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經濟環境,有助支撐高收債

瀏覽數

99+

截至6月底全球高收益債等各類債券基金都有不錯的表現,聯博固定收益共同主管暨信用債券投資總監葛尚.狄斯坦費(Gershon Distenfeld)表示,在溫和的通膨環境以及低於長期平均的違約率,有助於支撐高收益債後市。

 2019年貿易戰持續延燒,讓投資增添不確定性,為了因應全球經濟可能的下行風險,各國主要央行採寬鬆貨幣政策,目前出現近35年來有史以來第七次債券倒掛,葛尚.狄斯坦費表示,未來經濟是否衰退取決於聯準會的利率政策。

 葛尚.狄斯坦費指出,雖然美國與全球經濟成長力道可能放緩,但還是可維持穩健,這有助於企業降低財務槓桿、創造自由現金流,因此預期整體市場的違約量可望維持低點。

 就數據來看,過去12個月美國高收益債的違約率為0.9%,仍低於長期平均的3.5%,許多高收益債發行企業現階段的體質相對強健,不僅槓桿程度合理與財務狀況良好,同時也具備盈餘成長潛力。

 若以中長期投資全球高收益債,葛尚.狄斯坦費說,進場時高收益債殖利率可以作為未來年化報酬率的參考依據,也就是投資時,高收益債殖利率幾等於未來投資五年的年化平均投資報酬率。如2009年12月經過金融海嘯反彈後進場時,全球高收益債最低殖利率是9.4%,持有五年的年化報酬率是9.2%,現今高收益債的最低殖利率是6.6%,雖然無法預期真正持有五年的年化報酬率是多少,然依過去每實測結果,這兩個數字都近似。

 葛尚表示,2019年來以來,各債券、尤其高收益債都出現不錯的收益率,事實上,市場上幾乎沒有單一種債券類別是永遠的輸家或贏家,根據經驗,每年度表現最佳的債券都不盡相同,例如在2016年至2017年,債市多頭期間,美國公債的漲幅相對落後,但到了2018年當市場較為震盪時,美國公債則相對其他風險性資產穩健。

 另,2015年美國高收債在當年度出現-5%的表現,但隔年上漲17%。因此,與其猜測經濟與政策走向,不如採取動態調整債券的策略,不要只投資單一券種,更有機會掌握潛力的收益來源。
(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黃惠聆/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