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比特幣十年」刷爆整個幣圈,是時候重新認識BTC了

瀏覽數

99+

 

回望10年前,比特幣尚無人問津,如今,其粉絲已遍布世界各地。

這個週末,“比特幣10年價格走勢”動態頁面刷爆了整個幣圈,特別感謝qkl123.com的精心製作,自己一不小心也就刷了十幾遍,看完之後是感慨萬分,於是乎重新梳理了下個人對比特幣的認識。

(截圖來自qkl123.com)

注:以下內容僅代表筆者個人的一些思考,不要盲目選擇相信,建議大家自我思考,如果您有不同看法,或者認為筆者邏輯有誤,歡迎提出。

寫這篇文章,我希望讀者能夠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比特幣的終極定位究竟是什麼?現階段又是什麼?

比特幣會被政府禁止嗎?

比特幣真的能一直漲嗎?

比特幣和山寨幣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山寨幣還會有春天嗎?

比特幣的風險是什麼?

關於比特幣是什麼,說法其實有很多種,比如中本聰最初在白皮書中提到的“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又比如當前很多人認可的“數字黃金”,或者有些人把它比作是生命體(例如蜜獾、樹、真菌)。

筆者最初在接觸比特幣時,傾向於中本聰提出的“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說法,也因此當Gavin Andresen在2014年10月份提出對比特幣區塊擴容時,我是舉雙手贊成的(完全是出於對當時比特幣首席開發者的盲目信任)。

以至於在之後幾年的擴容之爭中,我都傾向於支持了大區塊擴容一派,而期間,作為中本聰腦殘粉的我,多次響應了聰哥最初提出的比特幣願景(支付系統)號召,後來在擴容之爭結束,比特幣迎來爆發之後,我才幡然醒悟,原來比特幣並不適合作為支付系統,支付只是它的一個附帶功能,其2100萬BTC總量的限制設定,使得比特幣最初的願景變得不再現實,價值不穩定只是其次,其最終通縮的本質會使用戶傾向於囤積,而不是用於支付。當同樣數量的比特幣,幾年後能夠換來數十倍甚至百倍數量的東西後,“數字黃金”的概念開始侵入我的腦海。

然而好景不長,比特幣在2017年底暴漲至2萬美元後,它開始一路下跌,在18年底時最低跌至3200美元,這樣的糟糕表現又使得人們開始懷疑“數字黃金”的說法,哪怕當前比特幣又上漲到1萬美元,其與黃金的正相關性依舊較低的現實,顯得“數字黃金”的稱號看上去並沒有那麼匹配。

(圖:比特幣與黃金的相關性)

之後,關於比特幣是生命體的說法映入了我的眼簾,而其中“真菌”的比喻更是讓我大為驚嘆! (相關文章:比特幣最像的竟不是黃金,而是真菌?)

真菌作為世界上最成功的去中心化網絡,其具有獨特的適應性,在大規模滅絕事件中,它們可以繼續存活。

更妙的是,真菌的繁殖週期與比特幣的成長周期也非常類似:

“真菌主要以“菌絲體形式”存在,你可以將其視為連接樹木和植物的地下根系。多數人類甚至不知道菌絲體的存在,因為大部分時間其都在地下保持安靜。

然而,當真菌感覺到環境(溫度、濕度等)是有利的時候,它會把蘑菇送上地面,蘑菇幾乎每天都會長大一倍,直至成熟,蘑菇完全成熟後,它會釋放出數以百萬計的孢子(蘑菇“種子”),然後快速分解回地面……”

像蘑菇孢子一樣,大多數比特幣新用戶會退出生態系統,然而,會有一小部分在比特幣土地上形成新的殖民地,這些熊市倖存者成為了新的“可依靠的hodler”。

再然後,我就意識到,原來比特幣生態中的參與者大致可分為兩類人:一類是為追求更多的比特幣,一類是為追求更多的法幣。

而前者就是“菌絲體”群體,後者就是“蘑菇”群體。

比特幣的成長,在當前表現出了非常強的周期性,而正是這種現象掩蓋了“數字黃金”屬性,多數人只看到了地面上的“蘑菇”,卻忽視了那些真正有價值存儲需求的“菌絲體”。

而隨著周期的演變,越來越多的“蘑菇”會化為“菌絲體”,並對比特幣產生價值存儲需求。

然後,我們會發現比特幣“數字黃金”的稱號將越來越符合,而比特幣擁有比黃金更優屬性的事實,使得其有望替代黃金,甚至超越黃金,成為人們眼中的價值存儲首選,那麼之後,我們就可以把比特幣定義為富人的價值存儲,這裡兩層意思:(1)富人對其有價值存儲需求,(2)存儲它能成為富人;

而這一定位,也意味著比特幣的改動一定是非常困難的,而能夠獲得社區通過的升級,一般是用於加強其價值存儲特性(比如可互換性、去中心化性),又或者是不危害到這些特性的升級,至於改總量、改PoS之類的提議,更是被視為禁忌話題,比特幣只需要做一個去中心化程度很高、非常安全的價值存儲即可。

但同時這也意味著,比特幣主鏈的交易費用會很高,使得一般人用不起比特幣,而閃電網絡和Liquid側鏈方案的存在,就是為了彌補這一問題,低額和高頻的交易通過相對較中心化的支付通道完成,有人可能會說閃電網絡沒有真實的激勵,沒人去用啊,我最初也在困惑,後來意識到閃電網絡這類存在並不是讓比特幣實現點對點支付願景,而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於比特幣的價值存儲屬性。

在談到政府是否會禁止比特幣的話題時,我們需要再次強調,比特幣的定位不是成為“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而是成為價值存儲,也就是說,它最終和法幣和法定數字貨幣並不形成競爭關係,而是作為一種財產,一種投資商品而存在,是共生的關係。

這與中國、美國等主要國家對比特幣的定位相符,比如在中國,比特幣被定義為一種商品,民眾有自由參與的權力。

但又因為對“電子現金”願景的擔憂,包括中國在內,很多政府都對其進行了限制,例如不允許銀行參與,或者對其進行雙重徵稅,更甚者會採取完全禁止的態度,但這些國家最終發現禁止並沒有效果。

又比如日本將其定義為“合法支付方式”,但這一定義除了承認比特幣在該國的合法地位之外,並沒有太多的意義,因為比特幣本身並不適合作為支付方式,而適合做支付方式的,正是適度通脹的法定貨幣、支付寶、微信,又或者是錨定法幣的穩定幣。

而最近在看到紐約大學教授David Yermack等人所寫的論文《私人數字貨幣如何影響政府政策? 》之後,我開始認同,政府最終會歡迎比特幣,而不是去禁止它,因為比特幣作為一種商品存在,其對公民和政府而言都是有利的。

關於比特幣是否一直漲的問題,乍一看好像挺腦殘的,這世間,除了時間和宇宙,哪還有一直漲的事物?

何況比特幣以“減半”為中心時間點的周期性表現得非常明顯,在達到週期投機高潮後,比特幣一般會經歷80%左右的跌幅,顯然“一直漲”的說法並沒有太多的說服力。

但是,比特幣類似“真菌”的屬性,也使其呈現出“螺旋式上升”的形態,市場對其價值存儲需求和投機需求在不斷推動著比特幣的運作,每次投機潮都會為其帶來新的信仰者,使其每次新的底部都較上一次有所升高。

那麼,比特幣會有天花板嗎?當然,黃金就是它的第一層天花板,以當前黃金市值8.4萬億美元計算,那麼比特幣價格的第一層天花板就相當於47萬美元。

但考慮到比特幣具有比黃金更優的價值存儲屬性,其也有可能會超越黃金(但顯然難度會是非常大的),個人認為,這至少也需要4-5個週期(16-20年)才有希望完成。

而到達那個階段,認可比特幣是價值存儲的人就會占到多數,這也就意味著比特幣的波動性會大大降低(類似當前黃金的狀態)。

而瓶頸期也意味著比特幣想要升值變得很難,只能依靠法幣的不斷通脹而緩慢升值,個人認為比特幣在我們有生之年達到100萬美元是有可能存在的,這考慮到了美元每年接近2%的通脹率。

面對這樣一個現實:絕大多數參與山寨幣的人會帶有以下兩種目的之一,(1)賺更多的比特幣,(2)賺更多的法幣。

而新人在接觸比特幣時,更傾向於後者,因此在看到高價的比特幣時,新人本能地會選擇進入山寨幣市場(在這個階段,他們並不會意識到比特幣和山寨幣有什麼不同,反正目的都是賺法幣嘛)。

在周期初期,比特幣在信仰者(Hodler)的堅持下完成築底,在價值存儲需求和投機需求的帶動下緩慢上升,並最終引發投機熱,大量新人和資金會進入市場,而山寨幣成為了培育投機的熱土。

(投機是蘑菇,而山寨幣市場就是肥沃的熱土)

當投機潮達到頂峰,目的是賺比特幣的老人和“smart money”最先撤離,然後就是泡沫破裂,多數山寨幣從峰值跌去99%,交易量持續萎縮,沒有信仰者在支撐幣價,交易所下架這些毫無利用價值的山寨幣,最終它們便真正歸零,然後人們就會意識到山寨幣和比特幣的不同,並可能成為比特幣的信仰者之一。

這與整個行業處於早期階段有關,除了比特幣,絕大多數公鏈還只是試驗階段,有的是性能和體驗上依舊非常糟糕,有的則是可有可無,毫無真實需求可言,這使得信仰者寥寥無幾。

而那些代碼庫長期未更新的,只看重投機的項目,最終都免不了歸零。

這可能會是多數區塊鏈項目避免不了的悲慘命運,但這並不意味著山寨季(Alt season)不會到來。

正如上面所述,山寨幣市場與比特幣有著很大的關聯性,而它和比特幣一樣也具有很強的周期性。

Willy Woo:

“在所有shitcoin遭遇大屠殺之後,山寨幣市場可能會進入一個支撐區域。最上面的線是山寨幣市值與比特幣市值的比率(dominance指數的另一種表達形式),底部線是山寨幣市場交易量與比特幣交易量的比率。所有的山寨幣都是以人們在其中投入的資金來估價的。這就是投機,比特幣也具有同樣的情況,但山寨幣沒有效用估值。也許以太坊會有幾美元的智能合約效用估值,而剩下的就是人們把資金投入其中。”

這種強週期性,就意味著山寨幣投機潮還是會到來,只不過與上一個週期相比,所講的故事會不同,參與者的面孔也會發生劇變。

上面的內容好像都是在吹比特幣,那是不是比特幣就沒有風險了? (如果到此為止,你可以認為我就是在寫洗腦文了= 。=)

當然不是,實際上,比特幣的風險還是有很多的,而其中最大的風險就是沒有掌握好私鑰,而這就意味著你的比特幣會直接歸零!

不掌握好私鑰有很多種情況:

完全沒有備份私鑰(或助記詞),或者錯記漏記;

沒有安全意識,導致私鑰洩露(例如直接複製保存,截圖保存);

使用的錢包沒有做好隨機性,導致容易被暴力破解;

完全信任第三方交易所,這意味著投資者需要承擔一些額外的風險,有可能交易所會出現被盜甚至跑路事件;

而另一大風險,就是手賤沒拿住了。

比如參與槓桿,參與期貨交易,又比如選擇在熊市低迷期套現走人,又或者在牛市末尾把比特幣換成了山寨,這都具有虧損甚至是歸零風險。

而其他的,比如量子計算或者監管,相較之下風險都會更低。

期待下一個十年的比特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