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研究報告》降息推升吸引力,亞債有看頭

瀏覽數

99+

央行寬鬆貨幣政策帶動資金流向債市,亞債表現亮眼,雖然中美貿易戰造成市場波動,但亞洲國家基本面良好,因此,法人認為,體質良好且具有較高殖利率優勢的亞債將繼續吸金。

 NN(L)亞洲債券基金經理人庾宏璟(Joep Huntjens)表示,今年以來央行寬鬆貨幣政策帶動資金流向債市,亞債表現亮眼,雖然中美貿易戰造成市場波動,但亞洲國家基本面良好,大陸政府政策可望支持景氣並帶動產業轉型,值得持續加碼。

 庾宏璟表示,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不斷攀升,收益正在加速降低,因此追求收益變成投資人面臨的重要課題。已開發國家降息方面,紐西蘭先開第一槍,亞太國家也不落人後,紛紛加入降息的行列,此將有利亞債表現。

 根據經驗,歷次聯準會開始降息後,亞債都展現強勁上漲動能,降息後一年平均漲幅可達15.64%,即使2008年曾經歷金融海嘯,亞債也能繳納出正報酬。

 就中美貿易談判,庾宏璟表示,中美貿易談判是持久戰,帶給市場的不確定性將持續,所幸大陸政府祭出許多貨幣及財政政策以刺激經濟,貿易談判對大陸的負面影響並不嚴重且預估大陸官方仍有空間提出更多的刺激政策。

 此外,大陸為了避免貿易戰拖累經濟增長,正在積極改善貿易結構,強化與東協國家的貿易連結。在貿易、科技和資本上,世界對大陸經濟的依存度逐漸上升,然而大陸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卻逐漸降低,表明大陸經濟發展重點正轉向內需,逐漸由世界工廠變成世界市場。

 市場波動加劇下,亞債表現較為抗震。庾宏璟說,以亞洲信貸綜合指數而言,投資等級債占比高達77%,當股市震盪時,投資級債得因與股市的負相關性而有表現機會,另亞債與全球主要資產相關性亦偏低,若將整體投資組合納入亞債產品,可以發揮資產分散風險效果,甚至提升整體投資報酬率。

 就投資價值而言,亞洲投資級債券與美國投資級債券的利差在過去三年逐漸擴大中,亞洲高收益債與美國高收益債的利差則遠高於五年平均值,凸顯亞債的吸引力。

 庾宏璟表示,負利率時代、央行降息加上貿易戰影響,亞債高殖利率及低波動度的特性能為投資人的投資組合加上一層防護;但投資人需留意匯率變化巨大且難以預測,選擇強勢貨幣計價債券可降低其他貨幣波動帶來的風險。(新聞來源:工商時報─黃惠聆/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