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低調布局區塊鏈:除去芯片系統 華爲在下另一盤大旗

瀏覽數

99+

文 | 棘輪 比薩

特朗普的一紙禁令,將一向低調的通信巨頭華為,推向了風口浪尖。

在5G領域獨占鰲頭的華為,已成為眾多競爭對手的眼中釘。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在區塊鏈領域,華為也早有布局。

華為對區塊鏈的研究,可追溯到2016年。一年前,華為發布了自己的區塊鏈白皮書。此後,白皮書中提及的多項應用,已開始逐漸落地。

區塊鏈,也被從業者視作是華為在雲計算市場突圍的關鍵點之一。

以通信設備起家,在5G、智能手機、雲計算廣泛布局的華為,又將如何繼續探索區塊鏈?

01 入局區塊鏈

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一紙行政命令,令華為受到了全球關註。華為及其70個關聯企業被列入美方“實體清單”——美國企業不得使用華為生產的電信設備,華為也將被禁止從美國企業獲得元器件和相關技術。

眾多美國供應商迅速表示將停止與華為的合作。行政禁令,成為了美國政府打擊華為5G技術的殺手鐧。

鮮有人知的是,作為一家通信行業巨頭,華為在區塊鏈領域也早有投入。早在2018年4月,華為就曾發布過一份49頁的《華為區塊鏈白皮書》。

在這份白皮書中,華為編委會成員論述了區塊鏈的興起、核心技術原理、行業發展現狀與典型應用場景,並介紹了在區塊鏈領域的技術方案與產品定位。

華為提供的區塊鏈服務,產品名為BCS(Blockchain Service),隸屬於華為雲品牌。在產品定位上,華為區塊鏈服務也完全立足於B端——為客戶、合作夥伴提供定制化、便於使用且可擴展的區塊鏈平台。

事實上,華為對於區塊鏈的探索早已有之。早在2016年5月,華為就成為了金融區塊鏈合作聯盟(深圳)的首批成員單位。同年10月,華為還加入了由Linux基金會發起的超級賬本(Hyperledger)區塊鏈聯盟項目。

而華為雲的區塊鏈服務BCS,便基於Hyperledger1.1搭建。其官網顯示,目前華為雲BCS在產品上支持多種共識算法,而在技術層面,該平台可以實現5000+TPS的秒級共識。

與許多區塊鏈平台不同的是,華為在BCS架構中,引入了基於“國密算法”的證書簽名機制。其客戶可以選擇國密算法作為區塊鏈平台的加密算法。

國密算法,是由中國國家密碼局制定的一系列加密算法,包含SM1、SM2、SM3、SM4等算法。目前,國密算法早已在二代身份證等領域落地。

在歷史上,國際通用的大部分加密算法,都脫胎於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等美國軍事、情報機構。而據“棱鏡門”主角斯諾登爆料,NSA此前就曾在RSA公司的橢圓曲線等加密算法中,悄悄留下了後門。這種潛在風險,讓國密算法成為了許多涉密機構的唯一選擇。

而華為的BCS平台,則可以讓用戶、節點之間的交互數據,使用國密算法加密傳輸,以實現加密信息的自主可控。目前,國密算法也已進入ISO/IEC國際標準,開始對外輸出。

華為的官方招聘平台,也在招聘區塊鏈人才。華為“全球網絡安全與用戶隱私保護辦公室”招聘的“密碼學專家”一職,要求應聘者“熟悉應用密碼技術在區塊鏈技術中的應用”,能對具體方案“進行安全分析和漏洞識別”,並在密碼學領域“帶領團隊對標國家級監管機構要求”。

進軍區塊鏈,華為意欲何為?

在2018年末的超級賬本Meetup活動上,華為雲區塊鏈架構師張子怡曾表示,華為雲區塊鏈服務將聚焦於數據、IoT、金融、運營商四大方向,並以區塊鏈平台為核心,結合網絡和芯片,形成“三位一體的端到端解決方案”。

截至目前,華為在區塊鏈領域的探索,大多集中於華為雲業務。其落地領域,也完全集中於B端。以華為雲為基礎,華為正在幫助合作夥伴推動區塊鏈技術的落地。

02 應用落地

供應鏈物流,可能是華為區塊鏈最先落地的領域之一。

2018年12月,中國物流與供應鏈產業區塊鏈創新應用年會在深圳召開。在年會現場,華為雲區塊鏈服務產品總監劉再耀,展示了華為雲通過區塊鏈技術,對物流貨物進行跟蹤、管理的案例。

作為一家老牌通信廠商,華為自身也生產大量硬件設備。小到手機、路由器等民用產品,大到交換機、鐵塔等專業設備,都需要通過物流合作夥伴,轉運到全球各地的中心倉庫內。

這也給華為帶來了新的挑戰。“物流運輸的過程,存在很多合規性的問題,如貨品替換、損壞、回收、打包等覆雜問題。”劉再耀在年會現場解釋道。

除此之外,整個供應鏈物流領域還面臨著多個痛點。

直至今日,物流行業仍然有許多環節大量沿用手工操作和紙質單據,這導致運單流轉時間長、成本高、對賬慢,且容易發生丟失和汙損。但許多行業從業者仍然排斥電子信息,原因即是擔心普通電子信息易被篡改。

與此同時,供應鏈各協作方信息系統相對獨立,缺乏統一的標準和追蹤系統,也給電子信息平台的建立提出了挑戰。而物流行業的承運商們,大多屬於中小企業,它們也面臨著信用記錄、資金等方面的缺失問題。

“華為花了很多錢去解決這些問題,但還是很難解決。”劉再耀說。華為雲區塊鏈服務在物流領域的落地,也由此展開。

借助物聯網技術,華為構建了由生產商、倉儲方、物流商、客戶共同參與的區塊鏈協作平台。在該平台中,貨物的生產,倉儲、幹線物流,以及經銷商、本地物流、終端客戶等環節信息,均可上鏈存儲。

供應鏈物流區塊鏈解決方案架構圖

“以往,大多數物流運單都是紙質的,難以實現全流程跟蹤。”劉再耀說,“現在,客戶只需要通過內嵌證書的APP完成簽收,所有參與方便都可以收到簽收信息。”

借助區塊鏈技術,一旦物流環節出現問題,各個參與方也很容易實現對物流貨物的追蹤。

“因為數據一旦上鏈,就極難被篡改。這樣,物流供應鏈的參與方們,就可以不再需要大量工具、流程,以保證物流信息的真實性。”劉再耀表示,“同時,他們也可以很快速地完成對貨物的跟蹤、簽收與底層結算。”

除此之外,為了解決國際物流的跟蹤問題,華為還選擇與合作夥伴SAP公司合作,共同建設跨境區塊鏈物流體系。

今年5月,華為雲更新了區塊鏈服務BCS的產品文檔信息。新版文檔中除供應鏈物流之外,還將電子政務、公司間交易、醫療健康等行業,作為了區塊鏈落地的解決方案示例。

以電子政務為例,華為雲區塊鏈服務文檔顯示,目前電子政務領域存在多個痛點,如政務數據是否可信,數據歸集部門與使用部門間存在信任斷點,可能出現隱私泄露等問題。

在華為雲的區塊鏈電子政務系統中,電子證照可以在多部門間依職能共享,並具備數據及時同步隱私保護、防篡改、用證追溯審計等功能,實現國務院此前要求的“一網一門一次”——線上服務“一網通辦”、線下辦事“只進一扇門”、現場辦理“最多跑一次”。

電子政務區塊鏈解決方案架構圖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在電子政務領域,華為已與國內多地政府部門展開合作。除此之外,華為雲也與塞爾維亞等國政府展開合作,探索電子政務的海外落地應用。

03 雲計算變局?

“從華為的區塊鏈白皮書裏不難看出,華為在區塊鏈領域的探索全部集中於B端。”區塊鏈研究員孫原對一本區塊鏈表示,“相比手機挖礦、區塊鏈手機遊戲等偏向於C端的概念,華為更註重區塊鏈技術的實際落地。”

在他看來,華為大力推進區塊鏈服務的原因,是為華為雲創造更多的聲量。

本月,全球咨詢機構IDC發布了2018年下半年中國公有雲服務市場跟蹤報告。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下半年,中國公有雲前五名分別為阿裏雲、騰訊雲、中國電信、亞馬遜AWS與百度智能雲。華為雲則位列Others之中。

相較於BAT等互聯網公司、中國電信等運營商,以及亞馬遜等海外巨頭,華為在雲計算行業仍有較大成長空間。

“在IDC最新榜單中,百度的表現最為突出。”孫原解釋稱,“百度智能雲業務在2018年下半年同比增長410%,首次躋身榜單前五,最主要的原因來自於AI新技術的加持。”

在他看來,AI等新技術的加入,給雲計算行業帶來了新的變數。而未來,區塊鏈技術同樣也可能成為雲計算行業新的變革因素。

與華為相同,BAT等互聯網巨頭,也將自家的區塊鏈業務聚焦於雲計算品牌之中。以阿裏雲為例,它可以為客戶提供包括商品溯源、供應鏈金融、數據資產共享和數字內容版權在內的多項區塊鏈服務。

從產品本質上看,華為的區塊鏈服務BCS,仍然可被視作是BaaS的範疇之中。“相較於互聯網公司,華為在區塊鏈領域的最大優勢是其在軟硬件層面的整合能力。”孫原表示,“此外,華為雲區塊鏈對國密算法的支持,也可以幫助其獲得更多金融、政府領域的客戶”。

然而,雲計算行業仍舊是一個高度競爭、強者通吃的市場。華為選擇將區塊鏈應用於雲計算行業,也意味著區塊鏈層面上,華為面對的不再是手機、通信行業的老對頭們,而是BAT等互聯網新秀,以及亞馬遜、微軟等海外巨頭。競爭結果,充滿變數。

不過,無論如何,相比於執著於“手機挖礦”的同行們,華為作為一家通信廠商,仍然在區塊鏈行業,走出了一條正確的道路。

          

在5G之外,華為又發力區塊鏈。

在從業者看來,華為避開了“區塊鏈手機”的渾水,而是選擇了聚焦於區塊鏈技術。

區塊鏈能幫助華為在雲計算市場實現突圍嗎?答案,仍待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