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決勝枯水期:2019年礦工的北遷之路會順利嗎?

瀏覽數

99+

挖礦的核心競爭力是能源,誰能找到廉價的能源就意味著掌握了行業內最核心的資源。我們在上一篇文章《挖礦十年:物是人非,理想尚存》裡面講過,職業化礦工的門檻就在於對廉價電力能源的把握上面,全世界百分之70的算力都之所以集中在中國,便是因為我們有全世界價格與體量最優的西南豐水期電力供應。國內礦工每年兩次的逆候鳥的周期遷徙,從中國的最北邊來到中國的西南邊,半年後再往西北迴遷,礦工求若渴年復一年的往返遷徙,並且樂此不疲。

每年五月到十月西南地區正值雨季,大批礦工湧入四川、雲南等省份享受廉價且充沛的水電能源。 10月份西南雨季結束的枯水季節,礦工依賴的則是新疆、內蒙、甘肅等西北火電、風電為生,能源的交替使用達成挖礦效益的最大化就是中國礦工們遷徙的原因。

儘管遷徙幾乎已經是程序化的流程,但是即便是資深的老礦工,也不敢在礦場轉換的環節上掉以輕心。每一次突發情況都可能使礦工們蒙受海量的損失,比如,今年西南的豐水期降水比以往推遲了一個多月,大量已經上架的礦機無點可用,整個西南的礦工眼巴巴的盼著天降甘霖。

01豐水將盡,數百萬礦機將另尋新家

今年的西南豐水期雖推遲,好在二級市場從四月份起行情開始啟動,並且整個豐水期內行情一直保持高企的態勢,豐水期剛好遇上小牛市,徹底點燃了礦工們FOMO的激情。不少礦工開始ALL IN式的挖礦。

從數據上看,全網算力去年最低谷為36.55E到目前為止是83.48E,相比增長了46.93E的全網算力。從五月份步入豐水期以來,算力半年內增長了30.12E。全網總算力83.48E換算成14T的螞蟻S9i的話,相當於有六百二十萬台礦機同時在線,豐水期間新增礦機為相當於兩百二十萬台螞蟻s9i礦機的規模,平均每個月新增礦機四十萬台礦機。

然而,這個規模這種增速並不是礦業增長的盡頭,還有源源不斷的全新礦機被生產出來流向市場。目前,已知國內三大礦機生產廠家今年內的產能全部被預定一空,這意味著未來數月,礦機保有量將按照當前的增長速度繼續拓張下去,到今年年底,保守估計還有兩百萬台礦機會加入挖礦大軍的行列中。

行情好、電費低、電力供應充沛上半年是屬於礦業全體的狂歡,決戰豐水期為礦工們所津津樂道。隨著十月份的逐日臨近,豐水期的福利期已經瀕臨尾聲,有礦場已經發出通告,最晚到十月底,本年度豐水期全面宣告結束。四川、雲南大山深處礦場忙碌的景象將告一段落,枯水期的西南,能夠支撐期的礦業規模只有當前十分之一甚至是二十分之一,並且大電網供電的價格也將失去優勢。

豐水期結束,數百萬台礦機將面臨短時間內重新安家的難題。從西南出發橫跨整個中國向西北全年電礦場出發,礦工的遷徙季節如同候鳥一般,只是方向剛好相反,南方溫暖的冬季適合候鳥過冬,而北方火電、風電才能夠保數百萬台礦機日夜不停的運轉。

一場遷徙之旅已經悄然開始,據了解西南省份不少物流公司已經備足運力,準備投入到這場礦機遷徙的大行軍之中。

02變數增多,北方傳統礦場不容樂觀

大量的礦機正等著被運往新疆、內蒙、甘肅等能全年穩定供電礦場,北方作為傳統的能源大省是國內礦業的發源地與大本營。本來,北方諸省應該成為礦業大狂歡的接力賽的下半場,然而,據業內人士講,今年北方礦場面臨諸多考驗,情況可能並不容樂觀。

1礦機增量超出西北礦產容納上限,部分礦機可能被棄用

上文我們分析過,行情好轉、豐水能源令礦工們紛紛all in,半年時間內礦機增量兩三百萬台,目前全網算力已經遠遠超出歷史最高值,這樣短時間內礦機的井噴式增長可能已經超出新疆、內蒙等地礦場的容納上限。

老礦工張陽的直觀感受是,礦場機位供給明顯緊張,他的一千多台礦機以往都是託管在一個礦場,今年他經常合作的礦場告知他機位不夠,他只能將部分礦機託管到另一處礦場,這無疑加大了他的管理難度。

同時,張陽也察覺到礦場的議價空間減少。像他這樣中等規模的礦工,往年都能拿協議價格,每度電會比礦場牌面價便宜上一二分錢,但是今年突然沒有了,只能按照牌面價格用電。據他推測,後面來的礦工肯定還要加價。

機位緊張還是在只考慮存量礦機的情況下,據礦機生產商比特大陸的芯片採購訂單,僅其一家,到明年第一季度還將會有104萬台新礦機投放市場。已經是捉襟見肘的西北礦場容量屆時將會被礦機擠爆的可能。

2政策仍遏制著礦機增長的咽喉

新疆是除去四川以外最大的礦場集中地。業內預計,新疆的礦場容量占到國內的20%左右,加上臨近的內蒙古的規模,兩地基本上決定了全年電礦場的格局。而從今年開始,受國家發改委《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徵求意見稿)》的影響,新疆、內蒙自治區政府已經出台數個與礦場建設相關的地方性文件,政策的核心是整頓礦場,遏制當地的礦業規模。

我們採訪了前連鎖礦場資深運營人員、現LBU礦機商城運營負責人劉銘(化名)。據其介紹,國內有正規手續的礦場過去都是以雲計算、大數據中心等高新科技項目報主管單位進行審批立項的,走的是打擦邊球的路線。

而今年這種項目報批已經引起相關部分的注意,礦場很難再以這類政策補貼項目通過審批,也就意味著新礦場會失去優惠政策,如果按照工業用電的價格買電,電力成本會高出近一半,在市場上根本沒有競爭力,所以再新建礦場並不是門好生意。

另外,劉銘還介紹,根據一貫的政策規則,北方在入冬後,為保證過冬能源的充足供應,原則是不再允許大規模耗能項目上馬的。劉銘判斷,不管政策上還是時間節點上,年內再想短時間新增大量全年電礦場已經是不現實的事情了。而礦機生產廠家則只會按照生產計劃,如數將礦機交付給用戶。礦機與機位的矛盾還將繼續加劇。

剛剛沉浸在豐水電狂喜之中的礦工們可能還沒有意識到,今年的西北全年電才是對他們真正的考驗,決戰豐水期只是局部勝利,真正決定勝負的戰場是看起來穩穩當當的全年電供應。

03抱團過冬,小散礦工已經開始自發聯合尋找出路

面對極為緊張全年電機位供應,最先受到衝擊的肯定是小散礦工利益。小礦工們體量小又分散,在礦場面前失去議價能力,最有可能被礦場放棄的也是小散礦工們。

張華是一名典型的小散礦工,一百多台機器純業餘挖礦,高度依賴礦場提供的託管打包服務。令張華意識到市場不對勁的是最近,他在聯繫全年電礦場的時候,因為體量太小,被礦場方面要求先提前結清託管的電費再給礦機進場,這種條件在業內算是很過分甚至是無理的,當然遇到這種苛刻要求的並不是他一個人。

當小礦工們普遍遇到礦場開除處理的條件後,他們終於開始聯合起來一致行動,以期能夠在市場上贏得更強的話語權。張華的小散礦工聯盟群裡,已經有上百名跟他一樣的礦工,他們每天在群里分享有優勢的礦場信息,覺得不錯的礦工便組團一致行動,由一人出面代表大家去跟礦場談判。

小散抱團是出於現實的無奈,而商家則是嗅到其中商機。筆者了解到,礦業垂直商城LBU就推出了礦機託管團購服務。平台以規模化的體量跟大礦場拿機位再分散給小散礦工,綜合條件上並不比大礦工差,並且有平台居中為礦工進行擔保,監督託管協議履行情況。據悉該平台的首·批託管礦機將在十月初入場上架。

僧多粥少已經是今年礦機託管的定局,組團託管的服務能做到的只是緩解小散礦工的弱勢地位,大的格局上看,今年的礦工北進之路肯定不會順利。大量上半年新買的礦機仍遠遠沒有回本,決定今年礦工能否真實盈利的關鍵還在枯水期的下半年,下半年礦工的競爭賽場是礦場機位,接下來就看礦工們如何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