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比薩。

 。

今年4月起,比特幣價格觸底反彈,礦機市場再次復蘇。

 。

如今的礦機市場,官網斷貨,現貨緊俏,期貨橫行。

曾經被當作“廢鐵”拋售的二手礦機,再度成為搶手貨。

 。

而礦工之間也展開了一場礦機爭奪戰。

國內礦工與伊朗礦工們,爭相拋出更高的價格,搶奪礦機。

 。

神馬礦機創始人楊作興透露,目前礦機產能不足的原因,是代工廠的晶圓產能受限。

 。

這個問題也許明年才會好轉。

這場礦機大戰,可能才剛剛開始。

 。

01 “搶奪”礦機。

 。

今年4月,久經沉寂的比特幣市場出現變化。

僅4月一個月,比特幣價格就上漲29.6%,重新站上5000美金點位。

 。

無數在熊市中沉睡的礦機,自此開始“復活”。

 。

這在比特幣全網算力曲線走勢上顯現端倪——4月之後,比特幣全網算力大幅上漲,並在7月9日創下新高,達到64EH/s。

 。

但算力暴漲,讓礦工們陷入了一場“礦機爭奪大戰”。

打響第一槍的,是千里之外的伊朗礦工們。

 。

程梅就是這場大戰的親歷者之一。

 。

“今年4月初,成都一家水電站聯繫我,稱有6000台神馬M3礦機需要出手。

”程梅回憶。

 。

那是比特幣價格拉升的前夜。

彼時,神馬M3礦機的收益已接近為零,二手礦機的價格也處於歷史低位。

而程梅的一位客戶,正希望在這時低價抄底。

 。

“當時的市場價是260-280元一台。

”程梅說,“我看他們的機器比較新,便給了290的報價。

”她希望通過高價,迅速拿下這批貨源。

電站也爽快地答應下來。

 。

但當程梅和她的客戶千里奔馳到成都看貨之後,電站卻猶豫起來,甚至直接拒絕了程梅的定金。

 。

程梅這時才意識到,這批貨可能被人盯上了。

苦等10天后,電站告訴她,貨沒了,被一個深圳的礦機經銷商買走了。

 。

“我後來才知道,深圳那邊的人以高於市場價80元的價格買下了這批機器,並準備把它們賣給伊朗礦工,當時深圳的同行們都有來自伊朗的訂單,誰拿著貨誰就有機會賺錢。

”程梅說。

在當時,也只有伊朗礦工才因為電價優勢,出得起高價。

 。

此後,隨著比特幣大漲與四川豐水期的到來,比特幣挖礦再一次變得有利可圖。

國內礦工之間的礦機爭奪戰,也愈演愈烈。

 。

而那個賣掉機器的電站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僅僅兩個月之後,二手神馬M3礦機的市場價,就突破了1000元。

 。

“與國內相比,伊朗的礦機總量還是小很多。

”伊朗礦場主老何對一本區塊鍊錶示,“相比之下,國內近期出現了許多新建礦場,礦機還填不滿。

國內礦機市場的爭奪戰,也許會更加激烈。

”。

 。

02 供不應求。

 。

正如老何所言,如今,國內礦機市場正處於一機難求的狀態。

 。

“二手礦機的價格是年初的好幾倍,新礦機的現貨價比官網價翻了一倍。

一些型號的新礦機,已經排到11月才能拿貨。

”礦工陳漢平告訴一本區塊鏈。

 。

在他看來,如今的礦機市場,似乎又回到了2017年礦機銷售最火爆的時候。

 。

但就在半年前,礦機市場仍然是一片蕭條。

 。

去年12月,礦機市場達到冰點。

以螞蟻S9為代表的許多礦機大面積關機。

甚至有傳言稱,許多礦場正在以“廢鐵價”出售礦機。

 。

那時,一台搭配官方電源的螞蟻萊特幣礦機L3+,甚至跌到了230元。

陳漢平對此記憶深刻。

 。

“230元一台的L3+是什麼概念?光是官方電源就值80元左右。

算下來,一台礦機不到150元。

”陳漢平說,“相當於買電源送礦機了。

”。

 。

那時,萊特幣的幣價也跌到了歷史低位——22美元,較最高點跌去了82.4%。

 。

“我們的電費是兩毛多,一台L3+每天收益也就幾毛錢。

”陳漢平回憶,“那些用三毛電費的礦工們,開機就賠本。

”。

 。

那時,他曾按照150元的礦機價格計算過L3+的回本週期——只要萊特幣價格回暖,每天收益達到1元錢,5個月就能實現回本。

 。

抱著這種心態,陳漢平抄底了500台萊特幣礦機,“誰能想到,幣價還真漲起來了。

”。

 。

等比特幣價格突破10000美金,在熊市中離場的礦工紛紛回歸。

而礦機的價格,也與日俱增。

 。

“以前一個L3+官電七八十,現在要三四百,翻了四倍多。

曾經兩百多的L3+礦機,前段時間最高賣到一千。

”陳漢平告訴一本區塊鏈。

 。

他粗略地算了一下,發現自己去年買的L3+礦機,已經賺了三倍。

加上這半年挖到的萊特幣,他實現了八九倍的收益。

 。

比特幣的礦機市場更加瘋狂。

 。

在比特大陸的礦機銷售頁面,除螞蟻S9 Hydro外,其餘各型號礦機均處於售罄狀態。

比特大陸礦機銷售頁面。

 。

這張圖片很好地說明了目前礦機市場的情況。

不止比特大陸,神馬、芯動等各家礦機廠商的礦機,均處於斷貨狀態。

 。

“芯動的T2T剛上市時,現貨只要4000多元。

”陳漢平表示,“現在價格是9000多元,還要一個月後才能發貨。

”。

 。

買不到現貨,焦急的礦工們只好轉投二手礦機。

曾經被當作“廢鐵”賣的螞蟻礦機S9,又重新進入了礦工的視野。

 。

魚池數據顯示,以電價0.27元/度計算,算力為14.5T的螞蟻礦機S9j,目前的日淨收益為28.6元。

二手S9礦機重新成為寶貝。

 。

“二手S9礦機最低時只要六百多塊錢,還帶官電,根本賣不出去。

”陳漢平說。

“那時候買二手S9,可以隨便挑機器,挑算力,算力不夠還可以拒收。

”。

 。

“現在就不一樣了,現在一台二手S9已經漲到了2500-3000元。

”他感慨。

 。

03 產能瓶頸。

 。

在幣價上漲之外,另一個造成礦機供不應求的重要原因,是新礦機的產能不足。

 。

“以目前的行情來看,礦機只要有現貨,價格就能翻番。

”陳漢平表示,“沒有哪個廠家會傻到玩‘飢餓營銷’,有貨不賣。

”。

 。

事實也確實如此。

 。

“礦機產能不足的根本原因,是晶圓生產能力不足。

”神馬礦機創始人楊作興對一本區塊鍊錶示。

 。

在芯片產業,芯片由晶圓切割、封裝而來。

而以台積電為代表的芯片廠商,則被業界稱作“晶圓廠”。

它們除了自研芯片,也具備芯片生產能力,並對外提供芯片代工生產服務。

生產芯片的材料晶圓

 。

而在礦機行業,只自行設計芯片、不具備芯片生產能力的比特大陸等廠商,會將芯片交由台積電等晶圓廠代工生產。

在芯片行業,這樣的企業被稱作“無晶圓廠”。

 。

顯然,無晶圓廠的資產模式更輕,運作更加靈活。

但與此同時,其芯片的生產週期,卻受限於晶圓廠。

 。

從2019年起,比特幣礦機進入7nm時代,晶圓廠的產能讓挖礦芯片的生產促襟見肘。

而芯片又是礦機的心臟,這嚴重製約了礦機的產能。

 。

“到今年年底,晶圓的產能都很緊張。

”楊作興表示。

換言之,直至明年年初,新型號7nm礦機的產能都會十分有限。

 。

除此之外,英特爾在2018年年底退出晶圓代工業務,也為礦機產能問題埋下了伏筆。

 。

愛思社區發起人蟲哥此前表示,一旦英特爾退出晶圓代工業務,台積電就將吸納更多的芯片代工訂單,而這也將繼續擠壓礦機芯片的產能。

 。

他認為,台積電一定會優先考慮傳統芯片業務,而把礦機芯片送到次優工藝——如10nm、12nm芯片那裡。

 。

而5G、AI的商用時代即將到來,高通、聯發科、華為海思等企業都將進入7nm芯片市場廝殺。

礦機芯片在台積電內部的產能將進一步被擠壓。

 。

不到一年後,比特幣將迎來新一輪減產。

這意味著礦機單位算力、單位時間內挖到的比特幣數量將減半。

 。

因此,有人認為,各大礦機廠商將會暫緩甚至停止下一代礦機的研發工作,轉而擴大現有礦機產能。

 。

對於這個問題,楊作興表示,神馬礦機會繼續研發下一代礦機。

 。

“因為幣價會漲。

”楊作興說。

礦工的法幣收益,仍將維持在一定水準。

 。

接近某礦機生產商的老趙也認為,各大廠商一定會繼續研發下一代礦機。

 。

“不創新就會死,比特幣產量減半之後,更大算力的礦機會從小算力的礦機手中‘搶比特幣’,舊的礦機肯定會被淘汰。

”老趙說。

算力即權力,對算力的爭奪,就是對比特幣權力的爭奪。

 。

這場礦機大戰的實質,是比特幣財富的爭奪戰。

 。

士兵已經進場,他們都聽到了號角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