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建議叫停與回應 Facebook將如何應對監管詰難?

瀏覽數

99+

摘要:Libra的權衡。
 
從昨日美國立法機構的四位主席聯名向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發出公開信,要求其暫停所有有關Libra加密貨幣的開發並舉行聽證會後。今天,已確認參與聽證會的Libra項目負責人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也做出了回應。
 
一方是美國監管保守派的來勢洶洶,另一方則是早有對策的發幣大亨。而Facebook到底會以怎樣的方式去應對監管,實際上,這從Libra的體系構架和此次大衛·馬庫斯的回應中已經初現端倪。
 
保守派的擔憂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宣布計劃開發一種名為Libra的新型加密貨幣,以及一種存儲這種加密貨幣的數字錢包Calibra。
 
這個在對外公佈之初就已經獲得包括Facebook、萬事達、Visa等28家國際大公司支持,影響力超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項目,直接打了美國監管一個措手不及。
 
反應最快的是Maxine Waters,這位美眾議院民主黨人、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在該項目公佈後不久,就率先提出了暫時擱置的要求。
 
不僅如此,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裡,也陸續有超過30個美國團體呼籲叫停Libra。
 
終於,在昨日,Maxine Waters聯合了包括眾議院財政小組委員會在內的等多方監管勢力聯名向Facebook發難。
 
據了解,在致Facebook高管的公開信中,保守派的擔憂有以下幾點:
 
1、總部設在瑞士
 
公開信中表示,這個體系的總部設在瑞士,即旨在與美國的貨幣政策和美元相抗衡。如果不能停止開發工作,就有可能出現一個“由瑞士控制的、一旦失敗將會引發金融海嘯的新體系。”
 
2、影響力過於巨大
 
單就Facebook而言,其用戶已經超過全球四分之一的用戶,而保守派認為,Libra可能會帶來一個全新的全球金融體系,如果不加以監管,將對國家乃至全球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
 
3、Libra白皮書披露信息不足
 
包括Maxine Waters在內的眾議院民主黨人士認為,白皮書中提供的關於libra和Calibra的意圖、角色、潛在用途和安全性的信息不足問題,暴露出巨大的風險,其還缺乏明確的監管保護。而這些漏洞還可能會被壞人利用和掩蓋。
 
4、Libra可能會成為洗錢平台
 
公開信中列舉了以往加密貨幣被盜的事例,其認為,那些使用Facebook數字錢包的用戶——在沒有存款保險的情況下,可能存儲數万億美元 ——也可能成為黑客的目標。例如,在2018年前三個季度,黑客從加密貨幣交易所竊取了近10億美元。所以,libra系統還可能提供一個缺乏監管、為洗錢等非法活動提供便利的平台。
 
5、Facebook本身的隱私問題
 
一直以來,Facebook都飽受隱私方面的爭議,而這也成為了保守派的詰難點。公開信中表示,鑑於Facebook過去麻煩不斷,所以Libra面臨的風險會更加明顯,因為該公司並不能一直保證用戶的信息安全。例如,2016年特朗普競選活動聘請的政治諮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可以訪問超過5000萬Facebook用戶的私人數據,用於影響投票行為。不僅如此,僅在2019年第一季度,Facebook就刪除了22億多個虛假賬戶,包括那些宣傳恐怖主義宣傳和發布仇恨言論的賬戶。近期,Facebook還被美國住房與城市發展部起訴,理由是該其廣告平台違反住房平等法律。
 
基於以上幾點,保守派人士認為,應該立即停止Libra的開發工作。而在停止期間,打算就加密貨幣的風險和優勢舉行公開聽證會,並探討立法解決方案。而在立法出台前,不能恢復Libra的開發工作。
 
Libra的市場設計邏輯應對
 
時間退回到今年5月,彼時,在距離Facebook發幣貌似還“遙遙無期”的時候,市場上對Facebook的發幣事宜並不看好。
 
而當時質疑Facebook Coin可能是“信譽積分”、“中心化”、“隱私”等的評論,隨著Libra白皮書的出現逐漸變為“影響”、“監管”、“技術”。顯然,隨著Libra白皮書的出現,人們熱議的焦點也隨之轉移。但仍有業內人士認為,此前人們的關注點,可能成為Facebook應對監管的關鍵。
 
而此間的重點就在於Facebook會如何在“積分”與“穩定幣”之間進行權衡。
 
如何在保持相對集中的情況下實現權力下放、如何在依賴本地機構的同時與加密市場接軌、又如何權衡區塊鏈與非區塊鏈的爭議……
 
實際上,在6月18日當天,除了Libra白皮書和技術白皮書的發布外,同時上線的還有一篇由Calibra資助支持編纂的一篇學術論文。而該論文中的提出的“基於區塊鏈的金融系統的長期均衡理論”正是Libra踐行的市場設計邏輯。
 
記者曾在“區塊鏈+市場設計:POS創建全球合約的新捷徑?”一文中公佈了該論文。
 
該論文分析稱,“POS下的關係合約僅依賴於本地機構——但是將它們與密碼學結合起來可以創建一個正式的平台全球合約。”
 
其表示,傳統的金融體系通過由執法機構支持的相關契約來維持信任,而在POS設計中,只要將金融基礎設施及其治理的控制權分配給被信任的中介機構,那麼不僅可以解決傳統金融中的集中化、高費用、交易壁壘等問題,還可以降低金融體係對破產的彈性和第三方的干涉。
 
而Libra現有的28位合作公司(最後目標為上百名合作公司),正是對集中性和權力下放的權衡,這類似於現如今眾多POS項目中的節點,但Libra的節點代表是“強有力的地方機構”,而這些地方機構也可能成為對監管的權衡。
 
沃頓商學院的教授、技術政策專家Kevin Werbach就評論稱,這篇論文提出了一個論點,為什麼PoS創造的激勵與一個正在出現的法律/制度上可執行的製度相兼容,而關係合約並不一定存在。
 
“承認法律/制度環境並不意味著區塊鏈“只是一個集中的數據庫”。“它使可伸縮性和治理變得容易得多。但它創造了自己的一套權衡。 ”Kevin Werbach的這一評論完美的映照了屬於Libra的嘗試。
 
從David Marcus的回應中看具體的應對措施
 
當地時間7月3日,Facebook Libra項目負責人David Marcus於個人Facebook發布長文《Libra, 2 weeks in》,就過去兩週Libra所遇到的一些質疑及誤解進行解釋。
 
而從David Marcus的回應中可以看到Libra的初步應對:
 
1、Facebook並不掌管Libra
 
David Marcus表示,Facebook不會控制Libra網絡、貨幣或其支持儲備。 Facebook將只是Libra協會的一百多名會員之一。不會有任何特權。這樣一來,有關於Facebook本身的隱私問題就不會牽扯到Libra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Facebook擁有並控制著Calibra,但它不會看到Calibra的財務數據。更重要的是,人們將有很多方式來利用Libra並進入網絡。你將能夠使用一系列託管錢包和非託管錢包,這些錢包之間將具有完全的互操作性,這意味著你將能夠通過不同公司的錢包支付和接收支付,甚至使用你自己運行的軟件錢包。底線是,你不必相信Facebook就能從天秤座中獲益。Facebook也不會對天秤座網絡承擔任何特殊責任。但我們希望人們會對Calibra錢包有好感。我們已經清楚我們的財務數據分離方法,我們將履行我們的承諾,努力實現真正的效用。”
 
2、Libra不是開放的,也並非去中心化
 
David Marcus表示,雖然節點的可替換性是區塊鏈的一個基本原則,這也是為什麼Libra致力於在未來幾年逐步過渡到無許可狀態。但同時,通過可在受管制的環境中運作並具有確保網絡基礎階段完整性所需專業知識的可信實體來啟動項目也是很重要的。
 
其認為,100個地理上分散的、行業上多樣化的組織是相當去中心的。可能在平衡狀態下並不夠,但就啟動階段來說確實如此。對比來看,其他區塊鏈上礦工的權力集中問題往往被忽視。但毫無疑問,還存在更多去中心化的區塊鏈。
 
可以看到,Libra此番基於集中性的變相權力下放的舉措,與目前的區塊鏈市場的公鏈項目相比,可能具備更高的“去中心化”屬性,與此同時,因為是非去中心化的,所以Libra更容易符合監管的需求。
 
3、為什麼Libra協會的章程仍未確定?
 
Libra的章程應該由初始成員共同完成,在這種情況下Libra網絡才會成為公共產品,這也是Libra有關信息尚不明確的主要原因。
 
4、以KYC檢驗抵制洗錢
 
對於監管方質疑的“Libra可能會成為洗錢平台”,David Marcus表示Libra會在資金出入時進行適當的KYC檢驗,除此之外,執法和監管機構亦可對鏈上活動進行自主分析。 Libra協會將繼續在這些關鍵問題上積極、公開地與所有相關利益相關方進行接觸。所以,Libra應改進監測和執行力,而非被阻止。
 
可以看到,有關於監管的質疑,Facebook也是早有準備。當然,就目前的監管詰難與Facebook回應來看,雙方的矛盾顯然還不止於此,而Facebook是否還留有後手,只能期待接下來聽證會的進展。
 
美國國會信函鏈接:
 
http://www.gongxiangcj.com/posts/20595
 
David Marcus回應鏈接:
 
http://www.gongxiangcj.com/posts/20639
 
原創:共享財經 Neo
 
(本文系共享財經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