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改變司法界:取證1秒內完成 成本是傳統公證的百分之一

瀏覽數

99+

 

文 | 比薩 棘輪 

從電子證據存證,到電子合同、版權確權,在司法領域,區塊鏈早已不是新生事物。

6月14日,由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參與指導,多家法院、區塊鏈企業參與編寫的《區塊鏈司法存證應用白皮書》正式發布。

而在此之前,國內已有至少7家互聯網法院,上線了區塊鏈電子證據平台。電子證據存證,早已進入區塊鏈時代。

各級法院、區塊鏈企業與法律工作者們,都在積極推動區塊鏈在司法領域的落地。司法,已經成為了區塊鏈率先落地的領域之一。

在司法領域,區塊鏈解決了哪些難題,又面臨哪些挑戰?這個新興技術,又將如何改變司法時代?

01 落地

“我們即將走入另一個新的司法證明時代,即電子證據時代。”在本世紀初,我國著名法學家何家弘教授如是預測。

2004年,中國出台了《電子簽名法》。同年4月,北京海澱法院審結了一起欠款糾紛案。被告將自己手機內的短信記錄作為證據提交給法院,獲得認可。這被司法界視作“中國電子證據第一案”。

然而,相比於實物證據,電子證據存在著一系列致命問題,比如取證困難、易被篡改、難以認定……

廣州大學公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張玉潔的研究結果顯示,2012年後,在國內涉及“電子數據”和“電子證據”的20318個判決書案例中,電子證據獲得法庭明確采信的,僅占7.2%。此外,電子證據的有效性極度依賴國家公證部門,導致其司法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但區塊鏈出現後,在技術上,有望解決這些難題。

6月14日,由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指導,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上海高級人民法院牽頭,中經天平、騰訊等多家單位共同發起的《區塊鏈司法存證應用白皮書》正式發布。

白皮書指出,區塊鏈技術可以解決電子證據在司法過程中易丟失、難認定的痛點,對提升電子數據認定效率,具有實用價值。

它的發布,意味著區塊鏈司法存證已經逐漸獲得了各級人民法院的認可。

事實上,區塊鏈司法存證早已成為了區塊鏈技術最早落地的場景之一。

2018年6月,杭州互聯網法院審結的一起案件,成為了國內的“區塊鏈存證第一案”。

一本區塊鏈查閱判決書後發現,這一案件屬於典型的著作權侵權案。原告華泰一媒公司認為其版權作品(文字報道與攝影作品)遭遇道同公司侵權,將後者訴至法院。

判決書顯示,原告將自己的網頁截圖、源代碼與調用信息的哈希值等電子數據,通過第三方平台保全網,存儲在了Factom(公證通)與比特幣區塊鏈上。而杭州互聯網法院采納了這些區塊鏈電子證據。

法院認定,原告向法院提交的電子證據與區塊鏈上存儲的哈希值完全相同,故可認定該證據自上鏈後“保存完整,未被修改”。

最終,杭州互聯網法院認定,原告選擇的第三方電子存證平台具有中立性,對侵權網頁進行取證的技術具有可信度,由此生成的電子數據具有真實性、完整性與不可篡改性,並綜合認定被告公司構成侵權。 

值得一提的是,判決書還給出了法院對區塊鏈存證的處理態度:

“對於采用區塊鏈等技術手段進行存證固定的電子數據,應秉承開放、中立的態度進行個案分析認定,既不能因為區塊鏈等技術本身屬於當前新型覆雜技術手段而排斥或者提高其認定標準,也不能因該技術具有難以篡改、刪除的特點而降低認定標準。”

02 推進

區塊鏈在司法領域的落地,並非一蹴而就。它需要公檢法系統、科技企業、公證行業與學術界等各方共同努力。

這在《區塊鏈司法存證應用白皮書》的編委名單中可見一斑。參與這一白皮書編寫的,不僅有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也有各省市級法院、公安局、公證協會,以及騰訊、百度、螞蟻金服等科技企業。

“在這其中,各級法院是區塊鏈在司法領域落地的主要推動者。”區塊鏈研究員孫原指出,“但法院的技術能力,卻來自科技公司。”

以杭州互聯網法院為例。2018年9月,杭州互聯網法院上線了司法區塊鏈平台,用戶可以直接在上面完成區塊鏈取證、存證的全流程操作。而這一平台的技術方案,來自於螞蟻金服旗下的螞蟻區塊鏈。

官方資料顯示,在節點選擇上,杭州互聯網法院的司法區塊鏈平台,采取了聯盟鏈的形式,主要節點包括公證處、司法鑒定中心、法院等機構。在起訴時,當事人可以在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台上提交起訴申請,實名認證成功後,即可關聯查看已經存證的侵權記錄,並直接提交證據。

區塊鏈電子證據,也獲得了最高法認可,可用於互聯網案件舉證流程。

2018年9月,最高法在最新司法解釋中指出:

“當事人提交的電子數據,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或者通過電子取證存證平台認證,能夠證明其真實性的,互聯網法院應當確認。”

事實上,區塊鏈在司法領域的落地,不僅僅局限於法庭之內。

2018年5月,廣州佛山禪城區發布了全國首個“區塊鏈+社區矯正”應用項目——“社矯鏈”,將區塊鏈運用於社區矯正實踐中。

作為一項非監禁性懲罰措施,社區矯正須具備一定嚴肅性。傳統的社矯監督模式,主要通過定期匯報、實地調查、電子監控等方式進行,成本高、效率低。而區塊鏈介入後,社矯人員的信息可通過電子定位手環等硬件上鏈存儲,方便工作人員管理,且無需擔憂社矯信息遭到篡改。

除此之外,社區矯正還涉及公、檢、法、地方街道辦、流管辦等多個部門。銀行、保險、電信、公鐵等系統,也常常需要讀取社矯系統信息。社矯信息上鏈,讓各部門的聯動能力獲得了提升,社矯人員也能簡化文件辦理手續。

03 未來

目前,許多從業者認為,區塊鏈在司法領域的作用不應被神化。而在未來,司法領域仍有許多難題,等待著包括區塊鏈在內的各種新技術解決。

“在司法領域,僅僅將證據上鏈存證,還屬於比較初級的區塊鏈應用。”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烽指出。

在他看來,目前,各大區塊鏈存證平台主要解決了電子證據的認定效率問題——即提升電子證據認定速度,降低司法成本。

這也得到了從業者的認可。“區塊鏈存證第一案”中的原告方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曾表示,案件中涉及的區塊鏈取證可在一秒內完成,成本僅10元左右,相較於傳統公證千元左右的公證費用,確實十分低廉。

然而,區塊鏈電子證據的源頭真實性仍然無法得到保證。換言之,區塊鏈電子證據仍然存在造假的可能。

“這也是區塊鏈技術自身的難點之一。”張烽表示,“證據上鏈由用戶自發完成。用戶將假證據上鏈,區塊鏈也會忠實記錄。”

而在孫原看來,目前,主流區塊鏈存證平台仍然高度依賴比特幣等區塊鏈。而這些區塊鏈平台存在大量境外節點,可能與國內司法主權相悖。

“以在杭州互聯網法院審結的‘區塊鏈存證第一案’為例,原告選擇了公證通與比特幣區塊鏈。”他指出,“現階段,這兩者確實是可信度較高的平台。但未來,法院也許會更青睞國內的聯盟鏈。”

在存證問題之外,區塊鏈技術在司法領域落地普及的另一個難點,來自於技術平台的搭建。

以杭州互聯網法院司法區塊鏈平台為例,作為一個聯盟鏈平台,它需要更多的司法機構接入聯盟鏈。“但在業務實踐中,大部分司法機構信息化程度比較低。”張烽表示。

除此之外,在建立區塊鏈證據平台的過程中,不同的地方法院並不具備統一的技術標準。

“以北京與杭州兩地的互聯網法院為例,其區塊鏈司法平台由不同機構提供技術支持,技術標準不統一。其他地方法院也是如此。”張烽指出。

在區塊鏈司法領域,從業者都在期待一套統一的區塊鏈技術標準出台。

在張烽看來,區塊鏈技術有望改變未來的司法進程與審判形式。但若想實現這一目標,它仍需與5G、AI、大數據等技術結合。

這是因為,整個司法流程,其實就是從形成證據、提取證據、梳理證據到質證和采信證據的過程。

區塊鏈技術解決了前幾步問題。但在梳理證據的過程中,AI與大數據技術,才是輔助律師、法官進行決策的關鍵。

而時下火熱的5G技術,則有望改變現有的審判形式。

2019年5月,全國首個5G環境下的刑事案件三方遠程視頻庭審,在河北雄安新區中級人民法院順利完成。

“5G網絡的應用,解決了以往遠程視頻庭審時延長、不清晰、不穩定的難題。“張烽指出。

在這個案件的庭審過程中,審判員、檢察員及上訴人身處三地,一起通過5G遠程網絡視頻參與庭審。

“5G庭審和互聯網法院的出現,讓遠程法院成為了現實。”孫原表示,“而在這一過程中,區塊鏈作為證據的存證載體,實現了證據的遠程安全傳輸。幾項技術結合之後,一個新的司法時代有望降臨。”

                        

從杭州到北京,越來越多的法院開始嘗試把區塊鏈技術運用在司法領域。

區塊鏈存證平台提升了電子證據認定速度,降低了司法成本。但依然存在痛點,目前行業內仍沒形成統一的技術標準。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司法部門信息化程度的提高,將有更多的區塊鏈應用在司法領域落地。

區塊鏈騙局不斷,如何保護財產安全?

“區塊鏈”興起後,不少違法項目,都披上它的外衣,吸引新“韭菜”。大量受騙者投入資金,卻血本無歸。

不懂趨勢、技術和行情的普通人,該如何去偽存真、保護財產安全?

為此,一本區塊鏈攜手Bvaluate,替您鑒別真偽項目、甄選最佳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