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EOS六宗罪:暴跌只是價值回歸

瀏覽數

99+
作為2018年最被看好的公鏈項目之一的EOS,在近段時間持續頹勢,近幾天來EOS兌換比特幣的匯率已經創下自2018年12月冰點以來的新低。滿懷期待的投資者堅信在比特幣接連破新高的形勢下,EOS只是滯漲,一定會有“價值回歸”的時候。然而,等待他們的是又一次破位式的下跌。
 
EOS究竟怎麼了?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接下來,我就來列列EOS的六宗罪。
 
第一宗罪:貪婪
 
在Telegram項目募資之前,EOS是區塊鏈歷史上最大的一個募資項目。當時還僅僅是一個概念的EOS總計募資了42億美元(當前EOS的市值已跌至42億美元附近)。兩次項目失敗的BM運氣很好的碰到了幾位國內的“一級佈道者”,“一級佈道者”們眼見牛市要進入高潮,在利益驅動下(持有大量EOS)迅速利用自身的影響力將這個概念包裝,將泡沫吹大,販賣給中國國內的炒幣群體,幫助EOS瘋狂收割了一波國內的韭菜。
 
假設作為負責任的區塊鏈項目方,正常的流程應當是先找專業投資人募集一小部分資金,待項目達成一個MVP(最小可行性產品)後,再推向大眾市場。 EOS一上來就面向非理性的群體募資,美其名曰眾籌,還將募資時間設定為一年。恕我直言,這種募資方式是區塊鏈歷史上最大的醜聞,比起Algorand的荷蘭式拍賣有過之而無不及。 EOS最終沒有被SEC查辦,最大的可能性只能是“割的不是美國人”。
 
第二宗罪:欺詐
 
空手套白狼換來42億美金後,Block One(下文簡稱b1)並沒有如預期的將這些資金大筆投入EOS生態周邊的基礎設施建設,而是全換成了比特幣、美國國債和現金。在生態建設上,EOS僅僅拿出了數百萬美金舉辦一些不痛不癢的黑客馬拉鬆比賽。當然,或許並不是b1不想投錢,而是錢多到沒處花。
 
不設硬頂,將“空氣”賣給普通小散戶,把眾籌來的錢換成穩妥的數字黃金和法幣現金流,妥妥的一個金融理財公司。任何一條公鏈若能籌集42億美金,做的都不會比EOS差。從對資金應當合理分配的角度來看,EOS就是區塊鏈圈內的一顆毒瘤,擠占了過多行業內的資源。
 
第三宗罪:懶散
 
EOS主網上線四個月後,大大小小的菠菜類DAPP一個接一個的冒出來。雖說是菠菜類應用,但菠菜類游戲由於設計機制更為簡單,且天然具有吸引資金的特性,作為早期的落地應用也無可厚非。但隨著黑客攻破數個Dapp應用,盜取大量玩家的資金時,Dapp終於開始消沉,而b1對此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沒有給開發者們提供合適的建議或者工具,任其自生自滅。假設b1能夠提供一些合適的如隨機數檢測等工具,或扶持一些相關的工具方,結果都不會是這樣。
 
再者,EOS主網上線一年後,終於迎來一周年的大會。當人們看到EOS的的會場設計時間表時,暗暗一陣興奮,本以為會是一場蘋果式的大會,b1屆時會推出顛覆式的項目。結果,“我們不一樣”並沒有發生。 "學習EOS獲得獎勵"、"steemit的升級版voice"、"eosio 2.0"就是b1這一年交出的答卷,大會時長半小時。許多信仰者坐了半天的飛機到大洋彼岸去“朝聖”,結果失落而歸。
 
第四宗罪:獨裁
 
在募集資金上,b1費勁心機讓投資者的錢和b1“無關”,完全撇清法律關係。但是在EOS實際的治理上,b1卻擁有獨裁的權力。任何一個想參與到EOS遊戲中的人,都只能是b1的傳話筒。從來沒有一個節點敢對b1提出質疑,從來沒有一個真正的KOL能對BM產生影響。 EOS是b1一家公司的遊戲,所有的超級節點都只能選擇服從,解讀b1對EOS新的改進對自己節點位置是否有影響,自己的挖礦權益是否不保。
 
超級節點本不該只是營銷理財公司,他們理應有更大的作用。
 
第五宗罪:任性
 
b1獨裁下的EOS,BM應當了解b1所有對外消息對EOS所有相關方的影響。然而不幸的是,大嘴巴的BM簡直是EOS投資者的災難。是的,就是災難。早在去年BM在電報群中的一次閒聊時,提到EOS的資源內存是“寶貴的資源”,是“有限的資源”,一群投機客就開始在各個EOS群內“傳教”,爭相買入內存,將內存價格抬高了七十多倍。而不到兩週的時間內,BM又大嘴巴談內存應該擴容,此話一出,內存的價格就開始斷崖式下跌。 BM在EOS官方電報群中的每一句話都被拿來密切的解讀,可以說BM一張嘴,養活了一堆复讀機快訊公司。
 
BM的一時口快給投資者造成了巨大的誤解,上述的此類場景已不止一次發生,而他卻渾然不知,或者無所謂,簡直就是任性。
 
第六宗罪:賄賂
 
EOS選擇的共識機制是DPOS,從數十個節點中選出21個節點作為出塊節點。作為節點的獎勵,每年增發的佔總量0.75%的EOS會按票數分配給節點,另外佔總量的0.25%的EOS按出塊數量分配給出塊節點。也就是說,只要獲得的票數足夠,即便不出塊,也能憑藉巨大的票數優勢獲得比出塊節點多得多的獎勵。
 
的確有一些節點也這麼做了,鑽空子是部分超級節點的日常,例如“互投”。 EOS超級節點投票榜的前30個超級節點票數都在1億以上,而已抵押可供投票的EOS僅有不到4億,可見其中互投的的佔比有多大。擁有幾個超級大戶的超級節點聯合起來壟斷了EOS的投票獎勵。
 
作為美國公司的b1制定的“民主”投票制度到了國內就失效了,b1指望普通持幣者也能參與投票,從而製衡大戶,卻沒想到大部分人根本不和你玩這一套,畢竟被圈了錢是為了在二級市場上賺回來而不是鎖倉實現去中心化的理想,對吧?
 
要我說,EOS是真的價值回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