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比特幣耗能那麽高,我們該繼續支持嗎?

瀏覽數

99+
你是否有這樣的經歷,每次當你乘坐商務航班時,在飛機起飛之前,航班都會播放一遍乘客須知(儘管你已經對這些爛熟於心了),其中包括當遇到緊急情況時,帶孩子一起旅行的乘客應該先自己戴上氧氣面罩,然後再幫助孩子戴上。
 
從邏輯上講,這是合情合理的,即首先要確保你能呼吸,這樣依賴你的孩子也能在你的幫助下呼吸。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特定經濟體中貨幣的協調功能,以及保護這一功能所需的資源。
 
我們切入正題。如果不首先認識到貨幣在協調經濟活動和所有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中發揮的基本作用,那我們永遠不會理解比特幣消耗這麼多能源的理由。
 
什麼是貨幣?它是如何運作的?它應該怎樣運作?它在社會中的作用是什麼?
 
如果你不去弄清楚這些問題,那你就無法理解比特幣想要解決的問題的重要性。如果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那比特幣的能耗成本就永遠不會得到撥正!
 
許多憂慮重重的旁觀者對比特幣網絡消耗的能量提出了警告,他們的擔憂源於這樣一種想法,即比特幣網絡所消耗的能量可以用於更高效的功能,或者這種能耗對環境有害。但這兩者都忽略了比特幣能源消耗的重要性。
 
從長期角度而言,能源的最大最重要的用途,或許莫過於確保貨幣網絡的完整性和建設性,對於比特幣來說亦是如此。儘管這並不能阻止那些對此不理解的人提出他們所謂的擔憂。
 
“比特幣挖礦本質上是一種浪費,這意味著比特幣沒有簡單的技術解決方案。”
 
——《衛報》
 
“在氣候變化、野火肆虐、颶風破紀錄的環境中,我們有必要問自己一些關於比特幣對環境影響的尖銳問題。”
 
——Vice Media
 
比特幣的能源消耗

我們先來了解一些基本信息。比特幣是由去中心化的網絡節點 (運行比特幣協議的計算機) 進行保護的:
 
網絡中的經濟節點(economic nodes)生成、驗證和中繼交易,同時驗證和中繼比特幣區塊 (即按照時間排序的交易群);
 
挖礦節點(mining nodes)執行類似的任務,但同時也通過執行比特幣的工作量證明函數來生成、解決和傳輸區塊至網絡中的其他地方。
 
通過執行這項工作,礦工驗證交易歷史和為當前的交易提供一個“清算”的功能,之後網絡中的其他節點會驗證交易的有效性。
 
我們可以將之比作是紐約聯儲銀行 (New York Fed) 執行的清算職能,只是礦工執行的“清算”是以一種去中心化的方式平均每10分鐘完成一次。
 
這項工作需要世界各地的礦工24*7不間斷地提供大量的計算能力來完成,而這些計算能力需要消耗能源。具體來說,如果比特幣網絡的算力是每秒75 exahashes,那比特幣網絡每秒大約消耗7-8吉瓦的電力,如果每千瓦時按照5美分的邊際成本(粗略估計) 計算,那比特幣網絡每天消耗約900萬美元(相當於每年約33億美元) 的能源。

比特幣網絡算力增長趨勢圖
 
如何為如此高的能源消耗辯護呢?如果比特幣網絡的用戶增長至10億人,那它將消耗多少能源呢?這些資源被用於解決大多數人不理解但實際存在的問題,這就使得為比特幣的高耗能小辯護並非易事。
 
為了緩解環保主義者們的痛苦,我們常常提出一系列與之抗衡的觀點,從而使比特幣更易於被接受:
 
比特幣的很大一部分能源消耗來自於可再生資源。
 
比特幣將推動可再生能源技術和資源的創新發展。
 
比特幣消耗的能源如何被用於其他地方,就會燃燒到大氣中 (帶來空氣污染)。
 
比特幣只是以自由市場的價格消耗了自由市場可以承擔的能源。
 
比特幣消耗的能源資源,如果這些資源不被消耗,那就不會有經濟上的發展。
 
比特幣能源需求的本質將改善輸電網絡的效率。
 
以上這些方面的考慮有助於說明為何單純認為比特幣的能源消耗必然是一種浪費,或者必然對環境有害的觀點並不能站穩腳跟。但這些考慮並不足以推翻人們的這種擔憂。
 
如果不認識到比特幣想要解決的貨幣問題的嚴重性,能源消耗帶來的邊際成本就永遠無法得到辯護。
 
比特幣代表著我們傳統貨幣框架內存在的系統性問題的解決方案,並通過依賴於能源消耗來發揮作用。
 
經濟的穩定取決於貨幣的功能,而比特幣提供了一個更加健全的貨幣框架,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什麼比保護比特幣網絡更重要的長期能源使用了。
 
因此,與其詳述那些與主流擔憂相抗衡的觀點 (比如上文羅列的觀點),不如關注這個首要的問題本身:傳統貨幣的問題,或者說全球量化寬鬆的問題。
 
貨幣的功能
 
全球量化寬鬆的貨幣問題是很重大的,儘管大多數人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大多數人在日常生活中都能感覺到,但卻無法找出根本原因:工作更努力,工作時間更長,但依舊負債累累,仍然勉強度日。
 
我們必須要有更好的方法!但為了確定解決方案,必須首先看到並理解其中存在的問題。存在的問題是我們的貨幣,它對社會的影響是非常普遍的。
 
本文不會詳細闡述有關貨幣是什麼的具體細節(讀者可以閱讀Saifedean Ammous的著作《The Bitcoin Standard》[1]和Nick Szabo的文章《Shelling Out: The Origins of Money》[2]),但我們可以簡單地描述貨幣在社會中所扮演的功能和角色。
 
貨幣是促進各方之間經濟協調的商品,如果沒有貨幣,就不存在各方之間合作的基礎。簡而言之,正是貨幣這種商品讓社會運轉起來,它讓我們積累資本,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這些資本以不同的形式為不同的人服務。
 
有句話說,金錢是萬惡之源,但正如英國知名經濟學家和政治哲學家哈耶克在其《通往奴役之路》中更恰當地描述的那樣,貨幣是自由的代理人。
 
“貨幣是人類有史以來發明的最偉大的自由工具之一。”
 
——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

上圖節選自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
 
更具體地說,貨幣是推動專業化和勞動分工的商品。貨幣允許個人追求自己的利益,是個體向世界傳達自己偏好的方式,並創造了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選擇範圍”。
 
我們的現代經濟建立在貨幣提供的自由的基礎上,貨幣帶來的最終結果是一個高度複雜和專業化的體系。
 
為了簡化這個概念,美國著名經濟學家 Milton Friedman 通過解釋鉛筆的製作過程的複雜性來說明這一點 [3]。
 
他詳細說明了任何單個人是無法生產出標準的鉛筆的,因為一支鉛筆的製作過程中無數的勞動者參與到了其中,從木材的加工、石墨的製作到鉛、橡皮的橡膠、黃銅環、黃色油漆、膠水等無不經過大量勞動者的努力。
 
Friedman 解釋說,製作一支鉛筆需要成千上萬人的協調與合作,其中包括不會說同一種語言的人,可能信奉不同的宗教的人,甚至可能在見面時會互相憎恨的人。他表示,促成協調合作的能力是價格體系和我們稱之為貨幣的經濟商品所具有的功能。
 
從鉛筆的例子中抽像出來,現在考慮一下我們現代經濟的複雜性。從汽車到飛機,從互聯網到手機,甚至到你當地的雜貨店。現代供應鍊是如此復雜和專業化,以至於需要數百萬人的協調合作才能實現這些基本功能。推動全球貿易的所有這些活動的協調只有通過貨幣的功能才能實現。
 
活生生的例子: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向我們提供了一個例子,用於說明貨幣在經濟協調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以及貨幣商品失效後隨之而來的這種協調功能的喪失。
 
委內瑞拉是世界上石油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但其貨幣貶值的最終結果是,最近委內瑞拉的貨幣過度膨脹。隨著該國法幣的貶值,其基本經濟功能已經崩潰到這樣一個地步:在雜貨店購買食品或基本醫療保健不再是基準。
 
這是一場全面的人道主義危機,從根本上說,這使委內瑞拉不再擁有穩定的貨幣來協調經濟活動和生產該國需要在全球經濟中進行貿易的商品的一種功能。
 
這與比特幣及其能源消耗有什麼關係呢?
 
作為一個能源豐富的國家,石油在過去(和現在)是委內瑞拉的主要出口商品,或者更確切地說,石油是該國為了貿易而生產的商品。儘管委內瑞拉是世界上能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但其石油產量卻直線下降。

當前的委內瑞拉石油產量已經跌至自200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委內瑞拉無法進口該國在開採其主要的貿易商品 (石油) 所需的技術或者協調所需的資源。這導致了當地經濟的嚴重惡化,削弱了該國為自己的能源電網提供電力的能力,導致大面積停電,並阻礙了電力、淨水和醫療等基本服務的提供。
 
委內瑞拉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毀滅性的,這是不穩定貨幣的惡性通脹導致經濟惡化的結果。
 
貨幣貶值扭曲了貨幣的價格機制,從而造成經濟失衡。隨著貨幣在經濟協調功能方面的惡化,導致複雜的供應鏈被打亂和實際商品 (比如貨架上的商品、石油生產等) 供應的減少,造成供需失衡。
 
隨著更多的法定貨幣被創造出來,與貨幣供應相比,真正的商品變得相對稀缺,這導致貨幣的功能崩潰。隨著實際商品越來越稀缺,個人持有貨幣的動機越來越弱,相反,他們會選擇盡快賣出貨幣,造成基本生活必需品的搶購,並導致貨幣過度膨脹。政府操縱貨幣導致了該國經濟的惡化。
 
發達國家的情況
 
現在,許多舒適地生活在發達國家的人看著委內瑞拉時可能會想,“這永遠不會發生在我的國家”,但這種想法忽略了所有的首要原則。
 
無論人們是否充分理解,但委內瑞拉玻的利瓦爾或阿根廷的比索的市場結構與美元、歐元或日元的市場結構是一樣的。也許美聯儲、歐洲央行或日本央行 (就目前而言) 比委內瑞拉或者阿根廷更善於管理穩定,但這不會改變一個事實,即所有法定貨幣體系的基礎都是相同的。

美元的貨幣基數增長曲線圖,紅色區域為美聯儲實施三輪量化寬鬆政策之前的美元貨幣基數
 
上圖中以美國為例,美聯儲將貨幣基數 (Monetary Base) 從1984年的 1,800 億美元擴大到第三輪量化寬鬆 (QE3) 後的4.2萬億美元的峰值,增長了23倍。由於美聯儲以信貸為基礎的經濟的性質,美元貶值導致的經濟扭曲是逐漸發生的,直到金融危機突然發生。
 
[備註:貨幣基數是指中央銀行發行幣值在外的計劃數量與僑生的購物的通貨總額。包括流通中的通貨以及交易的貨物的商業銀行體系中的準備金。 ]
 
如果你認為發達國家的情況不像委內瑞拉那樣不穩定,也不像委內瑞拉那樣受制於類似的貨幣基礎,我要向你恭敬地指出這些“零號病人”:美聯儲、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等。
 
通常,人們對這些機構的信任都是盲目的,這使人們無視基本原則和常識。但是在金融危機之後,美聯儲正在創造3.6萬億美元的新貨幣,以作為量化寬鬆政策的一部分,但一位常駐美聯儲的經濟學家對此的回應卻是:
 
“我想強調的是,我認為我們在理解金融部門和實體部門之間的相互作用方面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美聯儲經濟學家David Wilcox
 
如果我們誠實地回顧歷史,就會發現那些通過中央指揮來管理我們經濟的人的性情有多麼急躁。儘管需要承認的是,他們在理解所採取行動對實體經濟影響的能力方面存在巨大差距,但他們的回應是繼續沿著同樣的道路走下去(即),而且是以更大的規模走下去,同時也刷新著人們對瘋狂的定義。
 
我們目前的選擇是在兩個截然不同的選項中作出選擇:
 
A)旨在貶值的中央計劃貨幣形式,或者
 
B)具有固定供給的去中心化貨幣
 
後者以能源消耗的形式產生成本,但帶來的是長期的經濟穩定。
 
通過能源消耗實現經濟的穩定

未來的經濟穩定是比特幣貨幣體系的安全性所需的能源消耗最為重要的根本原因,尤其是當前的其他替代品 (法幣和黃金) 在結構上存在缺陷。
 
如果我們等著惡性通貨膨脹的跡象的到來,那時已經太晚了。但是,委內瑞拉不僅僅是說明惡性通貨膨脹導致的結果的一個例子,它也是說明能源生產對社會運作的重要性的活生生的例子。
 
我們日常生活中所消耗的一切都需要一些能源的投入,這些能源投入的協調取決於我們使用的貨幣的可靠性和穩定性。
 
暫時忘記你早上喝的咖啡,想想一些基本的東西:乾淨的水、衛生設施、食物、藥物、基本的醫療保健等等。提供這些基本服務的資源的協調取決於一個高效的貨幣制度。
 
當發生像委內瑞拉那樣的貨幣體系崩潰時,社會協調甚至社會結構也開始隨之崩潰。如果所有貿易的基礎都是能源,如果我們需要貨幣來協調貿易,那麼對能源的最高和最佳利用首先應該是保護貨幣體系。
 
首先戴上你的“氧氣面罩”,然後在幫助你的孩子。首先確保交易的基礎 (即貨幣體系),然後再專注於所有衍生品。
 
任何有關比特幣消耗或將消耗多少能源的擔憂都是在轉移人們的注意力。這並不是說我們應該犧牲本可以為家庭供電的電力,相反,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可靠的貨幣體係來協調經濟活動和調動資源,我們將永遠無法為這些家庭提供電力。
 
實際上,比特幣並不會在能源方面與推動經濟的基本生產和建設所需的能源資源相競爭;相反,比特幣作為貨幣系統的功能將確保這些能源需求能夠繼續得到滿足。
 
對社會有害的是更多的國家惡化為委內瑞拉那樣的經濟和人道主義災難,使得無法可靠地提供基本衛生和公共服務。而這並不是一個嚴酷的幻像或一個反烏托邦的未來,而是為了闡明貨幣功能和能源消耗在高度專業化的複雜經濟體中的重要性和相互聯繫。
 
“如果比特幣能夠阻止委內瑞拉等國發生惡性通貨膨脹,那麼它的能源消耗將是人類迄今進行的最划算的交易。”
 
——Saifedean Ammous,《The Bitcoin Standard》
 
比特幣代表著對當前全球金融體系架構的一種替代方案,很快將成為其主要引擎。撇開目前困擾我們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不談,比特幣從根本上來說是一個更加健全的貨幣體系。
 
而且,比特幣是由能源的生產和消費來加以保護的。你並不需要認為美元的未來將是玻利瓦爾的現狀,就可以認識到貨幣功能的穩定性與提供基本經濟必需品的能源生產之間的重要性和相互作用。且在惡性通脹的潛在風險面前,比特幣的能源消耗根本不值一提。
 
比特幣將消耗必要的能源,以確保其貨幣網絡的安全,而這本質上是由持有比特幣的基本需求驅動的。人們越重視比特幣提供的長期穩定性,它消耗的能源就越多。
 
最終,這種能源消耗將確保所有其他能源消費衍生品將繼續得到滿足,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什麼比保護比特幣網絡更重要的長期能源使用了。
 
為比特幣帶來的穩定貨幣體系所提供的經濟穩定性和經濟自由,這就是比特幣應該、也將繼續消耗能源的真正理由。
 
文中涉及的鏈接:
 
[1]:https://saifedean.com/the-book/
 
[2]:https://nakamotoinstitute.org/shelling-out/
 
[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7tHtpac5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