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oteria 創始人:爲何 BTC 超越了我們的時代(3)

瀏覽數

99+

 

本文作者 Ming Guo 為區塊鏈明星項目 Soteria 聯合創始人。

Soteria 由三位分別在分布式網絡、可信程序和雲操作系統方面擁有豐富經驗的技術專家發起。它在中本聰共識框架下構建了 UTXO-DAG,實現了系統擴容,應用 Mimble-Wimble 協議進行隱私保護和剪裁賬本;此外,擴展了 UTXO,使其能夠支持形式化語言的智能合約。該項目集成了各類前沿成果,致力於為可自我持續發展的去中心化經濟體建構基礎設施。

該文原標題為“Bitcoin is Alien Technology and it’s not meant for our time”(BTC是外星技術,但並不適合我們的時代)。本文由加密谷獨家編譯,分為三期陸續刊出,此為第三篇。

之前篇目詳見:

《獨家 | Soteria 創始人:為何 BTC 超越了我們的時代(1)》

《獨家 | Soteria 創始人:為何 BTC 超越了我們的時代(2)》

 

BTC已然問世,且註定流傳。當人們面對這樣的“外星科技”的時候,總會出現兩種相互對立的觀點。 

一種是歡迎派,因為他們沒有什麽可失去。對他們而言,盡管結果不可預料,但似乎是不錯的獲利途徑; 

一種是反對派,對技術發展趨勢的長期忽視,導致他們只能在不相信和不理解之間做出被動選擇。 

當然,在反對派中還有細分。其中一些人覺得,BTC就是一個麻煩事兒,而另一些人覺得它是一個對人類文明造成威脅的技術手段,應該被嚴加看管。這些人深知BTC技術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嚴峻挑戰,既無法被制止,也無法被消滅,但是應該被某些力量控制起來。 

換言之,作為先進的科技手段,BTC是被反對派所認可的。這些已經熟悉了“集中營”環境的人(想想《肖申克的救贖》!)意識到,學習BTC技術對自己是有利的。更有甚者,覺得不從每一種先進科技那裏汲取能量就覺得很遺憾。也正是這些人獲得了一個驚人發現:區塊鏈是一種可以控制BTC的工具。 

在他們眼中,區塊鏈是BTC的“精神縮減”,降低了BTC的危險程度。這也讓它成為對抗數字資產“瘟疫”的疫苗 

我們已經見識過很多通過區塊鏈來控制BTC的嘗試。其中一個類似於消滅疫苗,打個比方,就如同在BTC中提取出他們認為唯一重要的分布式賬本技術,而對其他層面視而不見。這個方法在免疫學上是適用的,類似於種牛痘。但在消除數字資產病毒方面不是特別奏效。 

其實,對於分布式賬本的假設,即使在這個名詞前加上“超級”二字,也只是對傳統金融機構的恐懼打了一個誇張的廣告。當我們不把這個技術放在數字資產的前提下,分布式賬本只不過是一種不必要的數據儲存手段,帶來的煩惱多過益處。 

世界各地的金融產業已經開始部署運用各種分布式賬本,或者使用笨拙、帶有中心集權色彩的方法來促使金融系統完善運行。 

有人說,BTC啟發了分布式賬本技術,令其不僅擁有美好核心,還剔除了“無政府主義”的危險特征。然而,這個言論帶有誤導性。金融機構完全不買它的帳。 

另一種嘗試控制BTC技術的途徑和“疫苗衰減”類似。這就是那些在中央集權之下創造發行的數字資產,比如通過私人公司(Ripple,Tether)或是政府(Petro Coin)。 

這些數字資產與BTC或以太坊不同,因為危險的特質(分布式、抗審查、無信用共識)全部被巧妙移除了。究其實質,這類數字資產就像一個偽裝成去中心化的龜殼,在表層之下隱藏了中央集權的實質以及某一類私人財產。 

諷刺的是,很多金融機構利用人們對於“私人財產”的天然抗拒作為營銷手段,聲稱自己是銀行或者國家主權監管的數字貨幣,並擁有專屬的區塊鏈技術。 

由此一來,很多政府非常鐘意這類嘗試。他們成立了所謂的“沙盒”來讓科技公司們去進行區塊鏈技術研發和實踐應用方面的嘗試。 

很多人是這種理論的忠實粉絲,他們聲稱,這種途徑可以成為分布式數字資產與線上貨幣支付渠道(例如微信、支付寶)的友好橋梁。 

那麽,這些嘗試成功了嗎?如果單論是否能夠控制BTC的話,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從目前來看,還沒有出現能夠真正取代BTC的其他數字資產。反觀別的一些更中心化的數字資產(比如ripple和Tether)卻已經獲取了數量可觀的擁護者。在某種程度上說,他們的成功可以歸因於在加密社群中傳播錯誤理念。 

從一開始,真正的擁護者就認為那些嘗試控制BTC的方法不會奏效。當然,其中的一些嘗試小有成就,但還不至於能沖垮BTC或其他分布式數字資產鑄就的堤壩。 

然而,正如此前所述,僅僅從“抗爭”和“勝利”的視角思考問題也許有些狹隘,因為這會重新陷入“中心集權”的陷阱,引起人們的巨大困惑。看看證券化通證和ETF,這是多麽災難性的混亂! 

所以,其實,我想表達的主旨其實還是,真正的分布式數字資產與當下中心化的世界並不兼容,BTC在這個維度上並沒有用武之地。以BTC為代表的數字資產不可能在集權社會中取得勝利。 

然而,獲取勝利並非重點所在。重要的是能在未來建立一個真正的去中心化世界。

 但是,這個巨大轉變不會憑空發生,需要催化劑。 

事實上,除了前文所述的面對BTC技術的兩大陣營,其實還有第三個陣營存在。他們是這個時代的淘金者和機會主義者,角色從投機者到礦工無所不包。他們潛伏在歷史的迷霧中,然而時代已經在他們的腳步中前進,他們可以書寫歷史,改變未來。 

好了,我直言吧!他們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催化劑,BTC呼喚著他們的到來。 

BTC打開了潘多拉魔盒,這些淘金者被欲望驅使,間接地改變了世界。CPU和GPU轉動的聲響吸引著他們來進行競價投資。 

Bravo!BTC。你成功地讓人類學會了敬畏。 

另外兩派都想拉攏他們加入自己的陣營。他們都知道:這個低調的第三陣營蘊藏著驚人的力量。 

然而,這些礦工和投機者們都需要一個交易平台來清算收益。這是BTC早就謀劃好的與集權世界建立鏈接的方式。 

這種二元張力吸引著我們。 

對加密產業來說,投機者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過熱的數字資產市場扼制了很多有意義的嘗試;另一方面,數字資產的周期性泡沫也像進化機制一樣推動了行業的創新發展。 

BTC應該在很久之前的經濟泡沫中就滅亡了,但它卻活了下來。它經歷過很多次價格崩塌。每一次,人們都預言它大限將至,它卻絕地逢生,強勢反彈,價格飆升的更高。 

殺不死你的只會讓你變得更強大。BTC就像生機勃勃的幼苗,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隨著數字資產市場的火熱,那些中央集權型的交易平台順勢發展。他們也在風暴後頑強地活下來了。 

交易平台和數字資產就像雙生子。這些交易平台削弱了BTC的外星影響力,成為集權金融機構的共犯。他們互相依存。因為,金融機構需要一個合作夥伴來掌控BTC和其他數字資產;而數字交易平台也需要這類機構來應對波動,以及獲得生存的合法性。 

如果我們把一個急劇波動的數字資產市場比作等待爆裂的腫瘤,那麽,健康的數字資產市場只是減緩死亡時間的抗生素而已。 

如果世界上的賭博遊戲只剩下俄羅斯賭輪盤,肯定索然無味,賭徒就會離場。這就是數字交易平台想跳出“貓鼠遊戲”的舊模式,走向合法化的原因。 

因此,我們看到,傳統金融大鱷在窺伺這個市場。這也是關於證券化通證、ETF,還有納斯達克要開張一個新的數字交易平台的小道消息一直不斷的根本原因。 

別被這些看似利好的消息所蒙騙。因為,傳統金融機構與數字資產交易平台的交匯代表著BTC核心特質的滅絕,也就是分布式、抗審查和無信任共識等優點將不覆存在。 

是時候讓BTC帶領的數字資產革命進化到下一階段了。在創建理想世界的過程中,我們需要剔除數字交易平台。 

雖然數字資產交易平台對傳播BTC的確功不可沒,但是時候跟它們說再見了。 

對數字資產交易平台來說,這是一場光榮的消失:因為之後,它將重生。我們將會展現一個全新的去中心化世界。

Ming Guo   作者

Potter Li   翻譯

 Sonny Sun   編輯

       Roy   排版

 

內容僅供參考 不作為投資建議 風險自擔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