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陸嚴控炒作 想賺快錢難了 旺報觀點

瀏覽數

99+

【宋秉忠/】

 有人說,金融是大陸最後一塊「計畫經濟」,限制最嚴,以致外人

難以插手;但另一方面,有前門就有後門,門檻越高、陰影越大,監

控的死角越大。20年前,台灣有人炒B股,賺了上百億元身家;還有

人熬夜看美股盤勢,在上海A股開市後,利用親戚的帳戶買賣鋼鐵、

太陽能等類股,以半天的時差,賺進大把鈔票。

 台灣證交所1961年成立,上海證交所1990年才成立,由於歷史人脈

、語言思維的相近,台灣「老師」們教了上海證券市場不少東西,有

好的,也有不好的。

 舉一個可能被台灣「老師」教壞的案例。1988年,上海第一家股份

制證券公司「萬國證券公司」,首任總經理叫管金生;1992年11月,

管以「中國大陸經濟學者訪問團」成員的身分到台灣,仔細考察了台

灣整個證券交易生態;1995年2月23日上海交易市場爆發了「327國債

期貨事件」,這一事件被英國《金融時報》形容是「中國大陸證券史

上最黑暗的一天」,而曾經到台灣取經的管金生就是這一事件的要角

 在1995年2月23日一天的多空對做中,上交所國債期貨共成交1824

萬口,約8500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從1992年12月國債期貨交易

啟動,至1993年10月的不到一年時間裡,大陸國債期貨總成交金額只

有5000萬元。其中最誇張的是,在收市前8分鐘,萬國證券違規下單

,透支賣出國債期貨,僅最後一個賣單就對應面值1460億元,而327

國債總價值也僅僅300多億元。

 試想,管金生當年白天在台灣學證券規則,晚上就學證券炒作。隨

著兩岸交流日益頻繁,更多的台灣「老師」到大陸去教出更多的「管

金生」。有鑑於此,大陸主管機關只能出手了,取締、抓人、訊問,

其實都無關兩岸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