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比特幣漲不動、其他幣還在跌,「人工牛市」已到尾聲?

瀏覽數

99+

文 | 比薩
 
今年3月以來,比特幣價格持續上漲。有幣圈投資者驚呼:“牛市來了。”
 
然而,在這場“牛市”之中,山寨幣的價格卻沒有應聲上漲,許多幣種甚至出現下跌。
 
如今,幣市再度回落。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調侃,他們經歷了一場“人造牛市”。
 
還有人認為,比特幣價格已經達到階段性的頂峰——10萬美金一個比特幣是天方夜譚。未來,比特幣的價格仍將長期震盪。
 
01 人造牛市
 
在股票市場,許多股民都對“人造牛市”一詞並不陌生。它是指市場基本面並未好轉,但大盤指數卻因政策、消息、游資炒作等原因,出現突然上漲。
 
由於缺乏基本面支撐,“人造牛市”過去後,市場往往會再次崩盤。投資者也會因追漲殺跌,損失慘重。
 
“與股市類似,今年的數字貨幣市場,也是人造牛市。”資深數字貨幣玩家陳志誠告訴一本區塊鏈。
 
在幣圈,比特幣價格堪比“大盤指數”——它的漲跌,會成為投資者判斷數字貨幣市場整體走勢的重要依據。 “在上一輪牛市中,比特幣領漲,其他幣種跟漲,甚至漲幅更大。但是在這輪牛市中,這一定律失效了。”陳志誠表示​​。
 
與上一輪牛市不同,在本輪上漲中,只有比特幣及相關挖礦產業迎來了爆發,其他幣種不但沒有因此大漲,部分幣種甚至大跌。
 
投資者公認的主流幣之一——以太坊,是典型代表。
 
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在上一輪牛市中,以太坊價格達到歷史最高點位1422美金。而在此輪行情中,以太坊價格的最高點位為332美金,較上輪牛市最高點相差76%。
 
而按照相同的算法,比特幣的這兩輪行情最高價格,只相差34%。
 
換言之,與以太坊相比,比特幣在這輪行情中回血更多。
 
“從以太坊的K線圖上不難看出,以太坊目前的價格與2018年11月持平。而那時,正是整個數字貨幣市場最冷的時候。”陳志誠告訴一本區塊鏈。
 
曾經被幣圈投資者視作“牛市導火索”的IEO,也逐漸退潮。
 
今年年初,IEO一度火爆。 1月28日,BTT在幣安交易所通過IEO模式上線,很快遭遇瘋搶,13分25秒內,237.6億個BTT被搶購一空。隨後,火幣、OKEx等交易所紛紛開啟了IEO通道。
 
然而,幾乎所有IEO項目都是高開低走,它們早已淪為擊鼓傳花的遊戲。
 
以火幣首期IEO項目TOP為例。在上線後的第五天,TOP價格開始一路走低。如今,TOP的價格僅為0.004516美元,較最高點跌去77.5%。
 
而Gate交易所於4月推出的首期IEO項目CNNS,更是在次日直接腰斬,引發投資者維權。
 
“IEO在這輪行情中已經落幕了,投資者對IEO已經失去了當初的熱情。”陳志誠表示​​。
 
在這一波行情中,大部分山寨幣的價格,似乎並沒有跟隨比特幣上漲,甚至可以用“紋絲不動”來形容。
 
"很多在ICO浪潮中誕生的山寨幣,現在已經死了。"投資者陳康表示。
 
2018年8月,他在BigONE交易所投資了一個名為“GCS”的數字貨幣。其當前價格較他的買入價已跌去99%,接近歸零。
 
“更讓人絕望的,是GCS價格的24小時漲跌幅為0,這意味著它已經沒有了交易量,已經是一潭死水。”陳康說。

GCS價格曲線,數據來源:BigONE
 
GCS是許多山寨幣的縮影——在這輪行情中,儘管比特幣大漲,山寨幣仍然萎靡不振。
 
02 原因
 
比特幣緣何大漲,山寨幣又為何按兵不動?各方眾說紛紜。
 
金融分析師肖磊認為,此次比特幣大漲,一個重要原因是,作為一種新興資產,比特幣越來越受到高淨值人群的關注。
 
“這些高淨值人群,一般會將投資事宜交給專業的財富管理機構。”肖磊對一本區塊鍊錶示,“而現在,這些機構也開始向富人推薦比特幣了。”
 
換言之,數字貨幣已經成為資產配置標的之一。
 
財富管理機構爭先恐後地進入這一市場。 “自己不推,其他機構也會推,每個機構都不希望因此導致客戶流失。”肖磊說。
 
今年5月,數字貨幣分析師Rhythm發推特稱,“灰度公司(Grayscale Investments)在2019年4月購買了超過1.1萬個BTC,佔BTC全球每月供應量的21%左右。機構投資者正處在一種FOMO(害怕錯過)的狀態。”

灰度是美國知名的數字貨幣資產管理公司之一。一直以來,他們都在推動一場名為“放棄黃金”的運動,試圖說服更多人投資其管理的數字資產。
 
美聯儲釋放出的降息信號,也是推動比特幣上漲的潛在原因之一。
 
今年年初,美聯儲在結束了2019年的首次議息會議後,宣布暫不加息。
 
在這次會議的聲明文件中,美聯儲還刪除了“進一步逐步加息”和“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大體平衡”這兩句重要措辭。多數市場人士預期,美聯儲本輪加息週期已接近尾聲。
 
近日,美聯儲正在召開年內第五次議息會議,會議結果將於北京時間明日凌晨公佈。全球投資者和經濟學家普遍預期,美聯儲或將宣布十餘年來的首次降息計劃。
 
美聯儲降息導致的直接結果,即美元走低。這也將讓市場再次青睞黃金、原油、數字貨幣等避險資產。
 
今年6月,黃金價格突破每盎司1400美元大關,創下了2013年以來最高收盤價。
 
作為一項新興資產,以比特幣為代表的數字貨幣,常常被視作避險資產的一類。但事實上,數字貨幣的漲跌幅,遠甚於主流資產。
 
而將數字貨幣作為避險資產買入的投資者們,大多對風險存在厭噁心理。他們選擇的投資標的,只有幣圈市值最高、最受認可的比特幣。
 
“ICO的泡沫已經破裂,投資者看不到山寨幣的價值。”陳康表示。
 
在比特幣不斷上漲時,投資者開始紛紛拋售手中的山寨幣,買入比特幣。比特幣的吸血效應日漸明顯。
 
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7月31日,全球數字貨幣總市值為293.4億美元,其中比特幣市值佔比64.6%。
 
如今的數字貨幣市場,已經由比特幣絕對主導。
 
03 未來
 
“比特幣會繼續上漲突破10萬美元嗎?我認為不會。”財經專欄作家殷浩天告訴一本區塊鏈。
 
在他看來,比特幣價格還將在1萬美元附近長期震盪。在一段時間內,比特幣都難以出現翻倍級的價格增長。
 
制約比特幣進一步上漲的最大原因,是其自身價值受限。

“現在比特幣最大的價值,就是充當價值存儲工具。與原油等實物資產相比,比特幣的使用價值幾乎可以忽略。”殷浩天表示,“而比特幣引以為豪的匿名交易、資產轉移功能,對於合法資本而言也意義不大。”
 
目前,比特幣市值已接近2000億美元。如果比特幣價格增長10倍,其總市值將達到1.74萬億美元。這接近於2個蘋果公司的市值,或整個巴西的全年GDP總量。
 
“作為一家服務於全球用戶的科技公司,蘋果股票背後錨定了大量實體資產。投資者購買蘋果股票可以獲得分紅,比特幣尷尬之處就在於這種資產本身不會產生收益。“殷浩天說。
 
因此,他認為蘋果市值被比特幣超越,並不可能。更何況,如今大多數比特幣持倉非常集中。
 
除此之外,比特幣過高的市值,也成為了“莊家拉盤”的阻礙。
 
“一個市值100億美元的公司,主力資金投入10億美元就能拉70%-80%的盤;而市值近兩千億的比特幣,幾百億資金投進去,也只是濺起水花。”殷浩天表示。
 
因此,他認為,比特幣價格超過10萬美元,只不過是部分人一廂情願的想像。
 
“如果把比特幣作為一種遊戲籌碼,投資者唯一的盈利模式就是低買高賣。”他表示,既然是籌碼遊戲,就存在拉盤和洗盤。比如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比特幣價格即震盪下跌,許多投資者在3000美元階段紛紛割肉離場。
 
在他看來,這正是比特幣的一場洗盤。在此之後,比特幣又將經歷一個漫長的洗盤階段,“不把1萬美元買入比特幣的玩家洗掉,莊家是不會拉盤的”,殷浩天說。
 
礦工吳迪也認為,比特幣價格很難繼續暴漲。
 
事實上,挖礦成本,是比特幣價格為數不多的“錨定基石”。從生產成本的角度看,目前7nm礦機挖出一枚比特幣的電費成本僅為2000美元左右,遠低於比特幣的二級市場價格。
 
“如果有一天,比特幣價格達到10萬美元,即意味著挖礦成本的增長速度已經遠遠高於芯片行業的發展速度。”吳迪說,“而摩爾定律,也將走到盡頭。”
 
音符音符
 
“比特幣的去中心化,只是技術上的去中心化,而比特幣的價格,是百分之百的中心化。”一位投資者如是說。
 
這場“人造牛市”,或許已經接近尾聲。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