶有惡意的嘗試。

2. 修復過多的限制:這放寬了無意義限制,即零操作所需要的權限最小化。

3. 限制授權檢查:所有操作的授權檢查行為都變得一致,不用管這些操作是否是輸入交易中的原始操作。

4. 向第一用戶收費:只需向交易的第一個授權者收費,這樣DApp就可以為網絡資源構建替代模型,用戶就不必支付費用。

在用戶體驗方面:

1. 修改RAM計費方式:將允許把RAM費用計算到其他帳戶,使用戶更容易使用DApp。

2. 修復延期交易:用戶未接收RAM和不正確的交易ID將更正其RAM的使用情況。

3. 向第一用戶收費:同上述第四條。

4. 對用戶更加友好:通過檢查交易中所包含的所有操作行為並使其抵制帶有惡意的嘗試,用戶將獲得增強的安全性。

OsqaGlpmxvrpuxjmrjEcWUg69nz6GEodiEHFULf5.png

EOS官方博文中有關激活過程的描述

可以看到,由於計費方式、收費對象的修改,用戶不再需要為自己在DApp上所做出的一些簡單、基本的操作支付費用(DApp的運作需要消耗EOS上的CPU和RAM資源,而佔用這些資源在過去需要由用戶來支付費用),使用“門檻”以及使用成本都將藉此得到顯著的降低。

這是我個人認為所有改動之中最重要,也最有利於DApp發展的,試想一下,假如你在微博上發送的每段文字,亦或是從支付寶餘額轉入餘額寶託管的每筆資金,都需要你支付手續費的話,這些應用恐怕早就淹沒在民眾的砲轟之下了。

另一個非常重要、也非常針對痛點的改動在於智能合約能夠確認發送操作的用戶,如此一來,那些試圖對DApp發起攻擊的惡意用戶在不軌舉動發起時、鬼蜮伎倆得逞前,便會暴露出來, DApp及其用戶的安全性得以獲得增強。

針對這次硬分叉,EOS超級節點EOSLaoMao的CEO趙餘也發表了觀點:“本次升級不僅將帶來了性能方面的提升,還能為Voice上線鋪平道路。”

作為EOS接下來將要重點打造和推出的社交平台,Voice既肩負著擴大EOS未來流量的重任,也承載著EOS技術發展的外在體現,EOS社區也對它抱有極大程度的期待。對於這樣一個“押寶式”產品,EOS的首次硬分叉自然將為其起到鋪墊作用。趙餘預計,Voice項目的成功發布,能夠在EOS用戶增長方面起到很大作用。

不過話又說回來,順利降低DApp使用門檻之後,EOS在DApp的效率提升以及質量改善等方面,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否則,即便EOS完全消除了DApp的使用門檻甚至完成了用戶教育,EOS DApp在功能性、實用性以及娛樂性上仍然難以和傳統互聯網應用分庭抗禮。這是EOS DApp,乃至整個DApp行業都不得不面對的關隘。

行情的持續低迷,升級難挽狂瀾

儘管我們在探討升級所帶來的影響力時,通常是站在長遠的角度和意義上去考慮的,但作為主網少有的大規模優化和改動,我們仍然會把升級視為一種能夠帶來短期幣價上漲的利好。

具體到EOS此次的1.8.0版本升級,由於是其自主網上線以來的首次硬分叉和最大規模的更新,人們似乎更有理由相信它將會為持續低迷的EOS帶來轉機。

然而,許是因為近期大盤的集體敗退,許是應了我在文章開頭所提到的——深陷“圍城”的EOS並不容易拯救,又或是兩者原因皆有,這次硬分叉並沒能帶動EOS盤面向上。分叉過後的24小時內,EOS的幣價反而跳水了30%左右,從3.8美元來到了3美元附近。

2I9UrIPiRhrkVx99JyOGadFwTODUi3PvcZ6MKI7H.png

XKl0t2I47NSxnmozyEBY9OigrBbmzzFBtEaHCtdh.png

图为CoinMarketCap上EOS近七天和近三个月以来的走势

在前日比特币“领头”的集体下跌中,EOS依然没能止住颓势,跌到了3美元以下难以再起。对于那些对EOS的长期市场价值抱有坚定信念的持有者们来说,可能只有未来的Voice这个“大招”可以期待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