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分叉往事:技術分歧還是利益之爭?

瀏覽數

99+

如果今天對你說,比特幣在 2 年前有機會被控制在中國人手裡,你會相信麼?
 
比特幣這個全球最知名、最神秘的投資(投機)品自從它誕生以來就充滿了質疑和神話。在過去十年裡,它最高漲幅達 2200 萬倍,書寫了無數財富故事。
 
2017 年,比特幣最高價格高達每枚 2 萬美元,而就在瘋狂上漲的時候,一個擁有大量比特幣的玩家給他的摯友打了一個電話。
 
31 歲的他用幾乎哀求的語氣對電話那端的摯友說道:「你就是幫我一次又怎樣?」
 
接電話的人叫長鋏,是中國最大的區塊鏈論壇、媒體「巴比特」的創始人,他在中文區塊鏈世界有著舉足輕重作用,巴比特也同樣在中文加密世界擁有巨大影響力。
 
而這個打電話求助的男人,是吳忌寒。他曾與長鋏並肩作戰,共同一手創立起巴比特。而如今他的身份是全球最大加密幣礦機生產商比特大陸的創始人之一,在胡潤的80 後財富榜中,32 歲的吳忌寒以165 億人民幣的資產被評為80 後白手起家50 強,而他,就是那個要殺死比特幣的人。
 
在加密貨幣世界裡,算力即生命。當時吳忌寒的比特大陸掌握了比特幣網絡 60% 以上的算力,也被認為是當時唯一有機會摧毀和控制比特幣的人。
 
做出決定撥通這通電話對於吳忌寒來說或許並不容易,他不是一個願意低頭的人。但是他現在必須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他硬分叉比特幣。電話裡他等待著長鋏的回复,內心渴望這個曾經一起戰鬥過的好友能夠支持他。
 
分叉是開源軟件領域常見的升級更新。通常在區塊鏈中軟分叉能夠同時兼容新舊版本,硬分叉則不能同時兼容新舊版本,硬分叉比特幣意味著比特幣將分成新舊兩個互不兼容的版本。
 
「別的事都可以答應你,這一件不行。」長鋏直截了當地拒絕了他的請求,吳忌寒或許沒有想過長鋏會這樣回絕了他的請求。畢竟他曾在巴比特最困難時給過長鋏幫助,他或許希望長鋏可以念在舊情的份上,幫他一把。
 
最終長鋏以及他的巴比特在這次分叉世紀大戰中保持了中立。
 
一、香港共識,危機初現
 
時間倒回 分叉前的一年,2016 年 2 月 20 日,地點:香港數碼港
 
會議現場氣氛有些緊張,來自中國的比特幣礦工代表和美國的比特幣開發社區的代表,在一個不大的會議室裡經過了 18 個小時的激烈爭論。每個人都不輕鬆,疲憊但是興奮。他們不知道今天在這間屋子裡得出的結論,日後會給加密世界帶來什麼樣的影響,但是他們知道,這是比特幣自誕生以來,第一次面臨真正的「分叉」。
 
2 月 21 日凌晨 3:30,會議室裡的爭論結束了,取而代之的是片刻的安靜。神色緊張的代表們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達成了關於給比特幣擴容的共識,這一共識也被稱為香港共識。
 
「不再有分裂!」與會的人開始歡呼。
 
「如果你之前擔心比特幣分裂成兩個幣,進而導致幣價崩盤,現在你大可放心了,爭議雙方從可能導致國家分裂的軍事鬥爭降級為議會鬥爭,危險性大為降低。」
 
香港共識的達成,許多比特幣業界的人士終於鬆了一口氣,奔走相告這來之不易的共識。
 
平時總以娃娃臉、圓眼鏡、牛仔褲、運動鞋形像出現的吳忌寒,這段日子一直愁眉不展的臉上,也終於難得的在香港共識協議文件上簽名後的合影中,露出了開心的笑臉。
 
香港共識之所以讓整個比特幣業界感到如此興奮,是因為此前比特幣社區因為「擴容之爭」已經陷入了長達 3 年的爭吵與分裂之中,這次終於可以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了。
 
由於這次共識參與者包括比特幣核心開發者、比特大陸為首的五大礦池(佔比特幣網絡80% 算力),四大交易所代表(BTCC、Bitfinex、OKCoin 和Huobi)和其他個人或行業代表,因此因此香港共識也被視為是比特幣歷史上自白皮書之後最重要的官方文件。
 
時間再往前撥 3 年,2013 年比特幣網絡開始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隨著比特幣用戶體量越來越大,中本聰設計的區塊容量不夠用了。比特幣轉賬變得越來越慢,相對的轉賬所需的手續費卻來越高。這讓整個比特幣社區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擔憂,如果在這樣持續下去,比特幣將變得和銀行卡轉賬交易一樣平庸。人們開始為如何解決這件事爭論不休。
 
比特幣社區成員為解決這個問題先後提出了數百種提案,這些相互競爭的提案的辯論異常激烈,往往一個人剛剛提出自己的想法,就會被另一個反對者不留情面的反駁。就像是網絡上的一場戰爭,有些時候似乎已經脫離了解決問題的初衷,爭論愈演愈烈,甚至出現了死亡威脅和黑客攻擊。
 
混亂之中兩種解決方案慢慢凸顯出來,逐漸演變成了兩個陣營。一個是以比特大陸為主導的礦工一派,提出直接在比特幣網絡上擴容的大區塊方案,而以比特幣核心開發者Bitcoin Core 為主導的一派,並不支持比特大陸系的想法,他們主張保持比特幣網絡1MB,而是在比特幣網絡之外推出第二層網絡的隔離見證和閃電網絡方案。
 
然而比特大陸與 Bitcoin Core 一直互相否決對方的方案,在此後的幾年裡都沒有實際進展。
 
更要命的是,漫長爭吵讓比特幣陷入了持續的治理與信任危機中,價格波動也更加劇烈,這期間批評和宣告比特幣死亡的輿論越來越多。一些早期業界人士甚至因為比特幣糟糕的治理而徹底失望,宣布清盤退出這個行業。
 
就在香港共識會議的一個月前,比特幣開發商 Mike Hearn 就宣布將退出比特幣行業,並宣稱它「失敗了」。受此利空影響,比特幣價格從 440 美元跌至 360 美元。
 
在多方斡旋下,這才有了香港共識。
二、埋下伏筆的 Adam
 
這次香港共識會議一開始就很微妙。
 
「會議爭論的問題,從一開始的技術爭議,上升到意識形態的爭議,最後上升到文化之間差異,到底是美國人說了算還是中國人說了算。因為美國人在寫代碼,中國人在挖礦。」
 
參與了香港共識會議的礦工代表「火星人」許子敬後來回憶,由於參會各方互不信任,關注問題的利益點也不一樣,幾度造成了雞同鴨講的局面。
 
「圓桌會議期間有很多爭論,我們都是想法不相同的人。那些有其它想法的人都可能不會相信現實,他們把頭放在沙子裡,只會相信他們想要的東西。」BTCC 交易所及礦池的COO 繆永權(Samson Mow)是這次香港共識會議發起人之一,他在會議中一直協商各方放下爭議。
 
在香港共識達成後,繆永權仍憂心忡忡的呼籲其他開發者接受共識,推進共識中列出的建議。繆永權擔心香港共識並不具有約束力,比如只有五個比特幣核心開發者出席了會議,他們不代表所有的開發者,因此需要去說服每一個比特幣核心開發者。
 
香港共識會議還有個細節,當時協議的署名格式是「姓名-職務-公司」,而 Blockstream 公司 CEO Adam Back 的署名是僅代表個人。這也為後來的勢態發展埋下了伏筆。
 
作為最早的區塊鏈開發公司,Blockstream 的公司不僅與 Bitcoin Core 互有人員交集,而且資助他們的開發工作。 Blockstream 也是開發閃電網絡的公司,另一位創始人也是隔離見證的提出者。 CEO Adam Back 的簽名讓大家以為開發者同意了香港共識。
 
曾有人用西方的三權分立體系和博弈論,來比喻比特幣的設計如何保證權力足夠分散。核心開發者掌握了代碼的權力,可以修改規則;礦工掌握了比特幣的記賬權,規則通過需要得到51% 以上算力的批准;用戶與行業公司們負責監督全節點並維護比特幣的價值。
 
這一制衡與博弈在香港共識會議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開發者並不信任礦工代表,認為礦池及運營礦池的大公司竊取了礦工的話語權,產業化挖礦成為了一個中心化的商業活動,尤其是比特大陸這類「礦霸」的存在,正在摧毀數字貨幣去中心化的本質。
 
開發者指責,礦工權利過大已經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比特幣的中心化,絕對不能讓礦工再越權染指不屬於他們的路線開發工作。
 
礦工同樣不相信開發者。 Bitcoin Core 提出在比特幣網絡之外推出第二層網絡的隔離見證和閃電網絡方案,將來手續費是由建設這些多層次網絡的人收取。這是開發者們越權,試圖切走不屬於他們的礦工手續費收益。
 
礦工們指責,Blockstream 公司對 Bitcoin Core 開發工作有著直接的干預和控制。而 Blockstream 是開發閃電網絡的公司,創始人之一也是隔離見證的提出者。
 
交易所和行業公司代表則希望盡快地平息市場的動盪和恢復對比特幣的信心,因此充當了協調者的角色。
 
Blockstream CEO Adam Back 在協調各方阻止比特幣分裂
 
最終雙方各退一步,承諾比特幣不會分裂成兩個幣,進行隔離認證並將比特幣區塊大小擴容至 2M,並由 Bitcoin Core 團隊進行具體實施。這就是比特幣行業大佬們經過了 18 個小時的激烈爭論後達成的香港共識。
 
在香港共識達成後當天,比特幣價格也恢復到 440 美元。
 
三、和平使者被擋在門外
 
香港共識的發起人繆永權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香港共識會議後,Bitcoin Core 宣稱在會議上承諾各種改動的開發者全都是沒有 Core 源代碼修改權限的程序員。有權利改動 Core 源代碼的五個人一個都沒有出席,更沒有簽名。
 
Adam Back 也表示,他在會議上簽名僅代表個人,無法代表 Bitcoin Core 同意香港共識。他本人態度直接轉了 180 度,強烈反對自己不久前親手簽署的香港共識。
 
香港共識遭到了 Bitcoin Core 的拒絕承認。
 
這一反轉直接刺激到了支持相香港共識的佔全網算力 80% 的礦工,剛剛達成共識的比特幣社區再次陷入到持續的爭吵分裂中。以比特大陸為代表的礦工派把 Bitcoin Core 開發者描述成保守的比特幣原教旨主義,而 Bitcoin Core 開發者則不尊重礦工認為他們是充滿銅臭味的商人。
 
2017 年3 月的一天,吳忌寒在推特寫道,「我認為經濟多數並不重要,我在2011 年開始投資比特幣就忽略了所謂的多數。」他決定另起爐灶,不再和Bitcoin Core 玩了。
 
2017 年 5 月 23 日,由行業頂級的加密幣投資公司 Digital Currency Group 創始人 Barry Silbert 召集了 22 個國家的 58 個公司代表舉行了紐約會議。
 
為了召開這次會議,Barry Silbert 和業內主要的公司、開發者代表展開了一對一的聯繫,去擔任斡旋人的角色,付出了極大的心血之後,Barry 初步了軟化了各方的立場。當時 Adam Back 也答應了 Barry 要在 5 月份去紐約參加面對面的磋商。
 
意外發生了,代表 Bitcoin Core 派的 Adam Back 再次跳票。
 
他在臨出發前,被 Blockstream 內部的另外一位重要的合夥人嚴厲地阻止了。於在紐約的會談前夕,他臨時宣布拒絕參加會議,而是派出了級別較低的繆永權參加會談。
 
繆永權在 2017 年 4 月加入了 Blockstream,擔任 CSO。當他代表 Bitcoin Core 和 blockstream 來到時,在會場門口他被 Barry Silbert 拒絕入場。由於平時繆永權在推特上和不少人發生過爭吵,Barry Silbert 擔心繆永權的到來會讓大家都不愉快。
 
Barry Silbert 是個長袖善舞有極高談判天賦的商人,在他的組織下,加上反對派被擋在了門外,這次紐約會議基本延續了香港共識會議。礦工們達成第二次共識,2017 年 8 月部署隔離見證,2017 年 11 月將區塊擴容至 2M,稱為「紐約共識」。
 
簽署這一共識的公司代表了比特幣生態系統的關鍵群體,包括了:位於21 個國家的56 家公司;全網83.28%的比特幣算力;每月51 億美元的鏈上交易量;有著廣泛用戶的比特幣錢包。
 
「紐約共識糾纏了很多利益,礦池主想要硬分叉,開發者不會坐以待斃。」繆永權的立場發生了變化,在一年前的香港共識會議中,他是會議發起者、礦池和交易所代表和各方利益的斡旋人,如今他是被拒在門口的開發者代表和擴容方案的堅決反對者。
 
「擴容至 2M 沒有邏輯,硬分叉這個方案沒有後退的屬性,如果你不同意升級,就不在同一個網絡上。」
 
繆永權認為,擴容至 2M 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的方案,紐約共識讓整個行業走到一個分叉路口,二條路線只能選其一。
 
一些紐約共識簽名者並沒有意識到,這場所謂的共識沒有得到Bitcoin Core 團隊的認可,這就意味著共識並沒有真正達到意見統一,他們升級的結果,可能成為血緣不正統的「山寨幣」 ,繆永權就曾多次表示紐約共識的結果就是產生了比特大陸公司的競爭幣。
 
作為掌握比特幣代碼開發的防守一方,Bitcoin Core 只要不犯錯誤就能掌握主動權,繼續保持原有的路線。而作為主張硬分叉的進攻方,比特大陸需要用利益說服其他人支持新的路線。
 
這次紐約共識雖然沒有人跳票,但和上次香港共識一樣,因為 Bitcoin Core 陣營的反對導致紐約共識流產,因此紐約共識也被戲稱為「礦工的共識」。
 
Bitcoin Core 反對紐約共識之後,礦工陣營開始出現了鬆動,力量天平開始悄悄發生變化,攻守之勢開始出現變化。部分礦池開始退出紐約共識,比如魚池、Slush、BTCC 等礦池則宣布不再支持紐約共識。
 
而大多數交易所和行業公司則宣布中立,明確表示只有一個比特幣,那就是硬分叉後活下來活下來,並保持 90% 以上算力的一方。
 
Bitcoin Core 派的人在紐約被拒之門外後,在隔離見證部署之前,還提出了自己的軟分叉方案,雖然最後因為種種原因沒能實施,但是這個行為著實刺激到了礦工派。
 
於是比特大陸投資的一家礦場微比特,推出了一個應對的硬分叉方案,來應對 Bitcoin Core 軟分叉方案的挑戰。最終,在2017 年8 月1 日,微比特團隊挖出了第一個區塊,自此,與BTC 競爭的分叉幣BCH 誕生了,BCH 的容量達到了8M,可以容納BTC 八倍以上的交易,並且不兼容隔離見證。
四、BC​​H 篡權 BTC
 
2018 年 1 月 13 日,比特幣市值佔整個加密幣市場的份額跌至 32.45%,創下歷史新低。當時很多人都以為比特幣被取代是早晚的事。
 
對於吳忌寒來說,算力是最大的優勢和武器,他希望他主導的分叉幣 BCH 能夠取代 BTC。
 
但 BTC 佔據了比特幣的正統及冠名權,還有 9 年用戶累積與行業生態。 BCH 誕生之後,一直面臨著一個嚴峻的挑戰,就是沒有人認可他。
 
吳忌寒、McAfee、 Roger Ver 合影。
 
再加上 Bitcoin Core 陣營的反對和大部分行業公司保持觀望中立,在 BTC 分叉後,大部分 BCH 被用戶當成糖果拋售,BCH 價格剛出來只有 200 多美元。
 
分叉後,吳忌寒一方面通過拉高BCH 價格吸引礦工過來挖BCH,另一方面不斷拋售BTC,造成BTC 價格不穩定,最終:「很多礦工就會選擇繼續挖BCH,從而導致比特幣算力減少,網絡更加擁堵,更多人信心喪失拋售比特幣,最後礦工更加轉移到BCH,形成惡性循環,導致比特幣的崩盤」。
 
於是吳忌寒第一次進攻選擇了拉盤。 BCH 的價格一路走高,分叉後不到二十天,8 月 20 號價格就猛漲到 898 美元,翻了三倍多。礦工們看到 BCH 有利可圖,再加上 BTC 的算力縮小,交易更擁堵;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轉投 BCH,而這進一步導致 BCH 價格升格,就這樣不斷循環,BCH 價格一路走高。
 
接著吳忌寒第二次進攻開始搶奪比特幣的算力。極端情況下,BCH 分流了 BTC 的接近一半的算力,讓比特幣鏈上的交易大幅擁堵。然而在 11 月,BCH 算力達到了 BTC 的兩倍,價格仍只有比特幣的三分之一,最後 BCH 算力迅速崩潰再也沒超過比特幣。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BCH 的價格一直都被人為地錨定在 7-10%BTC。
 
支持 BCH 的還有吳忌寒的「盟友」們。其中Bitcoin.com | Buy BTC & BCH | News, prices, mining & wallet 創始人R0ger Ver 因為堅定的支持去中心化,反對政府監管,並且四處佈道,被稱為比特幣耶穌,最高時持有幾十萬比特幣,在這次比特幣分叉中他賣掉了所有的比特幣轉而持有BCH。 R0ger Ver 他曾多次公開表示只有 BCH 才是真正的比特幣,甚至有指責說他故意在自己的網站(bitcoin.com)上誤導新用戶購買 BCH。
 
而 Craig Wright 博士(CSW)則是一個自稱中本聰的澳洲商人,被網友戲稱為「澳本聰」,當時以中本聰的名義支持比特幣分叉,也是當時 BCH 的中堅力量之一。
 
2018 年 5 月份,CoinGeek 香港會議舉辦,各大礦池、交易所、開發者紛紛來到香港為 BCH 慶祝一周年生日,共襄 BCH 過去一年「令人激動」的發展。 bitcoin.com 創始人 R0ger Ver、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BCH 核心開發者姜家志合影在活動現場,分別代表輿論、礦池和開發,慶祝比特幣現金誕生一周年。
 
一同到場的還有 Craig Wright 博士,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他會在三個月後掀起了幾乎要會毀滅 BCH 的分叉大戰。是的,沒有看錯,這位自稱中本聰的人隨後分叉了 BCH,自立了 BCHSV(Satoshi Vision)。
 
在 2018 年整整一年的熊市裡,比特大陸重倉 BCH 賽道,並將公司的比特幣和現金都換成 BCH,損失慘重。此後 BCH 無論是在價格上還是算力上大致與比特幣保持 1:20 的比例。也因為 BCH 持倉過重,導致比特大陸 2018 年香港上市時被質疑靠出售 BCH 來換取收入。
 
在比特幣分叉兩年後回頭來看,BTC 分叉事件早已塵埃落地,BCH 也走出了另一條平行的路線。但這次分叉對整個比特幣生態產生了十分深遠的影響。
 
比特大陸因為押注 BCH 在接下來的 2018 年熊市中元氣大傷。而早年比特大陸旗下礦池Bitcoin Block Explorer - BTC.com 開源了比特幣礦池代碼,讓之後兩年採用Bitcoin Block Explorer - BTC.com 開源代碼的礦池越來越多,由此帶來的礦池行業的去中心化趨勢非常明顯,比特大陸也逐漸失去了對比特幣算力的絕對優勢。
 
Bitcoin Core 則在比特幣開發中的取得了絕對主導地位。無論是在比特幣生態內對 Bitcoin Core 發起挑戰,還是通過其它加密幣超越、取代比特幣,將無異於是一個史詩級難度的工作。
 
參考資料:
 
[1]. 巴比特《區塊鏈十年》
 
[2]. 礦工召北《Bitcoin 的權力皇冠——CORE》
 
[3]. 略大參考《信徒、權力主和「Jihad」吳忌寒》
 
[4]. 紀錄片《區塊鏈之新》
 
[5]. 長鋏《比特幣區塊擴容共識討論內容紀要》
 
[6]. 江卓爾《共識解讀:比特幣圓桌會議達成擴容共識》
 
[7]. 劉泓君、宋瑋《比特幣王國的內戰與分裂》|《財經》特稿
 
[8]. 巴比特《香港圓桌會議 AMA——對話 Adam back 內容記錄》
 
[9]. Forbes,Laura Shin《Bitcoin Agreement Promises To Break Impasse; Currency Jumps In Value》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