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Facebook會「控制」Libra嗎?你需要了解下協會成員關系

瀏覽數

99+

在啟動 Libra 的過程中,Facebook 面臨的最大障礙可能是缺乏信任和來自全球監管機構的反對,這些監管機構擔心 Libra 對隱私和金融穩定的潛在影響,以及 Facebook 在管理 Libra 方面充當的角色。

對於這些批評,Facebook 回應稱,負責管理其加密貨幣的是Libra 協會——一個總部位於瑞士的獨立組織,這是一個由公司和非營利組織組成的聯盟,以作為Facebook 和其開發項目之間的過渡組織。 Facebook 表示,它將確保自己和其他任何公司都不會對 Libra 產生過大的影響。該組織有 28 個“創始成員”,但未來計劃增加到 100 個。

然而,這些創始成員中有許多人與 Facebook、以及成員彼此之間都有著密切的個人、職業和投資關係,這讓 Facebook 對該協會的定性受到了質疑。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甚至觸及該組織的最高領導層,專家表示,這讓外界對 Facebook 對該項目的持續影響力以及誰的價值觀將適用於 Libra 產生了疑問。

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教授、公司治理和金融專家 Katharina Pistor 表示:“當 Libra 白皮書稱 Facebook 只是 100 個成員之一時,你可以親眼看到,這並不完全正確。”

這一點至關重要,因為 Libra 的目標以及 Libra 協會將承擔的責任,以前主要由政府和央行承擔。

Libra 是一種基於 Facebook 開發的開源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與大多數加密貨幣不同,它被設計用於交易,而不是投資。人們可以利用 Libra 給朋友們匯款,或者通過電子郵件等在線支付方式——免費(或至少更便宜)、輕鬆地通過數字錢包應用程序支付,Facebook 的子公司將提供首個數字錢包應用程序。 Facebook 稱 Libra 可以改善世界各地的金融服務。

許多專家和立法者認為,Facebook 的數十億用戶將使Libra 成為使用最廣泛的加密貨幣,並有可能使其足以與美元等政府支持的貨幣相抗衡,從而潛在地威脅到傳統金融體系的穩定性。 Libra 協會將負責監管這種貨幣:確保其保值、決定如何與監管機構合作以及如何保護用戶的隱私。

這就是為什麼監管機構特別擔心 Facebook 會對 Libra 協會產生重大影響。一些人不相信它會放棄管理這麼一個野心勃勃的項目,更遑論 Facebook 確有多次黑歷史,包括侵犯用戶隱私、其平台被外國不法分子利用等,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指控是乾涉美國大選。今年 7 月,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和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就該項目舉行的兩次聽證會上,許多議員重申了這種擔憂。

“Facebook 首席執行官馬克 · 扎克伯格和高管們已經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他們不懂管理或問責,”俄亥俄州民主黨參議員 Sherrod Brown 言辭激烈。 Libra 之爭發生之際,Facebook 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也因反壟斷問題面臨兩黨調查。

那麼按照 Facebook 的說法,Libra 協會的目的是幫助人們對這個項目產生信任。

“我們如此設計 Libra 的原因是,Facebook 只是 Libra 協會 100 個不同成員之一,沒有特權,這意味著你不必信任 Facebook,”Libra 創始人 David Marcus 在聽證會上告訴立法者。

儘管 Marcus 已經承諾要等到獲得監管部門的批准,但也公開表示仍然計劃明年推出 Libra。按理來說,Libra 協會在美國以外的地方成立並不需要美國監管機構的批准,但如果沒有美國用戶,它將很難獲得吸引力。儘管該協會仍處於早期階段,但其創始成員公司之間的聯繫可能會使其更難獲得議員們的信任。

這種聯繫很大程度上始於 Marcus 本人。

Marcus 是 Libra 的創始人。他現在管理著 Facebook 旗下開發與 Libra 相關產品和服務的子公司,還是 Libra 協會執行領導團隊的成員。 Marcus 在去年之前一直是協會成員之一 Coinbase 的董事,並曾是另一家成員公司 PayPal 的總裁。

Facebook 雖然聲稱並未控制 Libra,然而 Libra 協會目前 28 個管理者中,多數是存在密切的個人、職業和投資聯繫。如下圖所示,這個關係網包含創始成員公司的 11 位高管、董事會成員、創始人或個人朋友。

星球前线 | Facebook不会“控制”Libra?你需要了解下协会成员关系

“所以,我們在討論的是一種基本上由大型企業組成的非民主選定聯盟控制的貨幣咯?”紐約民主黨議員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在聽證會上發問。

Facebook 表示,在 Libra 公開之前的幾個月裡,該公司與多家機構就加入該協會進行了接觸。最後的 28 名創始成員包括 Facebook 以及其他支付、科技、風投和電信公司,以及 4 家非營利組織。

Marcus 在聽證會上對議員們解釋道,這些公司都希望“建立這個網絡以解決問題”,並補充說,任何符合一套公共準則的組織都可以加入。這些成員公司自己也提出了加入協會的各種理由,包括對區塊鏈技術的商業應用感興趣,以及希望改善獲得金融服務的渠道。其他人則表示,他們只是不想錯過參與一個具有潛在革命性項目的機會。

Facebook 曾表示,該協會將是 Libra 的獨立監督者,在 Libra 度過發展階段後,Facebook 的影響力將與任何其他成員相同。然而,Libra 協會的許多創始成員都與 Facebook、Marcus 或其他人存在其他聯繫。這裡有幾個例子:

Peter Thiel 創立了 PayPal 並將其賣給了 Ebay。他是 Facebook 的第一個主要投資者,現在是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Thiel 還通過他的風投公司對同為協會成員的 Spotify、Lyft 和 Stripe 進行了投資;

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 Facebook 的創始人,也是協會成員“突破計劃”(Breakthrough Initiative)的三名董事之一。他也是 Spotify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Daniel Ek 的私人朋友——2016 年,扎克伯格還參加了 Ek 的婚禮;

風險投資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是 Libra 的創始成員,也是 Facebook 的早期投資者。該公司還投資了 Lyft、Stripe、Coinbase 和 Anchorage。其聯合創始人 Marc Andreessen 是 Facebook 的董事會成員,在 Ebay 擁有 PayPal 的時候,他曾是 Ebay 的董事。另一位聯合創始人 Ben Horowitz 是 Lyft 的董事;

協會會員聯合廣場創投(Union Square Ventures)已投資 Coinbase 和 Stripe;

Frederic Court 是協會成員 Farfetch 的董事,也是 Felix Capital 的創始人。 Felix Capital 此前投資了 David Marcus 的初創公司 Zong;

Wences Casares 是協會成員 Xapo 的創始人和 CEO,他同時也是 PayPal 的董事,並曾擔任該協會非營利性成員 Kiva 的董事。 Xapo 還曾獲得同為協會成員的 Ribbit Capital 投資。

雖然這些人可能沒有直接參與 Libra 項目,但他們之間的聯繫表明,Libra 協會可能沒有 Facebook 宣稱的那麼“多樣化和全球化”。這些聯繫甚至觸及了 Libra 協會的最高領導層。

到目前為止,向瑞士政府提交的文件中已經確認了三位領導者:David Marcus、Bertrand Perez 和 Kurt Hemecker。

Marcus 早在 Libra 之前就開始研究數字支付了。他創立了一家總部位於日內瓦的在線移動支付提供商 Zong。當他在 2011 年將 Zong 賣給 Ebay 時,Ebay 任命他為 PayPal(當時為 Ebay 所有)移動部門的負責人,並在次年任命他為 PayPal 總裁。 2014 年,他離開了 PayPal,投身 Facebook。

Perez 和 Hemecker 之前曾在 Zong 擔任高管,後來在 Marcus 擔任總裁期間又在 PayPal 任職。根據他們在領英上的資料,Perez 現在是 Libra 協會的常務董事兼首席運營官,Hemecker 則是業務發展主管。

根據 Libra 的白皮書,常務董事將領導執行團隊,負責審查 Libra 的網絡安全,監控 Libra 的經濟發展軌跡,並招募新的協會成員。 Marcus 在正式文件中被確定為董事會成員,常務董事也是如此。

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 Pistor 稱,讓 Marcus 和兩名長期共事的同事在一開始就領導該協會,可能會讓 Facebook 對該組織未來的文化產生強大的影響力。董事會成員任期一年,但可以無限期連任。

“他們行動迅速,把自己的人安置到位,”Pistor 說,“常務董事將在一開始就為公司定下基調,這給了他們很大的控制權。”

協會對這一觀點表示異議。該協會政策主管 Dante Disparte 表示,儘管 Facebook 在發展 Libra 協會以及開發 Libra 網絡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但該公司“不會比其他任何成員擁有更大的權利、義務或投票權”。

Libra 的白皮書和提交給瑞士政府的文件顯示,協會將領導一個類似於其他非營利機構的組織。

所有的成員公司將組成“委員會(Council)”,該委員會將每年召開兩次會議,做出重大決定,如增加新成員或改變 Libra 的技術基礎。由於 Libra 成員比較多,會面頻率也比較低,所以另外兩組人員會更有規律地對 Libra 進行管理。委員會選出的董事會將負責 Libra 更廣泛的戰略方向。由董事會任命的執行委員會將負責 Libra 的日常運營控制。

Libra 協會的章程尚未得到批准,預計將提供更多關於該組織完整、正式領導者名單及其運作方式的細節。

Marcus 強調,協會將促進一項重要的公益事業,使轉賬變得更快、更便宜。為了實現這一目標,Facebook 子公司 Calibra 將推出一個數字錢包,供用戶保存、存儲和發送 Libra。其他公司也可以開發類似的服務,不過專家們一致認為,由於 Facebook 擁有龐大的全球用戶基礎,它大概率是最快、採用最最廣泛的公司。 Facebook 表示,Calibra 將獨立運營,兩家公司不打算共享用戶數據。

消費者隱私倡導組織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戰略主管 Danny O'Brien 表示,他擔心協會成員之間的關係,可能會使 Libra 的其他數字錢包或其他有相同願景的加密項目難以與之競爭。

“鼓勵你使用Facebook 的軟件和服務可能符合所有這些公司的利益,因為他們現在已經參與其中,”O'Brien 解釋稱,“他們希望Facebook 的服務能夠勝出,哪怕其他項目可能對消費者更有利。 ”

該協會的另一個關鍵角色是管理儲備,這是一籃子政府發行的金融工具,將以 1:1 的比例與 Libra 錨定,並根據需要波動,以穩定 Libra 的價值。

如果 Libra 的增長速度迅速,立法者擔心這種儲備會對世界各國政府和經濟產生重大影響。他們還擔心,這可能會將權力集中在已經佔據主導地位的 Facebook 或一個緊密聯繫的大公司集團之下。

眾議院議員Maxine Waters 在聽證會上表示:“如果Facebook 的計劃實現,該公司及其合作夥伴將產生巨大的經濟影響力,可能會破壞貨幣和政府的穩定。”Marcus 則表示,Libra 的目標不是與主權貨幣或政府競爭。

Libra 的成員公司必須投資 1000 萬美元才能加入。 Facebook 表示,他們將以存款利息的形式從投資中獲得回報。這筆資金將首先用於支付協會的運營成本,然後再分配給成員公司。一些專家擔心,這可能會阻礙委員會批准新成員加入並使該組織進一步多樣化。

“如果你靠 Libra 賺了很多錢,為什麼願意分享?”Pistor 不禁反問。

儘管 Libra 有利他主義的目標,但一些專家和立法者認為,公共產品,如貨幣和支付系統,以及使用它們所產生的消費者投資數據,公共機構能更好地處理。法國和德國的財政部長最近公開反對 Libra 在歐洲運作。同樣密切關注 Libra 的美聯儲也正在開發一種即時轉賬系統,可能會給美國消費者帶來一些與 Libra 類似的便利。

“我們可以把馬克• 扎克伯格傳喚至國會,甚至公開讓他難堪,但我們不能投票讓他退出,而在美聯儲,我們有公共責任(public accountability)。”加州大學歐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Irvine)銀行法教授Mehrsa Baradaran 表示,“在這麼敏感的事情上,我們為什麼要信任Facebook,而不是自己的公共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