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度小滿李豐:「分叉」出來的度小滿區塊鏈 今年要做兩件事

瀏覽數

99+

文 | 雨林

審 | 於百程

2018年4月,百度宣布旗下金融服務事業群組完成拆分融資協議簽署,拆分後百度金融啟用全新品牌“度小滿金融”,並實現獨立運營。與此同時,原來的百度區塊鏈團隊也進行了分拆,度小滿金融區塊鏈負責人李豐戲稱團隊內部出現了“分叉”,一部分人繼續推進“超級鏈”生態,另一部分則跟隨李豐開始圍繞金融業務進行區塊鏈技術的探索。

獨立運營的度小滿為自己設定了“致力於用科技為更多人提供值得信賴的金融服務”的企業文化和使命。那麽什麽樣的技術可以提供值得信賴的金融服務?《經濟學人》雜志曾在2015年給出了這個問題的一種回答,它說區塊鏈是“信任的機器”,並“可能改變經濟運行的模式”。2015年還沒有多少人關註區塊鏈技術的發展,那一年大家關註更多的或許是中國股市泡沫的破裂,數萬億美元的市值蒸發或者蘋果iPhone 6s和6s Plus發售並在中國創下新的銷售紀錄,但2015年已經有部分互聯網巨頭開始試水區塊鏈技術

上個世紀90年代,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克萊頓·克裏斯滕森提出了“顛覆性技術”的概念,“顛覆性技術”被認為是一種另辟蹊徑,會對已有傳統或主流技術產生顛覆性效果的技術,能重新配置價值體系,並引領全新的產品和服務。一旦新技術企業采用顛覆性技術蠶食市場,舊技術企業不論采取何種管理和技術手段都無法阻止其徹底顛覆原有的行業,促使企業在相應的領域內消亡。“顛覆性技術”就像懸在各大互聯網巨擘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因此在新技術領域早做打算就成為了他們彼此間的心照不宣。

從2015年開始,百度就入場試水區塊鏈研究,而真正大刀闊斧布局區塊鏈則始於2017年:

2017年7月,百度推出區塊鏈開放平台BaaS,幫助企業聯盟構建屬於自己的區塊鏈網絡平台;

2017年9月,作為技術服務商推動中國首單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交易所ABS在上交所正式發行;

2017年10月,百度金融正式加入Linux基金會旗下Hyperledger開源項目,成為該項目核心董事會成員;

2018年2月,百度區塊鏈電子寵物遊戲“萊茨狗”上線;

2018年4月,“百度金融”脫離百度獨立運營,更名“度小滿金融”,A輪融資19億美元;

2018年5月,百度百科上鏈,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性保證百科歷史版本準確留存;

2018年6月,推出與網易星球類似的區塊鏈應用“度宇宙”;

2018年7月,百度圖騰上線,主打版權保護;

2018年9月,百度區塊鏈實驗室發布《百度區塊鏈白皮書V1.0》;

2018年10月,百度正式發布自主研發的區塊鏈網絡系統“超級鏈”;

2019年2月,百度雲推出百度區塊鏈引擎BBE平台。

5月17日,在杭州舉辦的區塊鏈高峰論壇上我們見到了李豐,並和他聊了聊度小滿金融的區塊鏈業務並對整個行業的現狀和前景進行了深入的探討。從李豐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技術理想主義者”的模樣,他在采訪過程中不斷重覆和強調的一點就是希望能夠推動區塊鏈技術實現真正的突破和創新,哪怕只是一點點微小的改變,雖然他知道這很難。

以下為采訪實錄,我們根據行文需要對采訪內容作了必要調整。

支撐度小滿金融在區塊鏈的賽道上堅持做到現在的動力是同業的競爭嗎?

李豐:說競品也好同業也好,大家都在做區塊鏈,但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人雲亦雲,對我們而言也是這樣的,我們必須要有一定的理由支撐我們做區塊鏈,而不是同行在做我們就一定要做,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可以堅持的理由。我們為什麽要做區塊鏈,除了區塊鏈跟金融會有一個潛在的結合外,現在我們的各種數字化場景在未來是非常重要的。在數字化的世界我們會面臨很多問題,比如說數據的安全問題,隱私的問題,以及我們在數字世界的資產問題。未來在數字世界的場景,我們的手機賬號或者微博賬號將會是非常重要的資產,那麽這一塊怎麽來從根本上保證確權和所有性,將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區塊鏈有一項跟這點是非常契合的,因為它從技術層面解決了確權和所有性這樣的根本問題,解決了問題它就帶來了價值,有了價值就會有更多的場景,有了場景,就可以賺錢,大體思路就是這樣的。

度小滿金融如何選擇區塊鏈落地項目?

李豐:一是要看落地項目是不是能夠帶來收益,這個收益可能是一個泛化的,比如說技術上的收益。如果可以提升我們的技術能力也算一種收益,那我們就會做;二是業務上的收益,是不是真正能體現區塊鏈的價值,不管是給你帶來收益還是給你的合作夥伴帶來收益,然後通過區塊鏈這個技術真正帶來價值,那麽我們就覺得體現了區塊鏈技術的意義,我們也同樣願意推進這樣的事情;第三就是能夠帶來很好的宣傳效應。這三件事情如果有一件是確定的,我們就願意花時間、精力、人力去做。

度小滿金融APP裏的“萊茨狗”和“綠洲”兩個產品的定位有什麽不同?它們和網易星球一類的產品有什麽區別?

李豐:我們最開始做區塊鏈會做一些應用,特別是金融場景的應用。但是做著做著我們發現,區塊鏈應用不太好做。特別是在金融行業,雖然大家說區塊鏈80%的落地應用在金融,特別是傳統的金融業務,比如儲蓄、信貸、理財、保險等,但實際上很難做。

為什麽?人家金融業務本來做得好好的,現在說要用區塊鏈技術來顛覆傳統金融業而且區塊鏈技術本身也不是很穩定,金融機構其實本能上是非常排斥的。我們那個時候BaaS平台已經搭建起來了,然後ABS業務也做了好幾單,但是發現相關業務並不好推進。

那個時候剛好出現了CryptoKitties,就是加密貓那個遊戲,確實它出現的時機非常好,整個行業認識到區塊鏈還是能讓普通人感受的到的。之前的比特幣普通人是感受不到的,摸也摸不著,這個加密貓至少能讓普通人看到。雖然加密貓的門檻也挺高,你要用以太幣去支付,然後用插件去玩,挺麻煩的。

我們當時一方面在做金融業務,另一方面還在跟一些政府機關溝通,包括雄安我們都談過。接洽下來的一個體會就是很多人不理解區塊鏈。約了兩個小時的面談,有一個半小時都在科普什麽是區塊鏈,最後的半小時對方表示還是沒聽懂,於是就不知道怎麽合作,合作就黃了,談了很多都是這個樣。

加密貓出來後國內出現了類似的網易星球和布洛克城,我們覺得也可以做個類似的事情。2018年是狗年,所以我們做了個“萊茨狗”。我們做這個東西的出發點有兩方面,一方面是要給用戶帶去一種切實的感受,就是能夠讓用戶感受到什麽是區塊鏈或者說低成本地感受到。雖然不可能感受到區塊鏈的全貌,但至少可以感受到區塊鏈的一點影子;另一方面,我們的區塊鏈底層是基於優化後的以太坊,其他技術由我們填。但區塊鏈支持互聯網用戶級的流量目前還存在很大的問題,那些號稱百萬TPS的鏈,要來真正支撐互聯網用戶級的產品的話,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設計開發萊茨狗這樣一款產品對我們自身的技術也是一個很好的鍛煉和提升機會,基於以上兩點我們當時就做了這個東西。

然後是關於“綠洲”,“綠洲”是跟錢包相關的產品,因為支付和錢包也是我們的一環業務。首先我們當時在探索用區塊鏈來做激勵,但是用區塊鏈來做激勵其實跟傳統做激勵會有一些不同,比如它是一個讓你能夠更加感性地認識到整個激勵是透明和公平的,因此用戶可能更願意參與。其次我們當時也看到微軟還有其他一些大公司在做分布式身份(DID),因為我們是做互聯網金融,就是更加數字化的金融場景,這跟傳統的銀行有營業廳那種金融還不一樣。我們要做的是更加虛擬化的場景,通過線上獲客,那麽在這個場景下我們線下的客戶跟線上的賬戶之間會有映射問題,就是怎麽把賬戶映射到人。區塊鏈在中間會不會發揮很好的作用?“綠洲”就是我們嘗試用區塊鏈來做分布式身份這個事情,它只是一個入口,大概就是這麽一個歷史背景。

能否介紹一下度小滿金融區塊鏈ABS業務開展的情況?

李豐:當時我們用區塊鏈在ABS業務做了兩個突破,一個是底層資產的穿透,因為ABS的業務鏈條非常長,數據本身都還存在數據孤島或者流通中的問題,我們當時就用區塊鏈來保證底層數據的真實性;另一個突破就是一些核心的東西我們嘗試用智能合約的形式來表達以提升效率。總體來說對業務的促進就是降低業務成本,因為數據的真實性有保障了,業務處理速度也更快了。ABS業務很麻煩的一點就是單數很少,沒有那麽多單,2018年雖然我們做了好多筆區塊鏈ABS,但整體上ABS業務沒有什麽突破。行業內用區塊鏈做ABS的,包括供應鏈金融,它們都存在同樣的問題,只是大家沒說出來而已,就是核心問題並不在業務層面,業務層面能否落地不是區塊鏈能夠解決的,區塊鏈只是能夠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

度小滿金融區塊鏈未來會在其他方面有什麽動作嗎?

李豐:我們2016年底開始正式立項做區塊鏈這個事情,那個時候就相當於專門有人來做了。之前就是大家做其他事情的時候順便研究下區塊鏈,因為大家都是技術出身的會對這個感興趣。所以2016年專門成立了團隊,幾個人專門拿工資做這個事情。然後2017年我們慢慢會有一些關於金融業務的落地,2018年就有更多的東西可以拿出來展示了,我們2018年底發了白皮書,裏面有我們一些落地的案例,對區塊鏈的一些認識和我們的一些方法在裏面都有介紹,目前來看白皮書裏大部分的東西還不是很過時。

現在到2019年了,就是一個新的階段了,為什麽?因為我們已經做了不少的落地項目,包括一些尚未公開的。比如金融大數據,金融公司的數據是他的核心資產,但是如果跟其他金融公司直接交換數據,大家都不放心,我們會在這方面去做一些嘗試。但是更詳細的東西,還不方便對外公開。

2019年我們爭取落地兩件事情,一個是真正地探索一些能跟我們的金融業務和金融科技產生結合的東西。就像騰訊的發票一樣,不管你這個東西是不是模型完備,是不是體驗還不那麽好,我們願意先把區塊鏈這個元素放進業務去看它能產生什麽反應。當然我們對金融業務是有選擇的,主要是圍繞金融核心業務之外的周邊業務,包括資訊、新金融獲客、用戶經營等,我們會先做好這些,因為這些業務不會影響核心業務後端的資金。我們從外圍業務一點點往裏做比較好,這也是從現實情況來說的。金融機構的業務就擔心被影響,當你沒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反而帶來了潛在的收益的時候,金融機構反而願意去配合做這個事情。如果一開始就告訴金融機構說“我要顛覆你”,他們不會幹的,包括我們內部就是這樣,更不用說外部了。

外部那些金融機構他們為什麽要做區塊鏈,不是他們想做,不是他們想自己顛覆自己。你看JP Morgan,它玩的好好的為什麽要自己顛覆自己,那是因為他怕別人來顛覆自己。他先研究區塊鏈這個東西或者做點探索,用不用沒關系,先儲備著,等到要用到的時候,至少手裏有貨心裏不慌。

其實我們也是這樣的,做區塊鏈這東西現在沒指望盈利,現在也盈不了利,我們都純投入的。所以把這個東西先儲備起來,萬一有機會不能掉隊,大公司基本都這樣的思路。

因為我們大部分都是技術出身的,我們發現區塊鏈技術目前還是有很多問題,2019年除了更多業務的落地,我們另一個要落實的事就是想能不能在技術方面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不管是技術的一個小點還是一個面,真正地將技術往前推動,產生意義。每次區塊鏈大會都有人講他們的這種或那種架構,但我們真的沒有看到有突破的創新,大家都在做類似的事情,而我們想真正做一些有突破性的創新,可能創新沒那麽大,但真的是能夠為更多人帶來啟發,而不是重覆人家的路子。

2019年我們就做這兩件事情,做多了也沒意思。如果重覆做我們去年的落地應用,我們可以做,也有合作夥伴找我們做。但我覺得重覆這些東西沒有更大突破的話,我們不願意去推進。

說到度小滿金融區塊鏈未來的規劃,一個總體思路就是,長遠來說區塊鏈這個東西能不能賦能我們的金融業務,能不能跟我們的其他金融科技產生聯系。因為我們也在探討另一個問題,就是金融科技之間的結合。比方說我們在做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其實是跟金融雲有可能結合的;然後再來看區塊鏈,區塊鏈是不是能跟雲做結合,我們之前跟百度雲有過合作,就是我們提供技術然後百度雲那邊存在資源層的一個入口。所以我們一直在探討各種可能性,但要提高到那麽高的戰略高度,其實我們現在還沒有那麽肯定,因為整體來說我們內部的一個認知就是區塊鏈技術可能兩到三年內很難看到明確的一個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