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張健和FCoin「失聲」的九個月

瀏覽數

99+

張健和FCoin回來了,在平台幣FT上漲了20倍之後——一如在去年暴跌之後的沈默“離開”。

5月31日,在FT公鏈主網切換時間公布後,熱愛發公告的FCoin又打出了“新牌”,FMex合約交易平台。

雖然關於“FCoin又發了新幣”的調侃如同去年一樣。但事實上在經歷了一年的埋頭重建以及共識實驗室的戰略投資後,張健和FCoin已經悄然發生著改變。

此時,交易所的格局又有了新的變化,憑借手中的牌,曾經攪動交易所格局的FCoin還有機會重新“歸來”嗎?

“消失”9個月後的露面

沈寂9個月後,張健露面了。

5月份,香港暑氣正盛,因為一場小雨,坐落在山上的香港中文大學稍顯冷清,不過李兆基樓一層,“FCoin公鏈及生態發表會”的會場卻熱鬧得多。

台上是久未露面的FCoin創始人,台下是200多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FT社區的成員,在外界看來,這場活動標志著張健和FCoin的回歸。

黑色T恤,白色休閑褲,卡其色涼鞋,聚光燈下的張健衣著簡單隨性,如果湊近你會發現,帶著黑框眼鏡的他頭發長得都有些打卷兒,臉上的顴骨也凸出得厲害。

“張健的變化太大了,瘦得都有點脫相了”。媒體人曉慶一年前曾見過張健,那個時候FCoin剛剛上線,張健也躊躇滿志,對比當時和現在樣貌,曉慶多少有些被驚到了。

另外還有一樁趣事,一個媒體要發FCoin的新聞,當記者把張健在現場的照片發給編輯時,編輯問:這是張健嗎,怎麽跟網上的照片不一樣?

張健和FCoin上一次像這樣位於“聚光燈”下還是一年前的事。

2018年5月,FCoin上線,這個火幣的前CTO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攪動了整個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格局。從上線到登頂全球交易量排行榜第一名,FCoin只用了半個月,從默不作聲到走上幣圈的風口浪尖,張健只用了30天。

於是“圍剿FCoin”成為當時各大交易所的目標,“模仿FCoin”成為一時的熱潮。如果必須要為2018年做一個總結的話,FCoin註定是不可忽略的一筆。

不過隨著機制漏洞爆發以及平台幣FT的暴跌,維權和負面報道潮水一般湧來,最終,張健宣布“退出微信”。而隨著加密貨幣寒冬的到來,FCoin漸漸沒了聲響,仿佛“消失”了一般。

2019年4月份,共識實驗室戰略投資FT的新聞突然傳出,久未露面的FCoin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這個時候人們才發現,在此之前有關FCoin的各種宣傳文章就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傳播滲透,而當初跌到最低點的平台幣FT也在不知不覺中漲了近10倍,似乎絲毫沒有受到大盤的影響,走出了自己的獨立行情。

原本“消失”的張健和FCoin正在以另一種姿態悄然回歸。

FT上漲20倍背後

在外界看來,張健和FCoin回歸的底氣多少是來自FT。

2018年6月份,FCoin上線不到一個月的時間,FT達到歷史最高點1.25美元,隨後便開啟狂跌模式,2018年末到達最低點0.011美元,跌幅高達99%。

2019年初,就在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幣安等平台的IEO上,為搶份額而寸步不離守在電腦前時,不被關註的FT出現了轉機。3月份開始,FT的價格開始攀升,5月份達到0.23美元的高點,兩個月的時間上漲了將近20倍。

FT價格的上漲與共識實驗室的投資不無關系。

4月9日,共識實驗室宣布旗下共識產業聯盟基金已於4月5日前在二級市場完成對FCoin的戰略投資,累計投資數量為1億FT,未來有計劃進一步增持並推動FCoin重組。

而共識實驗室資料也顯示,其早在3月份“已註意到FCoin重啟可持續交易挖礦計劃,且其Fractal公鏈亦獲得實質性進展,屬於被嚴重低估的投資標的。”

也就是說,在3月到4月之間,共識實驗室從二級市場購入了大量的FT,這在某種程度上為FT的上漲做了支撐。

另外,正如共識實驗室所提及的,在3月初,FCoin內部發起了“可持續挖礦”的提案,而重新上線的“挖礦”機制也是FT上漲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說中本聰創造了“挖礦”的概念,張健和FCoin則對這個名詞進行了重新定義。不過,回過頭來看,對於FCoin來說,其“成也挖礦,敗也挖礦”。

因為“挖礦”機制,FCoin上線半個多月就登頂全球交易量排行榜第一名,平台幣FT也一度增長近百倍,同樣也是因為“挖礦”機制,FCoin由盛轉衰,跌入谷底,“XX挖礦”也逐漸變成了一個帶有調侃意味的負面詞匯。

在接受深鏈財經采訪時,張健主動提及了“萬物皆可挖礦”的梗,不過對於挖礦的“黑化”,張健有些介懷。

在張健和FCoin的定義裏,平台幣FT代表著對FCoin的所有權,通過挖礦的方式,FT逐漸分配到了每一個交易者手中,交易者從而成為了平台的主人。

不過對於挖礦機制,張健也有過反思,在張健看來,去年的挖礦由於發行量不可控,機制本身又有利於羊毛黨,導致它的可持續性比較差,才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

於是在調整機制後,2019年4月18日FCoin啟動了“可持續挖礦”。

和一年前的挖礦不同,“可持續挖礦”對於每天返還的FT的數量進行了控制,而挖礦返還的FT也必須鎖倉1年,1年後才能解鎖。這就在機制上避免了投機羊毛黨的湧入以及挖礦之後的砸盤行為,確保了挖礦的穩定和可持續。

除卻外部的戰略投資以及內部機制的轉變外,對於FT來說,其價格的上漲也離不開FT社區的“共識凝聚”。

在張健和FCoin周圍聚集著一批“信仰者”,從FCoin公鏈及生態發表會就能看出一二,參會者絕大多數都是FT社區的成員,都是自費從全國各地趕香港。

一位社區成員告訴深鏈財經,經過了起起伏伏後他對FCoin很有信心,並且在低點的時候進行了補倉。

再發新幣

在FT價格不斷上漲中,張健也適時籌劃回歸輿論場——一如去年暴跌時沈默離場。

5月24日的FT公鏈及生態發表會上,FT公鏈亮相,並宣布將在6月16日啟動主網切換。發布會結束不到一個周,FCoin又發布公告稱將推出FMex合約交易平台通證預售。

FT公鏈和FMex被認為是FCoin打出的兩張“新牌”。

交易所搶灘公鏈,2018年就已經開始。2018年幣安、火幣、OK等交易所分別宣布了其公鏈計劃。到目前為止,除了幣安的公鏈主網已經上線,火幣公鏈上線預計在2019年第四季度,OK公鏈則要等到2020年。從公鏈的開發和上線來說,FCoin已經領先了一步。

不過對於交易所做公鏈,也有人持否定態度。5月25日,DGroup創始人趙東在朋友圈表示:“平台幣的價值邏輯就是交易所賺錢,Token可以用於流通和支付手續費,所以可以分一杯平台賺錢的羹,並不一定要做一條公鏈來體現價值”。

而張健則認為,FT公鏈與其他平台的公鏈不同,不是為了做公鏈而做公鏈,是基於真實需求而開發,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目前FCoin社區所進行的社區投票、分紅等治理等在FT公鏈推出後都可以上鏈,實現真正透明的去中心化社區治理。

對於這第二張“新牌”FMex來說,在張健的介紹裏,FMex是與FCoin平行的、“籌備已久的戰略型產品”。FMex的代幣基於FT公鏈發行,這也是FT公鏈上發行的第一筆資產。

目前FMex正在預售當中,如同此前的IEO份額搶購一樣,FMex也被熱捧,已經連續多天被“秒光”,截至目前已經有8000萬的FMex被搶購,5000萬的FMex被定向配售,共計約1300萬美元。

FMex搶購雖然熱鬧,但也有人表示看不懂,FCoin又發幣了?

除了FT,2018年7月份FCoin推出的區塊鏈保險項目FInsur發行了代幣FI,10月份FCoin日本版FCoinJP則推出了其平台幣FJP。

FI在上線FCoin交易後,曾兩天暴漲60倍,最高達到0.59美元,不過之後的走勢如FT一般一落千丈。FJP也重現了開盤即暴漲的神話,但隨後也出現暴跌。

事實上,FCoin誕生以來一直不停打出“新牌”,公告區更是新詞不斷,用網友調侃的話來說,“讀懂FCoin的公告,需要碩士或者博士水平”。

據統計,從FCoin上線以來,一共發布了766條公告,在這些公告裏出現了交易挖礦、幣改試驗區、平準基金、解凍即鎖倉、FCandy、FInsur、FT1808、FJP等一系列新的概念、產品或玩法,而其中的多數都以暴跌或失敗告終。

回過頭來看,2018年的很多“新牌”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看做是張健和FCoin倉促自救,而不得不承認的是,這種不成功的自救給FCoin貼上了負面的標簽,同時也給投資者帶來了心理上的陰影。

外部人介局

張健和FCoin回來了,還能像去年那樣攪動交易所的格局嗎?

當初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三大交易所的格局牢不可破時,FCoin的出現讓這片平靜的湖面多了一些精彩的漩渦,也讓更多的人看到“彼可取而代之”的可能。

在FCoin沈寂的9個多月裏,加密貨幣市場經歷了嚴酷的熊市,對於一線交易所而言,OK的徐明星退居二線,開啟職業經理人時代;火幣內部進行了裁員,李林厲馬秣兵重整旗鼓;遠在馬耳他的幣安則借助國際化的戰略在交易所競爭中獲得越來越明顯的優勢。

在寒冬洗禮之後,一批當初模仿FCoin的交易所倒在了雪地裏,而隨著幣市的回暖,其中少數借助新模式、新玩法的交易所,例如抹茶MXC、BiKi則殺出一條血路,成為最炙手可熱的後起之秀。對於交易所這一賽道而言,目前的情形無異於一場彼此角力的排位戰。

前有地位穩固的三大交易所,後有來勢兇猛的新鮮血液,對於經歷了大起大落的FCoin來說,機會到底在哪裏?

FT今年被人關註,緣於共識實驗室在二級市場上的買入的新聞——其號稱投資數千萬。

之後,共識實驗室加強了對FCoin的介入。

除了1億FT的戰略投資,4月22日,共識實驗室委派了副總裁朱瑋出任FCoin生態負責人;5月24日,又委派楊思思擔任FT生態基金副總裁,連“FT公鏈及生態發表會”這場活動,主辦方也不乏共識實驗室的身影。

另外,除了外部的“王峰系”的支持外,FCoin內部通過一年時間已經建立了一個足夠活躍、具有信仰、踐行社區自治的FT社區,而早在FCoin宣布歸來之前,社區成員就已經在為FCoin宣傳造勢。

“我一個人不可能什麽都懂,我有很多短板,所以需要夥伴,希望通過生態的擴大,讓我們之前做的不好的地方慢慢變好。”張健稱。

對於FCoin來說,除了技術水平、機制設計等硬件基礎,其手中的投資機構、媒體、社區等生態資源或許是其最大的優勢。只不過即使手握這幾張具有分量的“王牌”,FCoin依舊面臨著一個難題——如何被外界理解以及重拾信任。

張健和FCoin能否真正重新歸來,或許這才是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