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我要加區塊鏈,監管:你可消停會

瀏覽數

99+

區塊鏈給 A 股“拉盤”,還管用嗎?

5 月 26 日(周日)晚間,塞力斯(股票代碼:603716)宣布與螞蟻區塊鏈合作,進行區塊鏈+醫療的相關應用。次日,該只股票高開至漲停,直到收到上交所的問詢函。

“區塊鏈概念股”開始進入大眾視野是在 2018 年的牛市之頂,最多時,有 30 只“鏈股”迎來漲停潮。今年 4 月才進場的塞力斯,算是一個新人。

監管忌諱的,是塞力斯這樣突然殺入的新“鏈股”,沒向投資者闡明在哪裏上鏈,如何上鏈,如何營收的基本問題。

在此之前,已有 30 多家 A 股上市公司,因公告自身“涉鏈”,而被監管盯上。其或多或少地存在著對區塊鏈業務語焉不詳的問題。

有的公司說著區塊鏈好,但淺嘗輒止;還有的公司公布了相關投資協議,卻又朝更夕改。當然,也有重金投入,卻還未“見錢”的公司。

區塊鏈概念曾助力這些股票漲停。然而,一年多過去了,真的把區塊鏈概念炒熟的卻寥寥無幾:五成“鏈股”的區塊鏈業務還處於研究階段,絕大多數“鏈股”的區塊鏈業務還未能實現正向營收。

如何將概念轉為收入,是這些公司遲早要回答的問題。

6只“涉鏈”股收問詢函

在召開董事會的8天後,塞力斯宣布了一項決定,直接引起監管註意。

5 月 26 日晚間,主營體外診斷儀器、試劑銷售的塞力斯發布公告稱,公司已與螞蟻金服旗下區塊鏈公司——螞蟻區塊鏈達成合作,雙方將在區塊鏈醫療領域技術、可信存證等方面展開深度合作。具體而言,螞蟻區塊鏈將為塞力斯提供身份認證、可信時間戳、支付、可信抓取等區塊鏈服務。

塞力斯 2004 年成立於武漢,並於 2016 年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主要銷售體外診斷儀器及其延伸服務。

而螞蟻金服是國內最早進行區塊鏈技術研發和應用的企業之一,旗下有 BaaS 平台(Blockchain as a Service),應用場景涵蓋了金融、溯源、公益、法律、醫療和租房。

不過,究竟怎麽合作?上海證券交易所也很好奇。

5 月 27 日晚,上交所發出問詢函,表示“塞力斯在前一日公布的合作協議,既無具體合同金額,也未對該事項所涉及的不確定性充分揭示風險。由此可能對投資者產生誤導。”

同時,上交所要求塞力斯按照規定進行補充披露,包括擬合作事項與公司現有業務的協同效應與具體應用、擬合作事項實際履行過程中的重大不確定性等。

至此,今年來,滬深兩市已有 6 家“涉鏈”上市公司被下發監管函,包括恒順眾昇、深大通、安妮股份、夢網集團、精準信息和上述的塞力斯。

經 Odaily星球日報整理,鏈企都有一些共同點:先公告後做事、陷虧損而頻蹭風口、營收與區塊鏈幾無相關。

鏈企特征 1:

公告含糊其辭,市場質疑炒概念

從上交所的關註函中可以看出,這些“涉鏈”企業存在的普遍問題是,在公布區塊鏈相關業務時含糊其辭,無法佐證其開展區塊鏈業務的可信度。

比如,部分“涉鏈”企業在公布相關業務時,缺乏如何應用的具體介紹,上述的塞力斯即是如此;

另一些“涉鏈”企業則突然在公告中強調自己在區塊鏈領域中的優勢,同時淡化自己的主業和區塊鏈相距甚遠,比如深大通。

上交所 5 月 22 日向深大通發出的問詢函指出,“根據你公司《2018年度半年報》,你公司主業為‘移動數字整合營銷服務’,但你公司在此次公告中介紹公司基本信息時,對前述主業並未提及,而是強調你公司‘在區塊鏈技術的研發和應用方面有著豐富的技術積澱和經驗’。請你公司說明豐富技術積澱和經驗的具體所指,提供數據支撐,並補充披露是否已因區塊鏈技術確認相應的營業收入,並對相關定期報告進行更正或補充披露。”

這些操作難免讓市場懷疑,這些公告的業務,不為落地為拉盤。

畢竟,不少 A 股公司在公布了這些含糊的公告之後,都迎來了漲停。去年 1 月,區塊鏈龍頭股易見股份就連收 4 個漲停。

一名資深券商分析師認為,易見股份的主營業務是供應鏈金融,所以易見股份的主要利潤不太可能均來自區塊鏈業務。

塞力斯發公告的時點,更是耐人尋味。

查閱相關資料可知,塞力斯在 6 月 11 日將迎來一波巨額的限售股解禁。這批解禁股來自 2018 年公司的定向增發,股數占到總股本的 8.76%,成本價在 23.31 元/股,高於塞力斯股票當前二級市場的價格 16.8 元/股。 

有市場人士猜測,塞力斯有可能是為了配合股東出貨而向市場釋放信號。

對此,塞力斯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回應稱:“與相關股東即將解禁沒有關系,沒聽說過控股股東在定增過程裏給過相關股東保底承諾。”

但一位不願具名的 A 股分析師向 Odaily星球日報表示,塞力斯投資工業大麻後應用區塊鏈,怎麽如此之“巧”地碰上了一個個熱點呢?

塞力斯的工作人員在面對“蹭熱點”質疑時表示,“理解這種觀點,時間點確實是比較敏感。”

鏈企特征2 :

盈利壓力下嘗試多個風口

塞力斯的公開資料顯示,其曾在 A 股出現“工業大麻熱”的 3 月末 4 月初宣布投資相關公司數千萬元。消息一出,塞力斯的股價即大幅沖高。

在宣布和螞蟻區塊鏈合作後,5 月 27 日,塞力斯股價高開 9.13%,開盤後繼續拉升,不久即觸及漲停板。5 月 28 日仍持續上漲,最高報 20.14 元/股,相較 24 日(周五)收盤價上漲了近 18%。此後,根據東方財富網數據,塞力斯股票資金呈流出狀態。

在這一個月之前,塞力斯發布的 2018 年年報和 2019 年 Q1 季報就沒那麽好看了。

資料顯示,去年,塞力斯營收同比增長 43.12%,但歸母凈利潤僅增長了 0.33%,凈利增長不及預期。此外,期末公司其他應收款為 3133.78 萬元,同比增長 79%;公司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期末余額 9930.91 萬元,同比大增 77%;短期借款期末余額 6.71 億元,同比增長 134%。至於緣何背上大額欠款,年報中並未詳細披露。

高額壞賬、負債增長過快……在傳統生意中出現危機之時,工業大麻或是區塊鏈的試探性轉型,或許已經成了塞力斯的一條出路。

正值虧損而望借風口概念轉型的,不止塞力斯。

Odaily星球日報曾經報道過的「晨鑫科技」,最早賣海參,2016 年開始向遊戲業,去年又開始發幣蹭區塊鏈的熱度。安妮股份則是從互聯網彩票、物聯網,再到 VR 再到 區塊鏈,熱點概念“無一幸免”。

鏈企特征3:

區塊鏈相關營收為0?

傳統業務遭遇困境,企業希望用新機遇解決危機不難理解。然而,只體現在公告上的概念,真的轉化為收入了嗎?

對於能否盈利,塞力斯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未來可能考慮設計相關的產品方案,與公司業務的協同性還是很強的。目前來說,對前期對業績沒有影響,主要是戰略方面的布局。”

縱觀戰略布局區塊鏈的上市公司,有相關收入的幾乎寥寥,更別提盈利了。

據多個機構統計,在A股上市公司中,超過 80% 的公司真正開始區塊鏈業務是在 2018 年之後。但一年過去了,在剛剛過去的財報季,沒有一只“鏈股”披露此項業務營收。在少數回覆證監會問詢函的文件中,甚至出現了營收為 0 的數據。

今年 4 月初,“鏈股”精準信息(股票代碼:300099)連續七個交易日漲停,股價連續創近一年新高。

不得已,精準信息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公司區塊鏈業務 2018 年僅實現 195.7 萬元的營收,占公司收入僅 0.41%,對年度業績影響不大。

深大通在 4 月份回覆深交所問詢時則表示,公司因區塊鏈技術應用已投入費用  411.3 萬元,但尚未產生相應營業收入。

新湖中寶(股票代碼:600208)入股的趣鏈科技在 2017 年則凈利潤虧損 1521.74 萬元。

這一現象不僅出現在 A 股,新三板中的新銳“鏈股”亦是此般光景。如以區塊鏈為主業、技術較為成熟的太一雲。其財報顯示,進軍區塊鏈 3 年以來,營收幾乎原地踏步,虧損卻越拉越大,2016 年實現凈利潤 192 萬元,到 2018 年凈虧損 3288 萬元。可見,苦研區塊鏈技術在現階段並不一定能得到同等甚至超額回報。

在當前的“鏈股”中,有不少企業是在原有業務經營不景氣的景況下,試圖依靠區塊鏈換道超車。

“數鏈評級”通過對 120 只“鏈股”2016 年 ~ 2019 年第一季度(三年一季)的財務數據進行統計得出,23 家公司在 2018 年凈利潤為負,如,商贏環球、三泰控股、*ST歐浦、金證股份、久其軟件。其中,*ST歐浦虧損最大,為 41.79 億元。*ST遊久(遊久遊戲)連續兩個年度虧損,2017 年和 2018 年分別虧損 4.22 億和 9.05 億。

由此觀之,這些“鏈股”即使搭上區塊鏈列車也難於脫身虧損的泥潭。

業務前景不明、落地難成硬傷

相比於實際收入,區塊鏈對上市公司更大的吸引力在於投資者的關註和支持。若一家公司對區塊鏈的投入不少、成果可見,那麽即使像太一雲一樣連虧兩年,仍有相當一部分投資者看好其潛在價值。

但問題也在於,在這上百家“鏈股”中,大量存在著僅處於研究階段的公司,實際上用區塊鏈開展業務的較少。

以深大通為例,其曾在區塊鏈概念股大熱的 2018 年 2 月宣布收購“區塊鏈通”和“井銷天下“。但此後,遲遲沒有並購相關的進展,直到 2018 年 8 月,深大通稱,公司決定終止購買,因為“交易涉及的區塊鏈領域對他們來說是個全新的領域,他們調查和準備周期較長”,且“最終也不能與對方在核心交易條款及相關資料的提供、核查等方面達成一致意見”。

沒有一個清晰的訴求和規劃就沖入區塊鏈的深大通,發布公告後才發現自己進入的是一個全新的領域,不禁讓人懷疑,在這些概念股中,有多少真的想清楚了。 

Odaily星球日報曾梳理(同花順、東方財富兩個平台去重合並後的)97 家公司的公告、互動平台回覆和相關新聞,發現其中 1/4 的公司和區塊鏈最大的關聯是“研究和探索區塊鏈技術”,23% 的公司通過投資孵化或子公司參與區塊鏈業務,而 4 家公司(海航投資、創維數字、遊久遊戲和恒銀金融)與區塊鏈並無直接關聯,另外 2 家公司已撤離或撇清區塊鏈業務(分別為暴風集團和中南建設)。

圖片來自《一張圖看懂A股中的

“區塊鏈概念股”有多“概念” | 星球圖說》

另一個直觀的感受是,在數字貨幣牛市時,也是 A 股鏈企們發聲的頂峰:“探索布局”、參與聯盟、成立協會、出席活動、發表看法……但之後的 1-2 年間並無產品進展或案例落地。

在互鏈脈搏今年 5 月統計的 32 家“鏈股”中,提及落地應用業務的公司僅有 9 家;剩余的 23 家中,有 15 家提到已開設區塊鏈實驗室、在開展區塊鏈相關研究、加快區塊鏈研究進程,其余的 8 家僅是在報告中涉及“區塊鏈”字眼,未深入介紹相關的業務內容。 

 

去除了這些企業後,能形成區塊鏈相關產品或應用、銷售的公司就寥寥可數了。

不得不承認,區塊鏈尚未形成成熟的落地場景及商業化模式,其未來的發展也存在不確性。

上述不具名的 A 股分析師向 Odaily星球日報表示,“就我個人觀察,沒看到很好的落地場景。現在它們一般用到供應鏈金融、存證、版權登記上,但這些場景本來的問題可能與技術無關。有的行業,問題是各機構地位不平等,那麽基於此做的聯盟鏈,覺得沒多大意思。BAT 會走得更遠些,比如百度、微眾銀行跟京東都開源了,至少他們擺出了想做底層生態的態度。還有些上市公司挖礦吧,我也覺得會更實在。”

此前,金融分析師肖磊也曾表示,區塊鏈不能“炒”。“區塊鏈作為一個底層技術,實際上不能憑空產生業務,這個跟其他概念不同,區塊鏈必須搭載在原有的業務基礎之上,如果原有的業務沒有競爭力,區塊鏈不可能扭轉企業的局面,所以炒作區塊鏈概念的風險比其他概念可能要大得多。”

創文章,轉載/內容合作/尋求報道請聯系 [email protected];未經授權嚴禁轉載,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