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爲了融資,10年來幣圈想出了19種方法

瀏覽數

99+

加密貨幣十週年這個話題,在年初的時候被炒過一次,大家在年初熊市裡一起歡度十週年。看了大部分關於十週年的討論,大部分都是比特幣在這十年裡都經歷了什麼樣故事,價格有了怎樣的變化。

十年裡,該總結的不只是比特幣,總有一些有特點的加密貨幣,以一種全新的發行模式,成為某一個熱點的起點。尤其是 2018 和 2019 這兩年,大量的項目開始嘗試新的發行模式,創新在這兩年層出不窮,甚至在幾年前還不被允許的 ICO,在今年也有了合規的案例。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以 2017 年為分水嶺,為大家梳理一下,加密貨幣從 2009 年比特幣出現開始,發行模式經歷了怎樣的變化,如何從單一的挖礦,進化到如今眼花繚亂的發行模式。區塊律動 BlockBeats 選了最知名的 16 種,和大家一起看看代幣發行的演變模式。

 

公平發行 Fair Launch

2009 年 1 月 3 日,也是著名的比特幣誕生日,比特幣網絡的創始區塊出現,第一塊比特幣被挖出。在比特幣的網絡中,創始人中本聰創造了一個在當時完全公平的貨幣分配製度。大家在同一門檻下,同時工作,誰做的工作又快又無誤,就可以獲得比特幣的獎勵。這個完全依靠代碼、憑藉算力、沒有任何人為因素干擾的經濟激勵制度,為加密貨幣這些年的去中心化下了基調。被比特幣吸引的早期投資者,也開始思考,還有什麼樣的代幣發行,可以比比特幣這種方式更有意思。

去中心化「財政部」Decentralised treasures

2014-2016 年,隨著比特股、普維幣、Decred 的上線,去中心化「財政部」的概念第一次出現在幣圈。所謂去中心化「財政部」,其實就是一個能鏈上自治撥款的 DAO。用戶能夠在比特股平台上發行資產,在 PIVX、DCR 平台提出財政治理提案,持幣者能夠選擇是否給這些項目或提案提供資金。

瞬時挖礦、偷偷預挖 instamines, stealth mine

PoW 幣種起初因為沒有公開募資,一直以來被視為「公平」的象徵。但公平挖礦已經不滿足項目方的需求了,瞬時挖礦、預先挖礦開始出現,代幣分配開始沒有那麼公平了。 Dash 曾被大眾質疑有「瞬時挖礦」的嫌疑,也就是說在發行初期特別容易獲得,從而使得大量幣量積累在早期參與者手中。這種瞬時挖礦的方式也引起了社區激烈討論,創始人不得不出來澄清在主網上線之前,已經在社區內說過會有預挖。而匿名幣鼻祖 Bytecoin 更是由於社區質疑團隊不透明、偷偷預挖而鬧得沸沸揚揚,最終分叉出了多條網絡,包括後來深受犯罪分子喜愛的門羅幣。

SAFT 協議、挖礦稅 SAFT, built-in treasury

SAFT 是「Simple Agreement fot Future Tokens」的縮寫,指由區塊鏈開發人員為合格投資人創建的投資合約。發幣公司向美國 SEC 註冊,但在區塊鍊網絡正式啟用前不發行代幣。投資者在早期給予項目財務支持,但不會立即收到任何代幣,而是需要等到網絡運行後,以一定的折扣率拿到代幣。 SAFT 協議的出現幫助了尚未開發完全的 utility token 的募資,並試圖規避美國 SEC 對「證券」的定性。然而諷刺的是,SAFT 協議基本只關注以美國為主的法律法規,並且排除了散戶參與早期投資的可能。 Zcash Electric Coin Company 是一家美國有限責任公司,由 Zcash 背後的開發團隊組成。投資者通過投資 Zcash 公司的股權,來支持團隊早期的工資和硬件成本,起初並不直接獲得 ZEC 代幣。在 Zcash 網絡開放後,一定時間內區塊獎勵的 10% 將作為「Founder's Reward」給 Zcash 的利益相關者(即「挖礦稅」)。通過混合 SAFT 協議和「挖礦稅」的方式,團隊能夠在發行代幣前後持續獲得外部資金的支持。空投 Airdrops

空投,顧名思義,就是根據某一有共性的用戶,免費發送代幣。 2014 年,Ripple 瑞波幣實行了加密貨幣史上的第一次空投,他們對 Bitcoin Talk 這個比特幣最古老的論壇用戶,空投了 5 億個 Ripple,占到當時總量的 20%。每個 Bitcoin Talk 賬戶都收到了 Ripple。空投這種發幣方式,在2018 年「發揚光大」,各種沒什麼名氣的項目方為了增加用戶,肆無忌憚地把自己的代幣空投給某類人群,導致用戶的錢包裡經常出現各種不知名的代幣名稱。

分叉 Fork

因為社區共識的不一致,2017 年8 月1 日,比特幣部分社區成員在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的帶領下,把比特幣分出了另一條鏈,取名比特幣現金,因為他們認為比特幣的發展已經不再按照那份著名的《比特幣白皮書——一個點對點的現金系統》發展了,他們要用新的一條鏈,來實現這個現金系統。分叉幣在加密貨幣中數不勝數,單看比特幣就幾十種分叉幣,但比特幣現金是站在所有分叉幣的頂端。去中心化世界中強調的共識在這次分叉中體現得淋漓盡致,當共識出現分歧,發展就分成兩條路,也只有時間才能讓我們發現,究竟誰才符合比特幣應該有的發展。

二級代幣 secondary token

一個系統裡有兩種代幣,現在依舊不太常見,這種情況最早出現在 Sia 網絡裡。 Sia 是2015 年上線的一條用於去中心化文件存儲的網絡,網絡中有兩種代幣:一種是Siacoin,用於在網絡中租用存儲空間;另一種是Siafund,這種代幣主要用於生態治理,當一份存儲文件的合約在Sia 網絡中生成後,根據這份合約的金額,持有Siafund 的用戶會得到一些Siacoin 的分紅,用此方式,激勵Siafund 的用戶多為Sia 網路做貢獻。因為用 Sia 網絡存儲的用戶越多,Siafud 的分紅越多。

首次代幣發行 ICO

2017 年的牛市,最主要的原因,是以太坊上智能合約的發現。利用智能合約,人人都可以發行某種項目的代幣,把這些代幣賣給想投資這個項目的用戶,成了一種新的融資模式,被稱為首次代幣發行。就像股市裡買 IPO 的股票一樣,用戶用人民幣購買股票,幣圈使用以太坊購買新的代幣。因為當時所有的項目都在以太坊上發幣,用戶也需要用以太坊來購買新項目的代幣。以太坊需求暴漲,價格也在 2018 年初達到了頂峰。隨著 ICO 項目的各種暴雷、監管力度加大,和市場熱情的下降,ICO 不再是風口,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價格大跌,市場開始進入熊市。 2017 年是區塊鏈行業的分水嶺,為數不多的項目在代幣發行方面進行簡單的嘗試,並沒有引起世人的關注。直到 2017 的 ICO 出現,不僅帶火了比特幣和以太坊,也帶火了這個行業區。用代幣融資的金額一次比一次高,區塊鏈歷史上融資金額最高的50 個項目加一起113 億美元,幾乎都出現在2017 年下半年到2018 年上半年,其中EOS 更是創下了紀錄,一年融資42 億美元,幾乎佔了前50 個項目融資總量的一半。從這條分水嶺後,行業開始飛速發展,項目成千上萬,代幣發行的方式也有了更多玩法。

證券代幣發行 STO

ICO 之所以被監管,是因為美國的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認為這些項目的代幣都應該歸為證券,而證券發行是需要註冊的,這些代幣發行的時候沒有一個是註冊的。 SEC 開始加大力度監管,很多融資額大到可以進前 50 的項目,都被 SEC 給盯上了,代幣價格一落千丈。那怎麼能不被監管呢?那隻能承認自己的就是證券。於是不少項目方開始提出證券代幣發行 STO 這個概念,表示自己的項目是合法的,符合監管層的要求,讓投資者們放心。但是 STO 這個概念基本上還沒有火,就涼了。在加密貨幣市場上幾乎已經沒有熱情的時候,投資者們對於 STO 並不感興趣,他們不相信這個方式能讓這個市場重新變好。

私募 private sales

2018 年 1 月,加密聊天應用 Telegram 進行了一次私募,一共 81 位投資者參與,融資金額 8.5 億美元。私募不是 ICO,不需要用加密貨幣去購買 Telegram 的代幣,而是用法幣直接購買。比上一個融資記錄保持著 FileCoin 的 2.57 億美元融資多了接近 3 倍。 2018 年 3 月份,Telegram 完成了第二次私募,94 位投資者參與,又融了 8.5 億美元。兩次私募加一起一共融了 17 億美元。隨後 Telegram 宣布不再進行 ICO,錢夠了。

首次交易所發行 IEO

經歷了一整年的熊市,大家都在找哪個項目是最好的投資標的,在 2019 年 1 月,幣安交易所給了大家方向。幣安推出了首次交易所發行 IEO 這個模式,第一期推出 BitTorrent(BTT)這個項目。用戶想投資 BTT 這個代幣,只能在幣安交易所 Launchpad 上,用平台幣 BNB 去買或者搶購。在 IEO 當天,BTT 價格暴漲 10 倍,所有人都震驚了。要知道,在熊市裡,能有一個盈利的投資就很不容易了,10 倍收益根本不敢相信。於是,各大交易所紛紛效仿,用戶們再次湧向交易所,2019 年的小牛市就此開啟。

里程碑代幣發行 MTO

同樣是為了改良 ICO,StoreCoin 開始推出自己的里程碑代幣發行 MTO 模式。他們認為,ICO 一次性可以讓項目方融到太多的錢,風險極大,按照他們的設想,融資還應該像傳統融資方式一樣,一步一步來。所以 MTO 是按照項目的里程碑完成度來融資,項目最開始只拿一點錢,等達到某一里程碑的時候,再融一些,以此類推。可是 MTO 並沒有引起轟動,沒有引起其他項目方的效仿。畢竟在 IEO 動則 10 倍的收益下,投資者更喜歡一步登天的。

獎勵代幣 Bounties

這其實並不是一個代幣發行模式,就是一種通過獎勵把代幣送出去的方法。 2019 年,GitCoin 平台為了實現自己去中心化的理想,打造了一個開源軟件開發激勵平台。如果用戶在 Github 上開啟了一個開源項目,或者管理開源項目的代碼,遇到任何代碼上的問題,可以在 GitCoin 上提交一個懸賞,誰要是解決了提出的問題,就會有 ETH 的獎勵。但是 GitCoin 平台並沒有發行代幣。

鎖倉發行 Lockdrop

Edgeware 靠著「Polkadot 唯一官方管理的平行鏈」一炮而紅,而他們自己的代幣發行也用了全新的方式。在一個智能合約裡,用戶需要把自己的以太坊鎖定起來,才能獲得 Edgeware 的代幣。鎖定時間與代幣分發量正相關,在鎖定等量的以太坊的情況下,鎖定時間一年獲得的代幣,要遠多於鎖定 3 個月。在明星項目 Polkadot 與以太坊的雙重加持下,Edgeware 吸引了近 100 萬個以太坊的鎖倉量,超過 4000 個錢包地址參與這場大型活動。

荷蘭式拍賣 Dutch Auction

用拍賣的方式發行代幣並不是 Algorand 首創,但卻是因為 Algorand 被熱議。創始人是圖靈獎得主的 Algorand 計劃將自己的代幣用荷蘭式拍賣的方式銷售,每月兩場,持續 5 年。但有意思的是,拍賣者有權退款,這也讓這場拍賣更有噱頭。荷蘭式競拍不同於常見的增價式競拍,不是價高者得,荷蘭式競拍的價格是從高到低喊。最開始的價格是全場的最高價,隨後價格會隨時間一點點下降,直到這次拍賣的所有代幣全部賣完,或者價格達到競拍底價,拍賣就會結束,所有的競拍者都會以最終的清算價格結算。 Algorand 的第一場拍賣會,以 10 美元起拍,最終以 2.4 美元結束,一場拍賣融資 6000 萬美元。不過因為 Algorand 對市值管理不夠,很多二級市場的投資者虧得體無完膚。團隊也宣布第二場拍賣會暫停,改變計劃。

Reg A+代幣銷售 Reg A+ token sale

到了今年 7 月份,代幣融資終於得到了美國監管層的許可。 Blockstack 成為史上第一個獲得 SEC 批准,可以在美國 Regulation A+法規下進行代幣融資,預計融資 5000 萬美元。雖然獲得 SEC 的批准需要大量的時間和財力,但是大家發現代幣融資合規依然是可以實現的,這也讓 STO 的價值大減,也許 STO 這種發行方式會徹底退出歷史舞台。加密貨幣十年,代幣發行模式也迭代了 10 年。按目前的趨勢,代幣融資的方式如果不再創新,融資會越來越困難。區塊律動 BlockBeats 在《Top50、募資百億美元的區塊鏈明星項目現在還有幾個活著? 》中有過統計,2018 年,全球 ICO 融資 126 億美元;2019 年上半年,根據 ICOdrop 的數據統計,一共 87 個項目融資,一共只有 20.6 億美元。雖然有外部原因存在,但是很明顯,代幣融資已經不像曾經那麼容易。發行模式創新必不可少。最明顯的例子就是 Algorand,靠著荷蘭拍賣的噱頭,4 小時就融了 6000 萬美元,堪稱創新典範。下一個十年,還有什麼好玩的,非常期待。

文章創意來源:Messari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