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步區塊鏈APP高明騙術:每天走4千步就能月入幾十萬

瀏覽數

99+

“用趣步每天走路4000步”=“月入十幾萬元”+“飯店、旅遊、健身、賓館甚至買房服務”。零投入,走路就賺錢,這樣的好事是真的嗎?微博上有人說的“趣步每天4000步,手機變成搖錢樹!”,可信度又有幾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市面上出現的這款名為“趣步”的“區塊鏈平台”APP可沒那麽簡單,想月入十幾萬元可能需要付出更多“代價”。真相究竟如何,記者為此展開了深入調查。

推廣人員教你如何造假掙“錢幣”
“讓汗水不白流”“讓國人每天多走1000步”,再誘以高收益率,多少平台參與者在這樣的口號下感覺自己“走路都帶風”。記者這次也想跟一次風,但是成為“趣友”的過程並不順利,由於沒有推薦碼,記者一開始並未如願成功註冊趣步APP。輾轉之下,記者以投資人身份找到趣步的一位推廣人員小蘭後,才拿到了一串推薦碼,成功註冊。趣步在官方APP內這樣介紹自己:立足運動健康領域,以區塊鏈技術為支撐,開發並運營趣步APP及網絡商城,鼓勵全民關註自身健康,參與快樂運動的創新型科技公司。打開APP,整個界面其實簡單易懂,通過走路、跑步等運動,APP會將每日的步數折成“當日糖果獎勵”。
對於所謂“糖果”,趣步的介紹是:趣步鏈IWC的產物,它的產出過程是用戶走路或跑步等運動的計步過程。而用戶通過運動產出的糖果可以進行平台任務的兌換、合作商家商品及優惠券、打賞、懸賞等相關活動。有意思的是,對於糖果,趣步否認了他的數字貨幣屬性,其表示“趣步IWC糖果並非數字貨幣,本身不具備貨幣功能,只是用於獎勵熱愛運動的人們,可以兌換商城商品或合作商家優惠券等功能”。
但在對糖果進行介紹時,趣步一方面表示“平台不出售糖果、糖果總量為10億枚、永不增發”;另一方面,在回答“交易中遇到問題,錢給了,糖果沒有收到”時卻表示,公司可以凍結雙方的賬戶,並且可以將一方交易的糖果數直接轉給另一方。
此外,在個人信息一欄,還可以看到用戶自己的一串“錢包地址”。由此,“糖果”在趣步APP內的重要性可見一斑。而要獲得大量糖果,除了日常走路“攢”糖果,還可以通過什麽方式獲得?“如果你不喜歡走路運動,也可以搖手機,還可以去網上買個搖步器。”此外,小蘭還對記者表示,趣步會員還能兌換各種權益,包括飯店、旅遊、酒店、健身房甚至買房,只要對接了就有這些權益。此外,記者從趣步APP可以了解到,每當有新用戶在趣步APP內註冊,趣步平台會先送出一個免費的任務卷軸,共獎勵34枚趣步糖果。此後,再要開啟一個新的初級卷軸,用戶則需要支出10個糖果,而任務完成後,用戶會獲得12個糖果獎勵和1活躍度。此外,“中級卷軸、高級卷軸”等需要不同數量的糖果來開啟任務,任務完成後則可以獲得相應的糖果數量和活躍度積累。
雖然下載了APP,也可以通過走路或者做任務掙“糖果”,但具體如何才能賺到實實在在的錢?小蘭提到,記者需要在APP上進行實名認證並填寫支付寶賬戶。
有了這個“橋梁”,“糖果”和人民幣之間的壁壘就打通了。記者發現,趣步用戶錢包地址內積累的IWC糖果可以置換為該平台一種名為GHT(桂花糖)的糖果,用戶可以將GHT糖果掛“買單”或者“賣單”達到與其他玩家進行交易的目的,支付方式為支付寶或者銀行卡,而GHT的價格也呈浮動趨勢。而每交易一個GHT,都要扣1%的手續費。
賺大錢需要“投資和推廣”
誠然,並不是所有註冊使用趣步APP的用戶都是奔著“每天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的,其中想趁機獲利的也有。
記者以投資人的身份向小蘭咨詢如何在趣步掙錢時,小蘭表示,在不投資不推廣的情況下,每天走4000步,一個月只能掙200元。但是通過投資和推廣,發展團隊,則能夠月入幾千元甚至十幾萬元,這些“全看你自己的本事”。此外,團隊發展起來,還可以拿到分紅。
對於小蘭所說的“推廣”,記者了解到,每個用戶都有自己的推薦碼,未註冊者通過某個推薦碼註冊後,這名用戶就是推廣而來的下線。趣步APP中稱之為“直推”。即推薦身邊的朋友下載趣步APP並註冊,且通過實名認證成為趣步會員的過程。而後根據直推形成不同大小的團隊,成就不同星級的達人,給予不同的獎勵。
“小達人(團隊等級)每天分紅四五十元,一星達人每天四五百元,二星達人每天分紅一千多元。”在小蘭給出的分紅圖中,記者看到一星達人的分紅比例是20%,二星達人的分紅比例是15%,三星達人的分紅比例是10%。
記者對等級越高分紅比例越低產生質疑,而小蘭解釋道:“這個分紅是全球交易手續費的分紅,而且三星達人的數量比一星達人少很多。比如今天全球手續費是10萬元。全球一星達人有20個,三星達人有5個。10萬元的20%是2萬元,平均分給這20個一星達人,每人是1000元。10萬元的10%是一萬元,平均分給這5個三星達人,每人是2000元。”
京師律師事務所證券和投資基金法律事務部主任劉盼盼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該盤面性質類似資金盤,直推下面還可以直推,達到三級,頭部人員亦有可能由被害人轉換為傳銷類犯罪共犯;資金鏈斷裂,操盤人員可能面臨非法集資類犯罪的指控。
除了“推廣”,可賺錢的途徑還包括“投資”。記者了解到,“投資”是指在趣步APP內嵌的交易系統中與其他玩家交易桂花糖GHT,通過“低買高賣”的方式達到獲得收益的目的。
據小蘭介紹,除了發展下線分紅以外,也可以花錢購買別的玩家的平台幣。“你用買來的平台幣去購買平台的任務,拿到相應的收益,收益率在19%~36.8%之間。”
“糖果”可界定為一種虛擬幣
高收益率、高返傭、發展下線……趣步的“資金盤”特征很明顯。
帶著疑問,《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數次撥打啟信寶上公示的聯系方式,接聽者表示“打錯了”或讓記者嘗試添加此聯系方式的微信號,但是記者輸入此號碼後,微信提示“沒有更多的搜索結果”。記者通過其微信公眾號“趣步科技”聯系客服,其自動回覆提示“微信和QQ群客服不再設置客服處理問題”並要求填報“工單系統”。
而關於趣步的“糖果”是否屬於虛擬幣、平台運營模式是否合法等一系列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采訪了金博大律師事務所律師孫凱、京師律師事務所證券和投資基金法律事務部主任劉盼盼。
NBD:在研究過程中發現,趣步所謂的走路獲得的“糖果”可以通過“手搖器”等輔助方式獲得,通過發展下線,用戶可以享受交易手續費分成,這種糖果有價值嗎?是否屬於空氣幣或者資金盤?
劉盼盼:1、趣步主要的“盈利點”應該在直推,而“糖果”只是平台中心幣的名稱;
2、若為中心化的模式,也有內部“拉盤”直接跑路的可能性,從而收割“韭菜”;
3、可能是變種ICO,“走路4000步”無法與底層資產幣權、收益權、債權等邏輯自洽;
4、該盤面性質類似資金盤,直推下面還可以直推,達到三級,頭部人員有可能由被害人轉換為傳銷類犯罪共犯;
5、資金鏈斷裂,操盤人員可能面臨非法集資類犯罪的指控;
6、若在國內從事區塊鏈的相關業務,除遵守國內關於禁止代幣融資相關法規,亦需要在網信辦區塊鏈電子備案平台進行合規備案。
孫凱:虛擬幣本身是沒有價值的,也不被央行認可。但是在交易過程中,如果利用現實貨幣進行兌換,就會產生價值。交易商如果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取欺騙手段利用虛擬貨幣從中獲利,就屬於非法所得,會涉嫌詐騙罪。
判斷某種幣是否屬於空氣幣可以從以下幾方面考慮:首先,白皮書是否有實體項目支撐,包括區塊鏈等技術支撐;其次,是否只重營銷宣傳;最後,幣價的漲跌是否由人為控制而不是由於技術某一難點攻克或者項目進展。空氣幣後期多以交易所上市為目標達到圈錢目的。
NBD:該平台的糖果通過一種兌換機制,可以達到用戶之間交易並兌換成人民幣的目的,這種糖果屬於虛擬幣嗎?
孫凱:“糖果”可以界定為一種虛擬幣,只不過我國目前還沒有任何機構承認虛擬幣的合法性,虛擬幣不具有貨幣的全部功能,不能代替人民幣在市場上流通。如果平台利用虛擬幣搞詐騙、傳銷、非法集資等違法行為,就會涉嫌違法。
NBD:如何看待這類平台的運營模式?
孫凱:近年來,我國出現了很多打著虛擬幣或區塊鏈技術的幌子進行詐騙、傳銷等犯罪活動的案例,這類犯罪團夥通常會編造各種名稱,甚至會打著一些知名公司的旗號去進行違法犯罪活動。
判斷這類平台是否合法,一要看背後的運營公司是否是合法成立的,是否具有相應的網絡運營資質,因為正規的區塊鏈平台對開發技術、服務器的運算能力要求都非常高,通常非法成立的公司不具備這樣的技術條件。
二是要看平台的端口是否是一個開放的端口,該虛擬幣的發行和交易是否遵循平台所設定的交易規則和客觀規律,如果該平台所提供的虛擬貨幣可以人為地操控其數量、價格等信息,網站設計者企圖通過幕後的人為操作虛擬貨幣來獲取非法利益的話,那麽這個平台就可能涉嫌詐騙等相關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