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國際經濟》日韓啟示錄:調升最低時薪,無助就業、內需

瀏覽數

99+

日本與韓國最近相繼決定調漲新年度的最低時薪,幅度大約在3%左右。日韓最低時薪近年連番上漲,都是來自於政治領導人大力推動,並且一致遭遇工商界強力反對。不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迄今無法見到刺激國內消費的效果,韓國總統文在寅甚至因此引發中小企業抗議,導致民意支持率低迷。

 韓國最低工資委員會7月12日敲定,2020年最低時薪定為8,590韓元(約新台幣241元),只比去年上調2.9%,漲幅創十年來最低。

 2018年文在寅執政第一年,韓國資方給足面子,一口氣將最低時薪調漲16.4%,創17年最高幅度,達7,530韓元。2019年再調10.9%至8,350韓元。

 雖然文在寅主張增加勞工所得可刺激國內消費與經濟成長,但韓國中小企業歷經連續兩年二位數調漲之後,已不堪負荷而怨聲載道。韓國蓋洛普公司去年多次民調結果顯示,民眾給予文在寅執政負評的理由包括「就業政策效果不彰」、「上調最低工資」。

 在今年勞資協商之中,勞方要求最低時薪調漲到1萬韓元,相當於漲幅19.8%。資方則是罕見要求調降4.2%至8千韓元;韓國資方上次要求調降最低工資是在2009年,降幅為5.8%,理由是因應全球金融危機。

 另外,日本全國平均最低薪資將自2019年10月起提升3.1%,平均時薪調高至901日圓(約台幣268元)。此次調升的幅度為歷來最高。

 日本中央最低薪資審議會今年的會議經歷14小時馬拉松式討論,直到7月31日早晨4時40分才達成協議。資方認為中小企業的經營環境嚴苛,反對大幅調升;勞方則是強烈反對,主張全國都道府縣都應該全面調高到800日圓以上。

 日本政府期望藉由提升薪資、提升所得,來促進消費,但目前為止的效果卻不怎麼樣,這是因為日本家庭主婦減少打工時數,而由高齡人口或新加入的打工族來填補。同時,低薪的工作越來越多,每一個人的勞動生產力也很難提升。(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蕭美惠/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