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監管 HKBA主席談香港區塊鏈發展新機遇

瀏覽數

99+

10年前,紐約、倫敦、香港是為人津津樂道的全球化典範;時至今日,金融中心的卡位之戰重燃,香港作為曾經的亞洲金融中心也在經歷著深刻變化。但這一次,區塊鏈作為未來最大的科技趨勢強勢攪局,成為發展的最大變數。

眾所周知,區塊鏈是一項偉大的創新,可能在諸多產業領域產生影響甚至挑戰現行模式和制度。但由於區塊鏈發展尚處於初期,行業魚龍混雜。在區塊鏈技術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帶來諸多風險。在此背景下,行業呼喚監管,擁抱監管。而香港歷來重視發展科技創新,由於地緣關系,香港還被看成是促進亞洲區塊鏈發展的重要一環。香港方面對於區塊鏈監管的重視更是引發全球關註。

近日,證監會法規執行部董事魏建新(Thomas Atkinson)出席亞洲證券業與金融市場協會論壇時表示,證監會關註首次代幣發行(ICO)、加密貨幣交易及銷售造假情況,並對情況感到擔憂。他亦表示,目前有數家交易所及ICO代幣的架構為證監會豁免範圍之外,證監會正與合規及法律專家研究方法,以監督加密貨幣的實體。此舉顯示了香港區塊鏈監管的哪些走向?香港作為經濟重鎮在區塊鏈行業的發展現狀如何?金色財經對話 香港區塊鏈協會 Hong Kong Blockchain Association HKBA主席 梁捷揚 Jay Liang 、 環球證券通証有限公司 GlobalSTOx.io 總裁 唐儀 Tony Tong ,獨家解讀香港區塊鏈監管現狀與行業未來。

MPOwX8N04Nz5WBsI70xSkvZWExUpb1X68BvmkYJF.png

動向——近半年香港政府更全面推送區塊鏈發展

金色財經:目前香港金融科技類公司的發展情況如何?區塊鏈企業的比重如何?

HKBA主席梁捷揚:金融科技產業事實上是香港在過去一段時間全面推動的一個重點產業。大家都知道香港是國際金融重鎮,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目前在香港,財經事物及庫務局,也就是劉怡翔先生負責的部門,是專門為金融產業提供服務和提供監察的單位。主要的工作就是推動金融科技的發展。

事實上,香港的金融科技產業更多的與深圳緊密的結合在一起。2018年的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將深港並合為一起,把它列為全世界第二大科技集群。

香港政府在2015年的時候,全面推動初創企業發展。當時前任立法委員以及香港的新創企業家、政治家,共同推動建立了創新及科技局(或者叫創科局),專門來推動新創企業發展。截至2019年1月,創科局創新及科技基金已經資助9500多個項目,其中超過3700個位研發項目,涉及基金撥款155億港元。現在香港政府是把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智慧城市以及金融科技並列為具有優勢的十大發展範疇,所以金融科技是非常重要的。

香港重要的創新基地,一個是科技園區,另外一個是數碼港。數碼港現在已經有超過800多家企業,其中60%以上是金融科技企業;科技園區有680多家企業,其中大概有三分之一與金融科技有關系。在這700多家的金融科技企業中,接近60%的企業,也就是400多家企業與區塊鏈技術、數字資產、虛擬貨幣有關。在香港目前的這400多家企業當中,有48家位列“全球100大金融科技公司”。當然這48家公司並非全部是香港本地企業,也有不少國際企業在香港設立的。

最近半年以來,香港政府更全面的推動了金融科技產業的發展。首先是發出了虛擬銀行的牌照 virtual bank license;其次也發出了虛擬保險的牌照;此外,證監會也在積極推動虛擬資產交易所牌照 virtual asset trading platform 以及虛擬資產金融服務機構的牌照發行。所以自今年上半年以來,到香港來登記註冊的金融公司就越來越多,預計今年大概會有50%-60%的一個大幅增長,這是相當驚人的一點。   ( SFC :   https://sc.sfc.hk/gb/www.sfc.hk/edistributionWeb/gateway/TC/news-and-announcements/news/doc?refNo=18PR126)

金色財經:HKBA致力將香港打造成新時代的金融科技中心,但作為亞太地區競爭對手的新加坡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區塊鏈的“沙盒”機制。在您看來,香港區塊鏈發展的現狀如何?是否失去了發展的先機?主要的不足之處是?還存在哪些利於區塊鏈等金融科技發展的因素和條件?該如何發揮這樣的優勢?

HKBA主席梁捷揚:HKBA致力將香港打造成新時代的金融科技中心,目前我們從兩個方面推動。第一個是政策層面,香港是一個相對自由的社會環境,政府單位、監管機關與社區從業人員以及協會之間的互動都很頻繁,而且監管機關與政府單位也希望跟產業達成非常良性的互動溝通,以便制定更好的產業政策。

所以過去一段時間,HKBA實時的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也就是FSTB(Financial Services and the Treasury Bureau)保持頻繁的溝通。這個部門其實也直接對到兩個監管機構,一個是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另一個是證監會SFC。當然現在保監會也獨立出來,成為他們所對等的一個機構。

這三個監管機關相對有獨立性,但是它是直接受FSTB領導、預算和人事編列以及政策重點指引。我們與FSTB、證監會、HKMA都有非常密切的溝通,所以在政策上盡量會把產業所需要的一些方向反映給政府,再進而推動相關政策的制定。其中包括去年11月1號證監會所制定的新的STO的一些框架監管條例。

CNa9m5no0mqRLXIZmVTeqJMG25gT3F9KIWuuor7K.png

GlobalSTOx.io總裁唐儀

GlobalSTOx.io總裁唐儀:香港作為全球最自由的一個經濟體,去年IPO融資額排名全球第一。就這個方面對比,香港對於區塊鏈的行動稍有保守,因為香港要照顧強大的傳統投資機構、券商、投行,他們的主要關註度還在傳統金融。

但是過去這一年多,我認為香港證監會的行動比較快,發布了一系列新的指引。這些指引為香港的沙盒監管 (SFC Regulatory Sandbox) 帶來了一系列的基礎。對於香港合法監管證券公司、有興趣申請香港沙盒牌照並最終拿到虛擬資產交易所牌照的公司奠定了一些方向。所以我認為香港可能啟動的比新加坡稍微落後一點,但是速度還是非常快的。

HKBA主席梁捷揚:我再做一下補充,香港區塊鏈產業的發展,除了在政策上變化之外,我們也確實在產業治理中進行了推動。香港區塊鏈協會在過去一段時間采取開放、包容、連接中國和世界的這樣一個立場,邀請全球各地的區塊鏈企業都加入進來成為我們的會員、大使、秘書長、榮譽主席等,我們以開放性的制度來推動產業的發展。

香港的監管政策其實未必落後新加坡太多,大家都知道新加坡推出的沙盒機制是由新加坡金管局MAS(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推出的,這是一個大金管局,甚至還把央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包含在其中,這樣的一個機構所推出的沙盒,一開始其實並沒有與區塊鏈有太大的關系。新加坡沙盒早期進駐的企業多半來源兩方面,一個是保險和銀行方面的金融科技機構,另一個是跨境支付的金融機構。在香港,HKMA在2017年也推出了相關的類似跨境支付區塊鏈企業的監管沙盒,所以時間差的並不太遠。

香港是一個自由的市場經濟,換句話說,政府並不是非常明確的要把政策淩駕於產業發展之上,新加坡則剛好相反。因此新加坡其實往往都是用政府的行為來引導和控制產業的發展方向。新加坡在去年11月份成立了50億美金的基金,專門支持產業發展。而香港在2016年—2017年也制定了一個高達1000億港幣的預算,對數碼港和科技園區進行投入,引導外地的金融科技企業進駐,這些架構看來,香港的政策力度會相對弱一些。

但是我認為香港最大的一個優勢還是在於它的國際金融機構的優勢,以及大灣區的地緣優勢。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讓全球的金融機構都必須在香港設有自己的據點,那在香港推廣金融科技產業和區塊鏈科技絕對是有得天獨厚的條件,這是從投資人角度考慮的一個優勢。而大灣區是另外一個非常好的地緣優勢,科技必須要落地,必須要有應用,區塊鏈科技如此,金融科技也是如此。如果我們說下一個熱點會是STO,也必須與創新科技的產業,團隊所在的地方和其應用環境接軌,大灣區就成為一個最為有生命力的創新大基地,為香港金融科技的發展真正奠定了底層的這個基礎。所以我們認為香港的優勢並不輸於新加坡,乃至矽谷。

監管——合規企業牌照化 非法行為嚴格取締

金色財經:近日,證監會法規執行部董事魏建新表示,證監關註首次代幣發行(ICO)、加密貨幣交易及銷售造假情況,並對情況感到擔憂。在您的觀察中,目前香港市場在上述方面出現了哪些令人擔憂的因素?證監會針對上述情況預計將進行怎樣的監管?主要的監管辦法有哪些?

GlobalSTOx.io總裁唐儀:在虛擬資產領域,香港證監會現在正在計劃要加入監管的是傳統的虛擬貨幣交易平台。香港證監會看到有一些交易所,之前在香港做了很多ICO,也吸引了很多投資人在香港的交易平台上存入資產。  部分運營商 但由於運營不良、管理不善或者是資金通道受限制等因素,導致部分用戶和投資人受損害。所以香港證監會承擔保護投資人的角色,開始對虛擬貨幣ICO和虛擬資產的交易所加大力度進行監管,主要還是為了保護投資人。

GateCoin.com  交易所是很早期在香港成立的,它的管理問題與法幣通道問題,導致投資人受損失。那麽香港證監會作為投資人保護要進行監管。另外一個項目就是叫 Black Cell黑細胞的項目,根據香港證監會的網站指出,分析了這個項目的ICO白皮書,看到該項目的幣是可以分享到未來的收入,所以就把它定義為證券性質,它必須要按照香港證監會制定的香港證券法審批才能夠發行,所以就對其進行了下架,現在可以在香港證監會網站看到對這個案子的分析 (  https://sc.sfc.hk/gb/www.sfc.hk/edistributionWeb/gateway/TC/news-and-announcements/news/doc?refNo=18PR29  ) 。

HKBA主席梁捷揚:剛才唐總也提到了香港出現的一些亂象,無論是發幣,還是交易平台的問題等。對於這些弊端,香港證監會采取強烈的手段制止違法行為,事實上為區塊鏈產業發展提供了非常好的環境。即將推出的更多政策,也為遵守政策法規的企業提供了幹凈的社會空間。某種意義上,這是真正推動產業良性發展的最佳手段。一方面對合規企業給予鼓勵,給予支持,也給予發牌照這方面的新政策;另一方面,對違規的,不願意接受監管,不願意走合規道路的企業采取調查,在找到證據之後進一步通過執法手段進行取締,這是一個法治社會應該有的雙重手段。

證監會所采取的對非法行為取締,對合法行為給予牌照的政策是非常好的一個方向。我們也看到,在對合法企業的牌照發放當中,去年11月1日推出了虛擬資產管理基金的九號牌特許,同時也推出了虛擬資產銷售經紀商一號牌特許。今年3月28日,證監會又進一步的提出STO可以通過一號牌來進行銷售,當然在2月17日,證監會第一次提出接受沙盒申請。唐總的GlobalSTOx.io在2月中旬也遞交了相關的申請。所以我們預期在未來的半年,會有不少虛擬資產企業獲得牌照,同時也會有一些交易所進入到牌照發放之列。目前香港證監會已經公布了政策,要對交易所以及發行ICO的公司進行監管,一方面歡迎企業去申請牌照以推動相關服務;另一方面也嚴格取締違規的,不申請牌照和接受監管的項目,在這一點上我認為是一個非常好的舉措。

金色財經:距離香港證監會去年11月出台《香港證監會虛擬貨幣監管規定》已經7個月。您如何評價整體的《規定》的內容,是偏保守,還是比較激進?

HKBA主席梁捷揚:我認為香港有其獨特的經濟環境,它所提出的相關監管規定也確實是與它獨特的經濟環境緊密掛鉤的。首先是鼓勵所有的企業來申請牌照,讓現有的金融服務公司在現行的金融管理框架之下推動與區塊鏈相關的金融服務。在這一點上,我認為是一個非常合理的延伸,並不具有所謂的保守和激進的性質。

金色財經:您認為此《規定》對區塊鏈在香港的發展都有哪些幫助?在您的觀察中,7個月以來,該《規定》對於香港區塊鏈市場的發展有何成效?

HKBA主席梁捷揚:《規定》對區塊鏈在香港的發展毫無疑義是非常正面的。自從《規定》出台,所有的區塊鏈金融服務企業都在討論一件事兒——合規,或者說擁抱監管。今年年初我們也在港交所的金融大會堂舉辦了香港區塊鏈協會的年會,主題就是擁抱監管。未來香港區塊鏈市場的發展毫無疑義會在合法合規的情況下全面推動創新,進而推動整個產業的發展。

金色財經:《規定》是證監會出台的,在您看來,香港區塊鏈發展還需要哪些部門的支持以及如何支持,您有什麽樣的建議?

HKBA主席梁捷揚:香港區塊鏈產業的發展毫無疑義首先是要接受法律的監管。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經濟,但是自由市場經濟並不是說什麽事兒都可以亂做,它是一個法制社會,所有行為都必須在法律框架之下進行,因此合法性是第一位的。凡是香港之前所有的相關法律規定不能做的事情,其中包括洗錢的行為、欺詐的行為,這些往往都是在區塊鏈產業中經常出現的事情,在香港是被嚴格禁止的,這並不需要規定來進一步規範。在證監會推出規定之後,大家也都覺得有全面擁抱監管的需求。除了證監會的規定,也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監管規定,包括之前的法律,另外經管會本身也涉及到一些資金往來、洗錢、KYC等基本的規定,這也是在區塊鏈發展中需要註意的。

金色財經:今年4月,在給香港立法會的一份書面答覆中,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明確表示加密貨幣挖礦運營受當地貿易法規的監管。而去年三大礦機廠商集體赴港IPO均折戟,港交所回應,所有上市申請都必須符合“上市適應性”這個大原則,而無論是此前吸金的礦機業務,還是想要轉型的AI業務,三家加密貨幣礦機制造商均無法滿足“上市適應性”。對於礦機廠商赴港上市艱難,您如何評價?在您的觀察中,香港監管對挖礦產業的監管態度如何?

HKBA主席梁捷揚:香港財經事物及庫務局劉怡翔局長明確表示加密貨幣挖礦運營受當地貿易法規的監管,這毫無疑義是非常正確的。區塊鏈產業的發展不能淩駕於法律之上,在沒有制定規範的時候,在合法的情況之下可以自由的發展,但是必須要遵守法律的大框架。在產業的相關規範政策出來後,比如說證監會的規定出來後,產業要更進一步的遵守規範發展的基本原則,這也是從業者必須要註意的。

目前我們看到的三家加密貨幣礦機制造商沒有辦法滿足上市適應性這個問題,最主要還是在港交所自己的決定,這跟政府其實並不是完全一致的。港交所是一個獨立的盈利體,它一方面接受政府的監管,但另一方面它也必須要考慮是否能夠保護投資人的利益,並且建立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以便推動長遠發展。所以港交所選擇了不接受加密貨幣礦機制造商來港上市,在這個意義上來說,這更多的是港交所的決定而不是證監會的決定。

未來——開放共贏 金融科技促進金融服務產業大幅去中間化

金色財經:HKBA致力於成為大中華及世界鏈圈的銜接平台。目前協會的發展情況如何?有哪些會員的加入?為了實現以上的目標,主要舉辦了哪些活動,做了哪些工作?達到了怎樣的成效?

GlobalSTOx.io總裁唐儀:香港區塊鏈協會是一個非常開放性的組織,有很多位共同會長,其中包括多家上市公司、證券公司、金融公司、區塊鏈公司成員,還有政治方面的代表等。此外,協會主辦了多次大型活動及若幹中小型活動,還成立兩岸四地區塊鏈聯盟,開展了區塊鏈全球性峰會等。

香港區塊鏈協會是一個開放、自主、平等的組織。通過學習、交流及推廣區塊鏈技術及應用,HKBA致力於成為大中華及世界鏈圈的銜接平台。

金色財經:您如何評價區塊鏈技術和比特幣?

HKBA主席梁捷揚:區塊鏈技術毫無疑義是最有顛覆性的第三代網絡科技技術,它直接影響到的:第一是在經濟當中的生態關系,第二是在經濟底層的金融服務產業。經濟關系而言,是帶來了整個經濟領域各個方面的共享、共有、共治的這樣一種機制;在金融服務領域裏影響可能更大一些,而且更直接一些,以比特幣、瑞波幣等這樣具有顛覆性的虛擬貨幣所帶來的技術,已經帶來了跨境支付上的顛覆,同時也帶來了儲值投資以及日常支付等這些方面的應用。與傳統金融產業相比,顯示出來了非常強大的優越性。

下一個領域應該是在資本市場裏發生,將KYC ( Know Your Customer )/AML ( Anti Money Laundering ) 機制自動化,企業本身的盡職調查都可以完成上鏈、信息確認等,對整個流程進行追蹤和全面的披露,這都是區塊鏈技術能夠帶來的非常好的應用場景。

再進而從企業開始將自己的股權和資產轉換為虛擬貨幣的時候,也就是延伸到我們常說的STO證券通證 Security Token ,這個領域的發展會更進一步的讓資本市場去中間化的速度大幅提升。ICO某種意義上已經把投行去中間化了,也已經把交易所、監管機構的一部分職能去中間化了,上交易所之後,投資人能夠直接開戶進行交易,相較傳統的交易所也大幅簡化了中間的流程。

我們相信這樣的趨勢還會在區塊鏈科技的進一步完善下大幅推進。在未來我們預期可以看得到的是,從1970年代開始的“金融科技帶來金融服務產業大幅去中間化”的發展會越來越快,越來越明顯。

過去有兩個非常典型的去中間化的例子,其中一個叫納斯達克。傳統的交易所往往是要場內交易員、交易席位、交易專家等來完成,在交易所裏邊的交易。客戶下單往往是先找券商,券商再找場內交易員,場內交易員進而把單交到交易席位上,交易席位收到的單,先通過交易專家來完成買和賣,通過下單系統進行撮合。這樣一個流程費時費力,成本昂貴,而且客戶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但是納斯達克從1971年從一個自動化報價系統成立開始,逐漸采取了電子化的交易體系,到目前為止納斯達克所有的交易都是在雲端完成,中間並沒有交易席位、交易員等。

納斯達克早期股票交易稱為櫃台交易股票,有一個經紀商在中間操盤,對新創企業和中小企業股票的交易進行服務,在90年代這些新創企業和中小企業都得到了大幅的發展,納斯達克也因此壯大成為全世界前三大交易所之一,甚至在2003年納斯達克還推動了對於紐交所的全面要約收購,希望把紐交所的交易席位和交易會員制全面改革掉。

納斯達克的成功就是一個典型的對傳統交易所黑箱操作、場內覆雜的中間系統進行顛覆的結果。但是納斯達克最後並沒有完成對紐交所的收購成功。相反,另外一家1996年成立的金融科技服務企業ARCA真正的做到了紐交所的全面顛覆 (NYSE Arca, ArcaEx, Archipelago Exchange)。

ARCA最早是建立直接下單體系,我們又稱之為電子交易網絡,電子交易網絡由客戶直接到系統當中下單,然後直接進行買賣。ARCA在90年代高速發展,後來也買了太平洋交易所。在2006年利用自己強大的金融能力把紐交所收購成功。自此後,紐交所也放棄了自己會員制架構,進一步發展成為一個全方位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取消了自己傳統的諸如交易專家等設置。

那最近我們看到了紐交所也推出了Bakkt.com ,一個虛擬貨幣的期貨交易平台。這種科技創新的精神多半也是來自於ARCA在1996年誕生以來一直堅持的科技創新的理念——用金融科技來顛覆傳統金融產業。在未來,我們預期這種趨勢會發展更快,金融科技可以顛覆的地方可能遠不止是交易所,甚至還會在律師、會計師、承銷、投行等各個方面。而在這個交易發生之後清算、登記和公司治理有關的分紅、托管 Custody、轉移資產等一系列工作,都可以由區塊鏈技術來替代,大幅降低人事成本,降低監管成本,也降低了中間的時間和金錢成本。

另外,我對比特幣有三個方面的認知。第一個它本身就是虛擬貨幣的Number one,不只在於它被最早發明,同時也是被最廣泛使用的,更重要的是,它是被設計的相對最為完美,作為一個儲值的貨幣架構是最為完美的貨幣,在這個意義上來說,它能夠成為市值最大的虛擬貨幣是當之無愧的;第二個比特幣其實是一個信仰,它是一個端對端的現金支付機制,更重要的是它是科技行業和區塊鏈的從業者共同認定的、廣泛接受的一個價值轉移的載體。在這個意義上來說,它已經是一個不可逆轉的、廣泛使用的貨幣;第三點是在於其內在的通貨緊縮的架構設計,讓它成為最佳的儲值載體,也可以成為數字黃金。

GlobalSTOx.io總裁唐儀:我也非常認同 比特幣的設計本身是具有通縮性的 ( 抗通脹的 )、避險的投資類的產品。我認為未來更加大的市場,作為投資人投資的標的是除了純虛擬貨幣之外的證券型通證 Security Token,這是從2019年開始更加龐大的一個虛擬貨幣資產投資的標的。因為它結合了區塊鏈技術、數學原理及加密學技術,但是綁定了一些傳統資產。把數萬億的傳統資產放到區塊鏈鏈上增加了流通性,我認為這是未來重大的發展場景。我看到的不只是顛覆,我看到的機會更多的是傳統金融行業的人加入區塊鏈革命。

傳統資產上鏈 Tokenization ,利用證券型通證發行 Security Token Offering ,再結合區塊鏈的優勢增加流通性,這更符合專業投資機構的投資。這些專業投資人和投資機構掌握的資金遠遠超過現在所有的比特幣、以太坊的投資人的總市值。當然,我們會在合法監管下進行,這也符合證監會保護投資人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