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模」式拉漲 多幣聚「振」

瀏覽數

99+

文|謔謔

編輯|凱爾

比特幣“猝不及防”突破8900美元,越來越多人相信幣圈的牛市開啟了,他們開始尋找其他潛力幣種。 

上半年,最具流量和資金效應的模式不外乎交易所的IEO和神秘的共振幣,分層裂變的營銷方式,曾創下了漲幅十倍的表現。帶點“模”式成了投資者尋找下一個標的的標準。

 有業內人士認為,項目搞分層裂變不排除資金盤嫌疑。而投資者從不這麽想,“項目在BTC強勢的時候,通過模式化運營跟著造勢,擴大投資群體,這很正常。”

 值得註意的是,當“模”式化運營漸成一些項目的共識時,共振幣的“龍頭”VDS,已在過去的三周內從高點的12.8美元跌至3.35美元。

ITC加“渦輪”引發“模式”猜測

5月28日淩晨,BTC持續上攻,站上了過去一年以來的價格高點。據OKEx數據,當天BTC最高報價8903.7美元,與2018年12月15日的年內最低點3155.2美元相比,漲幅超180%。 

環顧市場,鮮有幣種能夠“跑贏”BTC。相比“大餅”一年內上漲20.46.%,ETH、XRP、BCH、EOS等其他主流幣,在同一時間周期,分別跌去48.45%、21.55%、51.28%和32.52%,明顯落於下風。

非小號5月28日12時數據

比特幣的暴力反彈後,有人預測,6月,競爭幣、山寨幣將迎來爆發。一些用戶開始將目光放到近期漲幅度較大的小幣種身上,企圖趕上這趟牛市快車。

 5月24日,一個名為ITC的物聯網項目進入了投資者Lesesi的視線,“一成倉位進場,博它跑贏大餅就夠了。”他說,ITC連續三天登上了火幣和OKEx的漲幅榜。 

Lesesi回憶,他是不久前在炒幣群中看到有人宣傳“ITC渦輪計劃”,“新模式,錯過肯定後悔。”

該計劃聲稱,ITC團隊將拿出1000萬枚主網ITC(時值300萬美元),作為“渦輪計劃”的激勵,拿到獎勵的方法是成為ITC的渦輪節點。 

抱著好奇,Lesesi加入了ITC的官方社群,在看著群裏用戶不時進行“馬上破3塊”、“月底3倍”的喊單時,他決定買入。兩天後,他的賬面盈利超過了50%。 

目前,ITC官方還未發布“渦輪計劃”的具體細則。社群內對這個“計劃”的認知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這是項目方的主網換幣計劃,屬於正常的項目運營方式;另一派將其視作“模式”。

蜂巢財經從ITC官方社群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渦輪節點間有著明顯的上下級分層,從而組成一棵巨大的“分叉樹”,參與者(即渦輪節點)在樹上的位置,決定了它的收益,即邀請的下級節點數越多,收益越高。

網傳ITC渦輪森林示意圖

ITC聯合創始人謝卓鵬否認了“模式”一說,“模式是某幣和主流幣有個兌換,我們就是Swap(交換),通過參加我們的活動,換到的主網幣會多一點,是一個激勵,所以兩者根本不一樣。” 

這是Lesesi第一次參與他並不了解的幣種,此前他曾聽說過BRC、SHE等模式幣。“渦輪計劃的營銷方式和那些幣種很相似,現在這類模式開始蔓延到部分沈寂已久的小幣種上,得把握住。”Lesesi對模式加持後的ITC表示看好。

公開資料顯示,ITC中文名為萬物鏈,2017年12月正式發行,定位區塊鏈的物聯網輕操作系統。這個發行時長超兩年的幣種,在去年年初創下6.85美元的歷史高點後,便開啟了長達一年的下跌。 

截至5月28日12時,ITC報價0.3美元,距高點仍有95.6%的跌幅。但憑借著渦輪計劃,這個沈寂了一年的幣種,重新受到市場關註。過去一周時間,ITC從0.1448美元漲至0.3美元,漲幅已超100%。

交易所“共振”發行平台幣

此前,BRC、SHE等一眾小幣種項目,憑借節點分紅、分層裂變等覆雜的營銷方式,創下了兩三個月內上漲數十倍的現象級表現。

 “模式”一時間成為了和造富掛鉤的名詞,一家名為VVBTC的數字資產交易所,也參與了進來。5月27日,在平台上線一周年之際,VVBTC借著發布平台幣VVT,建起了 “共振池”。

VVBTC的平台幣“共振”發行

簡單來說就是投資者拿ETH註入資金池,換取VVT的過程,本質上也是一種融資形式,而分級兌換讓越早“共振”的人,換來的共振幣(VVT)越多。 

VVT的共振池共有2004層。官方數據顯示,共計6萬人參與了第一輪的共振交易(1至10層),共振總額為2174個ETH,價值約57萬美元。 

“此類模式最大的特點是越早進場的人賺得越多,現在交易所背書搞共振,賺錢幾率非常大。”用戶“李超群”在VVBTC的官方社群表示。 

投資者參與“共振”的熱情,似乎也在證明這一點。據官網統計,首輪共振交易只用了1秒鐘。

用戶余敏華向蜂巢財經吐槽,“感覺首輪共振交易都被交易所內定了。”錯失VVT的他開始尋找下一個模式化運營的小幣種。 

“現在有消息說Eds共振以太坊,Sds共振柚子,Lds共振萊特幣,不過也沒說具體什麽時候。”除了VVBTC外,余敏華此前還買入了BTken、VBT等模式化運營的小幣種。他坦言,“這些幣我投入的不多,就等著它們十倍或者歸零了。”

共振幣“龍頭”下跌

放眼市場,目前所謂的模式幣與共振幣仿盤,盡管推廣模式和玩法各有差異,基本都是通過節點分紅、分層裂變等覆雜的營銷推廣模式去擴大投資群體和吸引註資。 

因此有業內人士認為,這些模式細化等級劃分,向投資者創造的緊迫感與稀缺感更為強烈,甚至帶有饑餓營銷的意味:越早參與者,利潤空間越高。盡管外界一再質疑這類項目的資金盤特征,但顯著的財富效應還是成為了“帶量”的利器。 

5月26日,蜂巢財經加入了一個名為“TRX共振預備群”的微信社群,在項目白皮書問世前,該群已積累了90名用戶。

蜂巢財經發現,不少群成員已經躍躍欲試,他們大多準備好了TRX,等待共振池開放。不知是否受此影響,與此同時,TRX也巧合地開始走高。 

據OKEx數據,5月26日TRX從0.0275美元開始上漲,單日漲幅超8%;5月27日,TRX最高報價0.035美元,兩天累計漲幅已達27%。

TRX過去兩天漲幅明顯

如今,錯失了“共振VVT”先機的余敏華,也把目光放到了共振TRX的項目上,他說,該項目預計6月份啟動。“目前模式幣雖然已被玩得差不多,市場有轉冷的跡象,但現在加入應該還能吃上肉。” 

余敏華對“市場轉冷”的判斷來自VDS的下跌。數據顯示,本輪共振幣的“龍頭”VDS,市值已在過去的三周內跌去73%,從高點的12.8美元跌至如今的3.35美元。 

盡管如此,他依然覺得,搞模式就比不搞強。“在大餅強勢的時候,項目通過模式化運營跟著造勢,不失為好的手段。畢竟,投資很現實,前面能漲就行唄,至於後面跌不跌,管他呢。”

有分析人士認為,BTC大漲帶動了大盤的覆蘇,模式跟風而起,其實和用戶的投機需求是分不開的。“整個市場都開始躁動,很多資金對投機翻倍很饑渴,模式幣正好是一個入口。”

 不過,他強調,項目本身的商業邏輯、技術創新才是支撐其價值的核心,所謂的模式創新只是在運營手段上下功夫,並不代表項目的長期價值。“隨著龍頭式微,後面的模式只會越玩越短,投資也好,投機也罷,一定要審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