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區塊鏈産業全景圖譜:産業鏈條完整 龍頭企業集聚

瀏覽數

99+

5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了《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這無疑為長三角一體化進程按下了“快進鍵”,同時也為長三角經濟發展確定了更清晰的發展路線圖。
作為賦能實體經濟發展的推進器,區塊鏈技術的普及應用,勢必將為長三角一體化經濟發展註入新動能。
從產業鏈分布來看,長三角地區不僅有以螞蟻金服、萬向區塊鏈等為典型代表的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巨頭,更擁有點融、趣鏈、雲象、金丘以及矩陣元等在內的新銳黑馬。與此同時,長三角還坐擁國際經濟中心、金融中心、航運中心、貿易中心等五大中心,為區塊鏈快速落地提供了極其豐富的應用場景。

(製圖:互鏈脈搏研究院)

可以說,從底層基礎設施搭建、底層技術研發,到遍及各大商業領域的應用,長三角是承載區塊鏈產業鏈發展的天然沃土。
在《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即將出台之際,互鏈脈搏推出長三角區塊鏈產業生態圖譜,全面梳理了長三角地區區塊鏈產業鏈發展現狀。
產業鏈條一應俱全 龍頭集聚
當前,京津翼、長三角和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三大城市群,其中長三角地區憑借GDP總量超過21萬億元的經濟規模暫居第一位。而從產業鏈分布來看,長三角地區的區塊鏈擁有高度完整的產業鏈條。

:互鏈脈搏研究院 數據截至2019年5月)

互鏈脈搏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長三角區塊鏈企業數量約為3462家,涵蓋了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基礎服務、挖礦、區塊鏈應用以及產業周邊等整條產業鏈環節。
在區塊鏈基礎設施和基礎服務方面,長三角不僅有VNT Chain、NEO、AChain、VeChain等在內的高性能公鏈,更擁有螞蟻區塊鏈、點融、金丘區塊鏈、趣鏈科技以及雲象等在內的聯盟鏈和BaaS平台。
而在硬件基礎設施方面,長三角誕生了礦機年銷量超10萬台的嘉楠耘智、億邦國際等礦機巨頭,以及萊比特、神魚等大型礦池。
此外,在基礎技術支持方面,長三角還擁有致力於安全多方計算(MPC)的矩陣元、解決區塊鏈安全漏洞的BYSEC拜思實驗室以及匯聚國內最強石墨烯開發力量的HelloEOS社區等。
在行業應用方面,長三角更是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作為長三角“龍頭”的上海,兼具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和貿易中心,而作為副中心的杭州、南京、合肥等城市在電子商務、航運物流以及制造業等領域各有側重。目前,長三角區塊鏈應用場景涵蓋了從金融、數字憑證、文娛、媒體傳播與社交、社會服務與公共事業、工業制造等多個領域。
最後,在產業配套方面,長三角地區近兩年來更是發展迅速,不僅擁有上海區塊鏈技術協會、浙江區塊鏈應用協會、杭州區塊鏈行業協會、安徽區塊鏈產業聯盟等協會組織對接政府和企業,更有西溪谷區塊鏈產業園、中國(蕭山)區塊鏈創業創新基地、中國杭州區塊鏈產業園以及上海智力產業園等多個區塊鏈產業園區孵化扶持區塊鏈初創企業成長。
值得註意的是,當前長三角區塊鏈產業鏈條中,已經顯現出不少龍頭企業的身影。在基礎設施和基礎服務層面,除了螞蟻金服、點融等軟件基礎協議以外,還有億邦國際和嘉楠耘智兩大礦機巨頭;在區塊鏈應用場景最廣的金融領域,長三角不僅擁有中國銀聯、浦發銀行、浙商銀行等在內的銀行機構,更有上海證券交易所、上海保交所、上海票據交易所等金融交易機構。
而在區塊鏈產業周邊方面,長三角地區不僅有覆星、萬向等大型產業資本,同時還有巴比特等頭部媒體協同行業發展。
整體來看,無論是底層軟硬基礎設施,基礎技術服務支持,還是行業應用場景,以及周邊配套,長三角地區的區塊鏈產業鏈條一應俱全,且龍頭集聚。在未來的中國區塊鏈產業格局中,長三角地區必將是推動產業高速發展的主引擎之一。
“滬浙江皖”區塊鏈發展各有側重
長三角區塊鏈產業鏈條雖然高度完整,但上海、浙江、江蘇和安徽四地的產業發展卻各有側重。

:互鏈脈搏研究院 數據截至2019年5月)

從城市分布來看,長三角區塊鏈企業主要集中在杭州、合肥、上海、南京、寧波以及蘇州等省會及重點城市,這六大城市區塊鏈企業數量占據長三角比重高達78.6%。
區塊鏈企業向長三角省會及重點城市的高度集聚,不僅依托於各個城市的產業基礎,更取決於各個地方政府的產業政策扶持。
互鏈脈搏統計發現,從2017—2019年,長三角這六大城市都積極出台了支持或扶持區塊鏈產業的相關政策。不僅如此,從這些政策中可以看出,各地都在結合自己的優勢和特點,各有側重地推進區塊鏈產業發展。
在上海和杭州,地方政府已經將區塊鏈產業提升為城市經濟發展的戰略高度。
2018年2月,杭州市將區塊鏈寫入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將區塊鏈產業作為杭州加快培育的七大未來產業之一。而在同年9月,上海市科委、上海市經信委發布的《2018上海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白皮書》中指出,上海區塊鏈技術與產業發展將緊密圍繞上海“五個中心”建設的總體戰略,抓住“信息互聯網”向“價值互聯網”發展升級的契機,培育具備全球規模和影響力的平台經濟、全球規模和競爭力的行業巨頭。
另外,從產業鏈條分布來看,上海和杭州兩地更加註重區塊鏈底層技術及底層基礎設施的核心競爭力的構建。比如上海市經信委在2018年1月發布的《2018年度上海市軟件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專項資金(軟件和信息服務業領域)項目指南》中指出,支持研發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自主開源平台,開發新型加密算法和共識機制,構建區塊鏈技術底層基礎架構及各方面應用。

長三角各地方政府出台的區塊鏈產業相關支持政策統計

:互鏈脈搏研究院 數據截至2019年5月)

相比較之下,合肥、南京、寧波和蘇州的區塊鏈產業發展更加側重於應用落地,並且各個城市在打造區塊鏈應用場景方面也存在一定差異。
比如合肥市政府鼓勵企業將區塊鏈技術應用於開發智慧城市場景,南京市則更傾向於推動區塊鏈技術在征信、授信、風險控制等金融領域的廣泛應用。寧波市除了推動區塊鏈在智慧城市建設方面應用外,商貿數字化也是區塊鏈應用的重要方向。
而蘇州在推動區塊鏈應用落地上更是不遺余力,早在2017年12月,蘇州高鐵新城管委會就宣布已落地15個區塊鏈應用場景,涵蓋了民生、政務和商用等領域,不僅如此,蘇州還提出每年開放支持50個區塊鏈應用場景建設的規劃,每個應用示範項目最高可支持300萬元等政策扶持。
除了六大城市區塊鏈產業發展各有側重外,江蘇省和安徽省兩個省級地方政府在推進區塊鏈落地應用的切入點也不一樣。
如江蘇省政府辦公廳在2018年3月印發的《江蘇省推進運輸結構調整實施方案》中明確指出,要借助區塊鏈等技術提升物流信息服務水平。而安徽省政府辦公廳在2018年4月份印發的《關於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實施意見》中提出,要促進邊緣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興前沿技術在工業互聯網中的應用研究與探索。
整體來看,長三角區塊鏈產業發展方興未艾,隨著長三角區域一體化進程加快,區塊鏈與實體經濟的融合勢必將開啟新的歷史機遇,讓長三角地區整體經濟發展邁上新的台階。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