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別驚訝,加密基金表現比你想像得更好!

瀏覽數

99+

金色財經 比特幣8月26日訊 在另類投資行業裡,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扣除費用後回報。簡單而言,就是有人認為對沖基金很難超越大盤,但在加密貨幣世界裡真是如此嗎?

fHhzuxkTNCUy4nYBgvJgbPVOxQamshhTWGpbWilM.jpeg

2007年,比特幣可能還僅僅是中本聰腦子裡的一個想法,但當時沃倫·巴菲特就已經和資產管理公司Protégé Partners的一名資產經理打賭,聲稱10年內指數基金將會跑贏精選對沖基金。結果在打賭期間,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的年均複合回報率為7.1%,比該基金經理選擇的一攬子對沖基金的回報率高很多,那些對沖基金的年均複合回報率只有2.2%。

我們並不是說與巴菲特對賭的基金經理能力不足,實際上巴菲特自己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本身就是一家對沖基金,只不過巴菲特在這次賭局中更依賴於自己的直覺,因為他知道如果計算扣除費用後投資回報的話,即使是最優秀的對沖基金也很難擊敗低成本的指數基金。

另一方面,加密對沖基金的費用結構似乎和傳統對沖基金有些相似,比如他們都採用/20 收費標準:即2%管理費,20%利潤抽成。然而自從2017年以來,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業內人士已經發現加密基金等權重指數的表現明顯好於比特幣和大多數其他加密資產。

CFR加密基金指數(CFR Crypto Fund Index)追踪了40多個加密基金,其中大部分是執行多種投資策略的對沖基金,結果顯示在2017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間,比特幣漲幅約為1000%,而加密基金的漲幅卻達到了1400%。

Iw3u1B6pu2pB0KdgtnPcK28Adm2XhoaxIT7SSLZO.jpeg这一

事實可能會讓巴菲特感到不解,要知道他曾把比特幣比作是“老鼠藥”,那麼問題來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加密基金市場沒有按照巴菲特的想法發展呢?

1、本質上,牛市中的業績費回報是具有懲罰性的;

2、想要創建一個能夠跑贏單一資產的投資組合併不簡單;

3、相比於傳統基金,加密基金的行業經驗不足。

下面,就讓金色財經和大家來一一分析:

在2017年,很少有投資資產能夠向加密貨幣那樣經歷長達十二個月的牛市。但對於基金經理來說卻是件好事,因為他們可以將20%的利潤放進自己口袋,但這種做法肯定會影響投資回報率。 2017年內有一些加密基金的投資回報率超過了1000%,這意味著當年年底基金經理的收入可能會超過當年年初基金本身的資產。

不過分析後你會發現,大多數加密基金的收費結構其實與傳統對沖基金類似,他們都採用了上文提到的2/20收費標準。因此,儘管加密基金業績費絕對值一直讓人覺得很高,但與傳統對沖基金相比,這種收費結構對加密基金發展並不會造成太多障礙。

在2017年,你很難想像有什麼資產能像比特幣那樣獲得12倍的投資回報,但事實確實如此,甚至有其他一些加密貨幣的漲幅高達100倍甚至更多。但是,2017年的加密基金表現優於單一加密資產嗎?答案是否定的,而且兩者之間還存在著一定差距。

2017年整體加密基金的回報率大約為1000%,雖然這個回報率數字高於傳統基金過去二十年的投資回報率,但一切都是相對的,因為加密貨幣市場波動性極高,當我們來到2019年時,與主流加密貨幣相比,加密基金的業績表現其實非常糟糕。

其實,加密基金的春天是從2018年熊市之後開始的。正如加密投資家謝爾比·卡朗姆·戴維斯(Shelby Cullom Davis)所說:

“你其實可以在熊市裡賺很多錢,但當時你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2018年期間,比特幣價格下跌了近 75%,衡量市值排名前三十位的加密貨幣表現指數 Bitwise CCI 30 Index 指數下跌了 85%,但CFR加密基金指數呢?只下跌了33%。也就是說,單一資產的下跌幅度超過了投資組合,這種情況只在加密貨幣熊市裡才會發生。

當熊市結束之後, CFR 加密基金指數從2017年第一季度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回報率高達1430%,輕鬆超過了比特幣1022%的回報率,還略高於CCI 30 指數1413%的回報率。

除了收費結構和加密市場高波動等問題之外,加密基金還要克服最後一個障礙:寂靜經歷缺乏經驗。

根據洛約拉·瑪麗蒙特大學(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LMU)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傳統對沖基金的平均年齡為52個月,這是絕大多數加密基金難以匹敵的——CFR 指數中沒有一個加密基金的運作時長超過52個月,平均年齡只有16個月。

當然,你可能認為這種缺乏經驗應該會損害加密基金回報率,其實不然。

洛約拉·瑪麗蒙特大學研究發現,傳統對沖基金的回報率其實會隨著基金年齡增長而下降,而且跌幅還不小,對沖基金第一年回報率是第五年回報率的三倍多— —這顯然與人們的直覺有很大差異。

所以,缺乏經驗對加密基金來說可能並不什麼不利因素,相反,還可能是推動其業績超越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

雖然加密基金的表現優於比特幣等單一資產和傳統基金,但對於投資者來說,也要有充足的理由保持謹慎,原因如下:

1、CFR加密基金通常只涵蓋了一個市場週期,相比之下,巴菲特指數基金是十年期投資,而且到第四年才領先於對沖基金;

2、CFR加密基金指數只有不到50支成分股基金,雖然這個指數在對沖基金行業裡算是規模最大的,但與包含數千隻基金的傳統對沖基金業績指數相比,規模仍然相對較小;

3、數據可能不准確。由於CFR加密基金指數的數據是自主上報的,因此一些業績不佳的基金可能不會主動報告數據,而那些業績極差的基金甚至會直接關閉。所以,該基金的數據可能並不准確;

4、加密僅規模仍然較小。以全球知名的水橋對沖基金為例,該基金管理的資產規模高達1000億美元,而加密基金的資產總規模還不到200億美元。

不可否認,加密基金仍處於早期階段,未來也會有越來越多機構投資者入場,至少就目前而言,加密基金還不會發生和“奧馬哈先知”打賭失敗的問題。

本文編譯自coinde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