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蔡維德:Libra如果脫鉤美元 美國第二天就讓它下市

瀏覽數

99+

很多人說,Libra將取代法幣,但我的意見相反。我認為Libra是為法幣服務的,這個法幣是誰,顯而易見。
 
2018年,7月18日,IBM決定發行一種由美國政府支持的穩定幣,美國政府的態度非常開明,允許數字美元發行,又批准Bakkt成立,說明美國政府認為這些都是合法的商業行為,只要這些產品和交易所在政府監管之下。
 
Libra是可以被監管的。很多人就說,區塊鍊是逃避監管的,數字貨幣是逃避監管,但是區塊鏈卻是成為監管利器,包括監管逃稅、洗錢等。區塊鏈加上P2P網絡才是逃避監管的工具,沒有P2P網絡,區塊鏈就是監管利器。
 
如果美國政府認為Libra會威脅美元,可以兩分鐘讓Libra關閉。美國的霸權在於美元,當美元受到攻擊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手軟的。抓住這個點,就都能想通了。
 
2018年7月,因為看到世界貨幣格局的變化,一整夜沒有睡,這是世界貨幣革命的一天,因為這一天后,法幣等於傳統法幣+穩定幣。
 
未來的法幣是傳統法幣+穩定幣不是Libra出來我才這樣看法,早在2016年9月,我去倫敦拜訪英國央行以及其他7國央行討論後,英國央行提出數字法幣, 其他央行都支持。後來英國央行因為技術問題沒有繼續。其實英國政府、美國政府都沒想好自己怎麼做,但美國厲害之處就在於政府觀點以民間方式實現, 這在2018年7月出現。 2019年還有其他類似項目出現,包括Libra。
 
這個新型的貨幣引導了一個新型的金融市場,新型的金融市場怎麼走下去需要觀察。但我們可以明確一件事情,搞區塊鏈,不是發幣,國家發展區塊鏈不是國家發展幣圈。比特幣、以太坊想取代法幣是不可能的,國家發展認可的數字法幣才是主航線。
 
國家央行可以使用數字法幣來調整國家經濟活動,數字法幣也是主權國家監管的利器。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數字法幣的競爭和傳統法比的競爭是截然不同的。傳統法幣的競爭武器是利率和匯率,而數字法幣競爭主要是數字法幣的流通和交易速度。
 
有這樣想法後,許多看法就會改變。過去我一直講,區塊鍊是500年來的一次大改變,320年來的貨幣大變革。
 
綜上,真正穩定幣就是國家支持的穩定幣,它以法幣為基礎的,區塊鏈技術可以用在傳統法幣+數字法幣上面,一個全新的貨幣局面已經出現。
 
接下來我回答一些朋友們提出的問題:
 
問題一:為什麼美聯儲對Libra項目有支持的意味,但美議會及歐洲的金融監管機構並不太支持?
 
蔡維德:歐洲和美國存在競爭關係的。歐元當初成立目的之一就是和美元競爭,甚至希望取代美元,可是歐元沒有成功。
 
Libra出來後,歐洲整體是反對的,英國央行也是反對。英國央行說,Libra可以來,但是在英國的交易要接受英國央行監管。 Libra會同意?
 
至於美國國會議員的反對聲,這是很自然的現象。如果是美國全部機構都支持,其他國家人會怎麼想?
 
所有的事情的解讀必鬚根據一個最重要原則來看,什麼是美國最重要的根本?不是美軍、石油、科技,而是美元。
 
問題二:Libra還是建立在法幣資產上的,並不是很多原生區塊鏈寄望的數據產生的新的價值,Libra是否仍只是個過度階段的數字貨幣?
 
蔡維德:你能想像美國這個國家說,美元不要了,都用Libra好?我認為不會,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有人認為以太坊、比特幣等其他數字貨幣會取代美元,這是不可能的,美國會第一個跳出來封殺掉。比如把和比特幣、以太坊所有錢包有關的銀行賬戶凍結。
 
問題三:Libra發行後,是否會繞過監管,進入中國,技術上怎麼操作?
 
蔡維德:進入中國可以繞著走,中國有很多第三方支付系統,Libra出現多了一項。中國可以立法不能購買使用Libra,但在購買國外資產的時候,Libra還可能被使用。挺難完全監管的。
 
問題四:對中國當下的金融體系究竟是否產生影響?
 
蔡維德:短期之內對中國金融體係不會有什麼實質上的影響,但是整個金融架構在國際競爭上已經輸了第一回。
 
Libra不僅僅是100個機構所支持的支付寶,100個節點只是開始,因為可以賺錢,會有越來越多的機構願意加入Libra體系。所了解,目前已有多家中國機構有意願加入Libra節點。這種拓展模式,比支付寶會快很多。以前EOS這沒有合法的數字代幣中國一些財團都競爭加入成為節點,這次何況是在國外合法合規的穩定幣,而且可能是世界最大的穩定幣?大家可以仔細想想。
 
再來,它的白皮書上寫的,為了服務沒有享受傳統金融服務的用戶,這批用戶跟一帶一路很多國家的用戶是相重合的,這對一帶一路戰略會產生怎樣的關係?
 
問題五:Libra為何選擇一籃子多國家資產做儲備之盾,這會帶來幣值穩定性困難和金融穩定性困難?
 
蔡維德:只用美元Libra幾乎是推不出去。因為這將很明顯地強化美元霸權,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跟其它資產錨定在一起。這樣其他國家可能勉強可以接受。
 
問題六:Facebook發幣讓各國央行“緊張”,阿里、騰訊有沒有可能發幣?
 
蔡維德:目前監管是沒有放開讓企業“發幣”的。
 
問題七:Libra的一籃子貨幣的組合決策您設想會如何執行,並且是否會相當長時間中心化決策?
 
蔡維德:這個可以交給Libra基金會,也可以參考世界銀行或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專業機構的模型。這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另外這一決策會是中心化決策。今天數字貨幣包括以太坊、比特幣、EOS,那個不是中心的決定,那一個是去中心化的決定?比如比特比的核心代碼,就是一小群核心人員制定管理的。
 
問題八:Libra會否以後和一籃子貨幣脫鉤,就像美元脫鉤黃金那樣,形成新的信用貨幣?
 
蔡維德:如果脫鉤的話,美聯儲第二天就動用各種力量讓Libra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