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帳本簡史:從古巴比倫羔羊到比特幣

瀏覽數

99+

我先來提個問題給大家猜猜看,人類語言中最早出現描述利息的這個詞,是在五千多年前的古巴比倫的蘇美爾語,非常湊巧這個詞還有另外一個意思,你們可以猜猜看是什麼。
 
我覺得比較難猜,另外這個意思是“羔羊”。

當然有一種可能,這只是巧合。另一種可能是,在古巴比倫,如果你租用別人的田,在上面放羊,是需要將一些新生的小羊羔交給地主的,因為你用了這塊田做生產資料,地主也給這塊田投入了一些資本,比如灌溉系統。類似的,在藉貸活動中,你找債主借了白銀或者小麥,拿去用作其他生產活動,還款的時候也得交一些增值的資產作為利息。
 
那麼為什麼是羊羔而不是小豬或者牛犢呢?因為當時的巴比倫真的是非常喜歡羊,也可能是那裡更適合羊生長,所以羊是非常重要的價值載體,不像我們這是牛和豬。
 
舉這個例子是想說,像借貸這種金融現象,其實是和當時社會的主要價值生產方式緊密掛鉤的。簡單的說,就是金融依託於實業。接下來,我們從歷史上幾個關鍵時期看一看,金融和實業是如何協同演化的。

我們先從古巴比倫講起。在古巴比倫之前,我們說人類還沒有進入文明時代,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就是,之前沒有文字和城市。這兩項東西,正是非常關鍵的金融技術和製度,我們一會再展開詳細說。
 
在文明時代之前,人類大部分生活在小部落裡,很多都有血緣關係,生產方式以採集和狩獵為主,這裡也會有協作,但因為是一個部落,主要又是公有製,所以在分配的時候比較柔性,更人情化一點,畢竟大家都是親戚。
 
到了古巴比倫,因為農業的發展,單位面積的土地能養活更多人了,農耕成了新的生活方式。這些人聚集起來,形成城市,這裡的人際關係就變了,很多是沒有密切的血緣關係的,相比以前就算是陌生人社會了,當然和我們現在的城市還是沒法比,當時的城市人口,幾萬人已經非常了不得了。
 
城市生活需要新的秩序,有統治者,負責祭祀和戰爭,也有被統治者,主要是農民,還有一些是手工業者,文職人員,商人。大家開始出現分工,有些人不需要去生產糧食了,他們就需要依賴統治者去做再分配,來供養他們。
 
這種再分配是非常關鍵的一個變化,這意味著主流價值的分配出現了重大變化,伴生性的,就是金融技術和製度的變化,比如借貸。
 
當時這個再分配是這麼做的。統治者要求農民把一部分大麥上繳到寺廟,然後按月發給那些不從事生產的人,比如戰士,官員,手工業者,每種角色都有自己的配額。
 
大麥是每年固定收成時間的,在那個時間段農民就必須上交,如果碰到天災人禍,沒有足夠的大麥上繳,怎麼辦呢?兩個選擇,一是拖欠,二是藉款。這兩種都是藉貸,前者是中央政府借款給農民,你應該交的沒交,那你先欠著,過一年再還。後者則是農民得去找別的富人借款再交給中央政府。
 
留下來的石板和楔形文字上記錄了很多這樣的合約。有些特別簡單的是,Pzue欠Urgairn40克白銀和900升大麥 這種是最原始的,兩方只有名字,也不知道具體身份,另外也沒有利息和還款日期。
 
後續的合約就更先進了,比如這個 :
 
Nabi的兒子Ilshu從太陽神(shamash)和Sintajir借入一又六分之謝克爾白銀,他將在收貨季節還本付息。利息根據本金和標準利率計算。見證人如下:。 。 。 。 Apin 建造Inan神廟那年的七月簽訂
 
這就是非常完整的借貸合約了,還有見證人。
 
回頭總結這一段,我們能看到,人類從狩獵採集-部落變成農耕-城市之後,主流價值的創造和分配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每個人每天做的事情都完全不一樣了,也就有了新的問題需要解決,有人沒法按時上交大麥怎麼辦?用楔形文字和石板作為技術手段,慢慢優化貸款合約,可能還有一些政府規定的製度,綜合起來就有了新的金融活動,而且是大規模的。從過去的石板裡,我們能發現大量的記錄都是關於借貸的。

好,我們接著看下一個關鍵時代,股份制公司興起的時代。
 
一般我們說,英國和荷蘭的東印度公司是最早的股份制公司,其實呢,股份制公司在歷史上很多地方和時段都零星出現過,各有不同,但是關鍵屬性是相似的。比如古希臘和羅馬都有股份制公司,而且都是和殖民貿易活動相關,這也是幸好有地中海為早期的人類提供了非常好的商貿環境。
 
這些零星出現的股份制公司大部分是曇花一現,真正留下來的,還是要17世紀初期的英國和荷蘭的東印度公司。
 
當時的社會背景是這樣的,歐亞商路被阿拉伯人壟斷,歐洲需要找到新的海上通商路線,遠洋航行的風險非常高,週期也很長,如果能成功返回,收益也是驚人的。這種情況下,傳統的借貸就不適用了,要想支持大規模的遠洋探險,就必須有新的融資和組織形式。
 
早期的遠洋探險大部分都是皇室支持的,原因是當時的皇室也缺錢,許多金融上的創新都是皇室想著法子融資,逼出來的,比如威尼斯的城市公債,還有熱那亞的股份制公司等等。當時皇室缺錢了,也得去找國際資本市場借,利率還不低。歐洲國家之間激烈的競爭,又逼著政府必須加大投入,開源節流。支持遠洋探險就是一條路子,如果能找到新的商路和市場,就是黃金白銀,政府通過出資或者轉讓特許經營權,可以獲得公司的股份來獲利。
 
這類遠洋探險的股份制公司,和歷史上出現的一些不太一樣,區別在於前者有更多不確定性,歸零是常有的事情,更像是如今的風險投資和創業公司。而歷史上的股份制公司更穩定,比如法國一家特別有名的磨坊公司,幾百年裡都能穩定的產生利潤。
 
兩者的本質區別是,前者是在開拓新市場和業務,後者則是非常成熟的商業。但是,正是這種希望開拓全新商業版圖的努力,以及恰當的時機,把英國和荷蘭這種海邊小國,送上了世界霸主的位置。
 
著重說一下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一些創新設計,航海的長周期要求股東長期投入資本,東印度公司的規則是鎖定十年,為了彌補長期鎖定的機會成本,股東是可以自由交易股份的。當時的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有非常發達的交易所,看漲看跌各種金融工具都發明出來,因此這個交易所有非常好的流動性。
 
這種流動性是非常有價值的,因為當時沒有什麼其他理財產品有這麼好的流動性,你買了股票一定能賣出去,這就給投資者更多信心。另一方面,發達的交易所也充分發掘了人類投機的屬性,和我們現在這個市場一樣。
 
沒有詳細展開的還有很多,比如更早一些,11世紀-13世紀發源於意大利城邦的諸多金融工具,銀行,債券,永續年金,這些都對英國荷蘭有推動作用,而這些金融工具,也要歸功於阿拉伯數學傳入歐洲,由斐波那契寫成珠算理論再推廣,以及歐洲對概率論的研究。又一次,金融技術和組織因為主流價值生產方式的變化,重構了一次。

那麼,下次變化會是怎樣的呢?我猜這次金融技術和製度變革是區塊鏈,那麼主流價值生產和分配的變化是什麼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是要回答兩個問題:
 
1 分析區塊鏈技術的特點是什麼?
 
2 預測什麼樣的經濟活動是適合區塊鏈的(現有的,和將來的)
 
區塊鏈的本質特點是,通過互聯網傳輸價值,把成本和速度都進化到了一個無法想像的層面。類似於互聯網出現之後,我們傳輸信息的成本和速度也是和從前屬於兩個世界。
 
從很多方面來看,互聯網都是一個特別好的例子。當時我們是從中心化轉變成去中心化的網絡,信息傳輸從單向轉變成雙向,一對多變成多對多。
 
現在,傳統的金融雖然上網了,但是這個網絡其實是一個個局域網,私有製,不開放。所以在局域網內比如微信支付,我們已經實現了價值傳輸的超快速度和超低成本,但是一旦涉及到橫跨不同體係金融網絡的傳輸,立刻打回原形。要么就是直接不能轉,比如微信轉支付寶,要么就是像跨國轉賬這種,靠上一代的SWIFT,一等好幾天。
 
這種金融網絡的割裂現象,只可能靠區塊鏈去打破。原因是各個局域網的主體都更希望保住圍牆,獲得更多利潤,有能力打破圍牆的可能只有像少數幾個像中國這類國家。另一方面,國家之間的圍牆幾乎不可能打破。
 
再往前一步,區塊鏈之所以能夠打破圍牆,靠的是重新定義資產的擁有方式。以前,所有線上資產其實都是在局域網控制者手中的,我們擁有的只是他們手中的一串數據,證明我們擁有某個資產。現在區塊鏈可以讓我們真正自己掌握資產,也就是你手裡的私鑰。擁有它,你就能任意使用你的資產,在不同的網絡中轉移,圍牆消失了。
 
到這裡就很明顯了,如果新的價值生產和分配方式:
 
1 要求價值傳播頻率高,成本低,
 
2 需要跨越多重金融圍牆,
 
3 和互聯網結合更緊密的,
 
它就是區塊鏈要找的那枚釘子。
 
這三點並不是獨立的維度,有可能互為因果。新技術要想取代原來的,要么是能在效率或者成本上比之前的強十倍(第一點),要么就是能實現之前不能實現的功能(2和3)。
 
如果未來的經濟活動要求海量處理跨國界的交易,對速度和成本的要求都比現在要提高很多,現有的金融系統肯定滿足不了,區塊鏈就能發揮作用了。
 
但是這種交易是什麼呢?現在很難預測,一個原因是金融技術和經濟行為是兩隻腳交叉前進的,一方的變化會影響另一方,反之亦然。因此這種演化路徑不是單變量的線性演化,而是多變量的湧現。
 
我們可以從現有的​​例子來看,比特幣本身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想想看:
 
分散在全球的礦工,沒有准入門檻,一刻不停的為網絡提供算力和安全,每十分鐘就有新的比特幣被分配給一個礦工。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創立一個賬戶,不管在哪個國家,都可以轉賬給任意另外一個賬戶。
 
比特幣完美詮釋了區塊鏈在跨金融圍牆時的優勢。
 
還有哪些經濟活動,已經展現出了一些苗頭,但是因為各方條件不成熟,差那麼臨門一腳或者幾腳呢?
 
我們本來就處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線上和線下的很多經濟活動都是全球性的。區別是,線下的經濟活動已經很成熟了,和現有的金融技術是適配的。而線上的經濟活動還在萌芽階段,很多價值分配的問題沒解決,同時還有更多新的經濟活動在孕育,也就誕生了新的問題。
 
比如社交網絡中的數據價值歸屬問題,現在用戶在社交網絡中的數據是默認歸平台所有,這種分配方式肯定是不長久的,因為個人數據的重要性在與日俱增,有一天反對力量會強大到改變這一態勢,每個人都要求獲得自己數據的所有權。社交和廣告行業的運營模式會徹底重構,連帶的影響更是難以估量。
 
也許你會覺得FB和騰訊太過強大,不可能被重構,也很難想像沒有它們我們該如何生活。換個角度想,人類進入線上社交的時代其實只有20年不到,既然20年前我們能完全換一種社交方式,現在為什麼不可以呢?
 
互聯網從根本上創造了一個不分國界的線上世界,在這裡創造和分配價值,本來就應該有配套的金融技術,不然就會在跨越國界時碰到各種限制,或者在價值傳輸和線上經濟活動之間產生不必要的摩擦。
 
歷史走到這一步,互聯網之後是區塊鏈,可能不是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