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營收究竟是2.6億還是66.6萬—易見股份區塊鏈迷霧

瀏覽數

99+

4月28日下午,易見股份(600093)發布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1-3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2.76億元,同比下滑48.69%,近乎腰斬。
易見股份對此解釋,營收下滑因為區塊鏈業務發展的好: “在‘易見區塊2.0’上線後,核心企業‘可信數據池’建設完整,公司將具備上線條件的供應鏈業務實施線上管理,以智能合約為風控手段,逐步減少直接參與貿易的供應鏈模式,導致本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減少幅度較大。”

翻譯一下就是,易見區塊2.0用區塊鏈智能合約的技術把風控成本降低了,而這部分成本對客戶是成本,但對自己其實是收入。
如果情況屬實,那麽我們深感易見股份為了科技金融,進行雙手互搏,甚至把自己的命革了,如此大義淩然著實佩服。同時,我們欣喜,區塊鏈著實能降低成本、產生價值。
但矛盾的是,2017年,易見股份剛剛開始做區塊鏈,即在易見區塊1.0時代,該業務就斬獲1.27億元的營收,2018年,該業務營收2.6億元,不但不是雙手互博,而且給公司帶去新的利潤增長點,為何又將一季報的營收下滑歸咎於區塊鏈?
事出反常!

真實的區塊鏈收入

2.6億元——這是易見股份2018年年度報告披露的區塊鏈相關業務營收。易見股份的主營業務包括供應鏈管理、保理業務和信息服務業務。而信息服務業務主要是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市榕時代科技有限公司、易見天樹科技(北京)有 限公司在從事“易見區塊”系統的推廣應用和運行維護等服務取得的收入。

易见股份三大业务2018年营收情况

(來源:易見股份2018年年度報告)

這是一個讓BATJ艷羨的營收。互鏈脈搏長期跟蹤區塊鏈企業,但據了解,包括騰訊、阿裏、百度、京東、華為的區塊鏈業務都在試點和開拓期,尚未有盈利要求。
而易見股份的區塊鏈業務繼2017年實現1.27億元後,2018年繼續高歌猛進,足以讓市場同行驚嘆:易見股份是怎麽做到的。
事實上,當易見股份2017年年報公布後,上交所也針對易見股份“信息服務業務”進行質詢,要求易見股份給出:“信息服務業務的前五大客戶的基本信息、主要服務產品內容和 銷售金額,與上市公司是否存在關聯關系,信息服務業務是否具有商業實質。”等。
據互鏈脈搏了解,絕大多數區塊鏈技術企業通過給其他公司提供區塊鏈技術,或者收取服務費獲得營收,但實際情況是這些收入遠不足以彌補技術研發、人力成本等開銷。很多公司通常采用其他業務,比如“雲服務”來彌補區塊鏈服務的虧空。
而易見股份的毛利率竟然高達99.9%,實屬不可思議。放眼全球區塊鏈行業,或許只有那些做“資金盤”、“博彩”、“遊戲”的區塊鏈項目才能做到。真正做區塊鏈應用落地的,尚無先例。
易見股份年報的另一個數據揭露了真相。根據易見股份“十六、其他重要事項”中的“報告分部的財務信息”披露的數據。信息服務部分營業收入為66.6萬元,利息收入為2.596億元。兩者相加才是2.6億元。換句話說,易見股份因區塊鏈而獲取的真實服務費只有66.6萬元。其余的其實是操作供應鏈金融產生的利息收入,這部分收入沒有區塊鏈,也能獲得。

 

源:易見股份2018年年度報

易見股份在對投資者問答中,明確“易見區塊”的營收來自服務費,而非當中資金周轉產生的利息。

因此,2017年年報出來後,媒體將易見股份當年的信息服務部分的全部收對外宣傳成區塊鏈利潤,有誤導之嫌。
另一方面,易見股份2018年研發費用本期較去年同期增加 157.58%,達到了1870萬元。公司解釋,主要是公司本期增加“易見區塊”、“可信數據 池”等系統研發支出所致。由此推斷,易見區塊66.6萬的服務費營收,遠不足以覆蓋研發費用。這倒也符合區塊鏈當前階段其他公司的普遍情況。

易見股份和區塊鏈互搏

但不可否認,易見股份憑借在供應鏈金融的傳統資源,進入區塊鏈有先天優勢。
據公開資料,易見股份是一家有著20年歷史的老牌供應鏈管理公司,以供應鏈管理及商業保理為主營業務,在2017年涉足區塊鏈。當年4月,易見股份和IBM一起聯合研發的“易見區塊”系統正式投入商用,該系統主要服務於公司的供應鏈管理和商業保理業務,同時為部分金融機構與客戶的投融資提供服務。
2018年9月19日,易見股份推出“易見區塊2.0”。2.0相比1.0實現了跨鏈數據可追溯技術,實現貿易、融資多鏈協同和跨鏈溯源,形成可追溯的供應鏈金融解決方案,覆蓋了供應鏈從貿易形成、融資到資產證券化的全過程。
易見股份因為“易見區塊”系統,獲得了資本溢價。今年年初,區塊鏈概念股再次獲得爆炒,易見股份的股價從2月1日的7.81元開始啟動,最高沖至4月3日的19.25元,漲幅146%。成為今年以來的“大牛股”。
但另一方面,易見股份自己卻認為,“易見區塊2.0”是造成一季度營收“腰斬”的罪魁禍首。
從2018年年報披露的數據來看,“易見區塊2.0”能夠給營收造成這麽大傷害的,只有前文所述的“利息收入”。
“易見區塊2.0”使得供應鏈金融上的周轉資金立刻劃撥,因此不會再產生利息收益。這無疑降低了供應鏈金融兩端的成本,但易見股份的收入則因此受損。
還是根據2018年年報的數據,如果易見股份只獲取信息服務業務的收入,短期距離利息收入相差數個量級,無法彌補。長期能否彌補尚未可知,但供應鏈金融目前是區塊鏈落地的兵家必爭之地。據互鏈脈搏了解,除了BATJ、華為、平安、眾安、微眾銀行等傳統大型公司,新興的區塊鏈公司,布比、雲象、趣鏈、太一雲也都深耕供應鏈金融。

 

(圖:中國信通院)

對於易見股份而言,似乎剛出虎口又入狼穴。易見股份2018年年度報告中,“區塊鏈”出現了52次,年報在描述公司業務時,第一部分就說“公司的主要業務為供應鏈管理、商業保理業務以及基於公司‘易見區塊’平台提供的信息技術服務。報告期內,公司一方面穩定發展供應鏈管理和商業保理業務,另一方面加大業務轉型力度,運用物聯網、區塊鏈等技術深化向供應鏈金融科技轉型方向不變。”
易見股份和區塊鏈的結合,開弓沒有回頭箭。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