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加密貨幣交易所上演「黑吃黑」,逾70家投資機構暗戰存量市場

瀏覽數

99+

加密貨幣交易所之間的博弈正在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今年以來,火幣、幣安和OKex的江湖地位未穩,半路又殺出抹茶、BiKi等二線新興交易所。為了殺出重圍、博上位,這些二三線的新興交易所無所不用其極,從“截胡”、“搶上”、“強上”,到大量上線傳銷幣、資金盤等獲取流量,加密貨幣交易所將“黑吃黑”的招數玩得淋漓盡致。

競爭日趨白熱化的背後,不僅是交易所之間對加密貨幣市場存量資源的爭奪,還有各路資本的加持和暗中角力。

互鏈脈搏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8月,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共發生了58起融資事件,投資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的投資機構更是多達70餘家。

作為加密貨幣食物鏈最頂端的賽道,交易所已經成為越來越多資本的寵兒,但面對僧多粥少的存量市場和增長乏力的增量市場,資本的過度催熟或許正將交易所的發展引向另一個極端,並加速交易所大洗牌。

交易所的“黑吃黑”遊戲

加密貨幣交易所之間的競爭,伴隨著入局者越來越多,變得愈發野蠻粗暴。

據 CoinMarketCap 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共有1.2萬餘家數字貨幣交易所,對2870種數字貨幣進行交易活動,而當前全球數字貨幣市場總市值為2720多億美元。

並且根據區塊律動此前的報導,在整個加密貨幣交易市場中,前20家頭部交易所已經吃掉了90%的利潤,剩下上萬家小交易所去瓜分剩餘的10%利潤,交易所競爭之激烈可想而知。

加密貨幣交易所的生存邏輯是,先要有足夠多的用戶和流量,才會有源源不斷的上幣項目,流量用戶能產生交易手續費,而上幣項目能帶來上幣費。但對於大量的小交易所而言,沒有流量和用戶,項目方怎麼會找上門來?

不少二三線新興交易所開始反其道而行之,開啟了“黑吃黑”的遊戲。

“黑吃黑”的第一種模式,是二三線新興交易所“截胡”、“搶上”大交易所的流量項目,以此快速獲取註冊用戶和流量。

這些交易所中,尤以抹茶交易所為典型代表。從今年2月份起,抹茶先後“截胡”幣安的Fetch.AI 項目、NEW代幣和Gate.io的DILI等流量項目,並且搶上了RIF、BSV、BRC、MGC 等多個代幣項目。

同樣靠“截胡”、“搶上”流量項目的還有鏈行、HOTBIT、Coinail、幣係等小型交易所,包括OKEx的BLOC、火幣的TOP、BIBOX的原力協議等熱度較高的IEO項目均遭遇多家小交易所搶上。其中原力協議項目曾一度被抹茶、HOTBIT等在內的4家交易所聯合搶上。

這種野蠻粗暴的招數見效奇快。以抹茶為例,通過“截胡”、“搶上”流量項目的方式曾讓抹茶在短短三個月,日活用戶增長4倍,交易量增長了10倍,一度擠進全球交易所排名前十。而另一家小型交易所鏈行,在“截胡”OKex的BLOC項目後,官網日均IP訪問量在1個月內從1.5萬,飆升並一直維持在5萬以上。

“黑吃黑”遊戲的另一種模式,則是二三線交易所瞄上了大量的傳銷幣和資金盤項目。

第一個收割傳銷幣和資金盤流量的交易所,依然是抹茶。

今年年初,抹茶交易所做了一件絕大多數交易所想做卻又不敢做的事情,直接上線了被認為是資金盤的共振幣VDS,VDS上線後創造了50倍漲幅的暴富神話。隨後抹茶又上線了LDS、HDS、FDS等共振幣,並引發了一股“共振熱潮”,包括BT、ZZEX、VVBTC、GCCX等在內的小型交易所,緊跟著大量上馬共振幣和資金盤項目。

事實上,小型交易所與傳銷幣、資金盤之間是各取所需的共生關係。一方面,小型交易所需要用戶流量與資金來維持生存,而另一方面,資金盤和傳銷幣也同樣需要交易所來背書和消化內部泡沫。

但對於交易所而言,這種“黑吃黑”的模式實則是一柄雙刃劍,且弊遠大於利。傳銷幣和資金盤雖然能夠在短期內給交易所帶來大量用戶和資金,但其交易週期相對於主流幣非常短,一旦泡沫破滅或項目崩盤,小型交易所的用戶和流量不僅會急劇流失,甚至會引發維權風波,觸發法律風險。

交易所背後的資本博弈

從合理競爭走向“黑吃黑”的背後,是二三線交易所與日俱增的生存壓力,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來自交易所背後資本的催熟。

(來源:互鏈脈搏研究院)

互鏈脈搏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8月,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共發生了58起融資事件,並且從5月份開始,加密貨幣交易所融資項目的數量正在逐月遞增,到8月份,當月加密貨幣交易所融資項目已經多達19個。

而另一方面,由於交易所來錢快,投資回報週期短,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開始扎堆入局。

(來源:互鏈脈搏研究院,不含2019年以前統計數據)

互鏈脈搏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8月,投資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的投資機構已超過70餘家,僅在8月當月,就有近30家投資機構領投或跟投了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

資本逐利的天性在加密貨幣交易所領域表現地淋漓盡致。有部分交易所在不到1個月內就完成了兩輪融資,比如BJS交易所,前一輪投資機構從進入到收割退出前後不足20天。更有少數投資機構甚至親自上陣,自己開幹。比如節點資本近期內部孵化了GOKO交易所。

實際上,加密貨幣交易所備受資本青睞的背後,除了離交易近,來錢快、投資回報週期短以外,另一個重要因素在於成本投入低、門檻低、沒有形成護城河。

互鏈脈搏了解到,一套複製版的交易所繫統價格是7萬元,15個工作日即可建好,如果需要定制新系統,則價格翻倍。普通小交易所繫統的服務器費用,一個月在2500元左右,幣種對接完成後,交易所每上線一個幣,都需要單獨配置一台服務器。服務器可以在阿里雲上購買,一個月2800元左右。如此計算,購買一套交易所繫統,再加上三個月的服務器費用,只需10萬元左右,即可搭建一家小型交易所。

據此前《星球日報》報導,一家交易所只要真實交易量達到5000萬人民幣就可以實現盈虧平衡,僅需幾萬用戶就可以支撐起一家交易所。

與公鏈、區塊鏈應用等項目相比,加密貨幣交易所無疑是當前最具性價比的投資領域,以致於眼下不少公鏈項目都開始自建交易所。

但現實卻是,當前加密貨幣交易市場主要是存量用戶和存量資金的博弈,增量資金和增量用戶增長依然乏力,並且交易所的數量比加密貨幣還要多的荒謬局面仍在持續。資本的蜂擁而入和過度催熟,是否會將大量交易所帶向另一個極端仍不得而知。畢竟,在增量資金進場之前,羊毛終究還是要出自“羊”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