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己之力嘴炮整個幣圈 澳本聰到底想要什麽?

瀏覽數

99+

【原创】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繼 BCH 分叉後,CSW 再次成為了加密貨幣世界的焦點。
 
近日,閃電火炬發起人 Hodlonaut 發布了系列推文,堅稱 CSW 不是中本聰,隨後,CSW 威脅著要起訴 Hodlonaut,還花錢挖出了 Hodlonaut 的個人信息。
 
對於兩人的“明戰”,比特幣社區宣布全力支持Hodlonaut,並發起了“We Are All Hodlonaut(我們都是 Hodlonaut)”和“法律援助基金籌款”活動,意圖保護和支援 Hodlonaut。
 
4 月 12 日,幣安創始人趙長鵬甚至在推特上喊話,稱 CSW 如果再作妖,“幣安就下架 BSV”,至此,這場對戰達到了高潮。
 
激起眾怒的 CSW,顯然已經成為了“人民的公敵”。
 
事實上,過去一年,CSW 很忙,主導 BCH 算力大戰、疲於應對訴訟、頻繁自證身份、苦於應對輿論攻擊……
 
待算力大戰塵埃落定,一場屬於 CSW 的硬戰,才剛剛開啟。
 
文 / 31QU 林君
 
比特幣之父——中本聰的真實身份一直是加密貨幣社區關注的焦點。
 
自 2011 年中本聰消失以來,人們一直在尋找中本聰的路上,近年來也出現了數位自稱中本聰的人,不過最後都被證實並非中本聰本尊。
 
只是,在被“戳穿”身份後,仍孜孜不倦自稱為中本聰的,也就 CSW 一人了。

【原创】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早在2016 年,CS​​W 就公開宣稱自己是中本聰,“我不想要錢,不想要名氣,也不想要人們的崇拜,我只是不想被外界打擾。”不過幾天后,他表示放棄自證身份。
 
後續幾年,CSW 雖然沒有放棄自證“中本聰”身份,但也只限於打打嘴仗,直到去年陷入一場法律糾紛。
 
去年 2 月 14 日,在 CSW 曾經的伙伴 Dave Kleiman 去世 6 年後,Dave 的弟弟 Ira Kleiman 一紙訴訟,將 CSW 告上了法院。
 
Ira 在遞交佛羅里達州法院的訴訟文件中提到,早年哥哥與CSW 一起從事比特幣開發工作,“合作挖出了超過一百萬枚的比特幣”,以及後來合作創辦公司,申請了上百項比特幣相關專利。
 
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公佈的專利,由 CSW 一方遞交的區塊鏈/比特幣專利數量,達 155 項。
 
根據他的說法,這筆價值不菲的資產卻被 CSW 用“詭計”拿走了。
 
在起訴書裡,Ira 提出的9 項訴訟請求分別是:1、非法佔有;2、不當得利;3、侵占(比特幣);4、侵占(知識產權);5、違反信託義務;6、違反合夥義務和忠誠義務;7、欺詐;8、推定欺詐;9、長期禁令。
 
無論是哪一項,目的都是要拿回部分巨額資產。
 
也正因為這場訴訟,CSW 與 Dave 之間的塵封往事也被揭開了冰山一角。
 
早在 2003 年,CS​​W 與 Dave 就已相識,兩人共同的興趣都在於對密碼安全、數字取證和未來貨幣的興趣。到了 2008 年,CS​​W 與 Dave 開始使用點對點文件分享密碼技術。訴訟文件裡提到,Dave 和 CSW 合作進行比特幣的開發工作,“兩人合作共挖了超過 100 萬個比特幣”。
 
100 萬枚比特幣,按照目前的價格,總價值為數十億,但現在,“ CSW 對上述資產享有所有權。”根據Ira 的訴求,他希望拿回已逝哥哥名下的至少“30 萬枚”比特幣,包括後來分到的數量不等的分叉幣。
 
一場曠日持久的法律糾紛案就此開啟。
 
面對“突如其來”的控訴,CSW 表示震驚,2 月 26 日,他在推特上言簡意賅地回應,“GREED(貪得無厭)”。
 
如今,Ira 控訴已傳至法院,CSW 必須走上應訴的道路了。
 
據了解,給 CSW 做法律辯護的是知名律師事務所 Rivero Mestre LLP,在 Ira 遞交訴訟兩個月後,CSW 方在 4 月 16 日向法院提出動議,請求法院駁回這起針對他的案件。
 
在動議中,CSW 方認為,Ira 缺乏提起訴訟的立場——在Dave 去世前,他對其參與的活動一無所知,提出的控訴完全站不住腳( a thin soup of supposition, speculation, conflicting allegations, hearsay and innuendo.)。
 
不過,對於這份動議,法院並不買賬。

【原创】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法院對CSW的大部分動議進行駁回

去年 12 月 27 日,法庭駁回了動議中的大部分訴求,僅支持了 CSW 方提出的一項動議。
 
在這份由佛羅里達州法官 Beth Bloom 撰寫的裁定書裡,法官認為原告的訴訟請求中 3、4 條中提到的“侵占比特幣和知識產權”這一項超過了時效,直接駁回。
 
不過,其他 7 項訴訟請求還需繼續審理,要求被告 CSW 一方進入實質性答辯,預計今年 9 月底~10 月初正式開庭審理。
 
Ira 與 CSW 這場糾紛的核心在於,誰是真正的中本聰,CSW 是否非法侵占了 Dave 的資產與知識產權。
 
就在兩人的“對戰”難捨難分之時,另一個人被法院傳喚了。
 
4 月 15 日,早期比特幣代碼開發者 Jeff Garzik(傑夫·加齊克)將要去佛羅里達州法院遞交文件,他要為之前的言論提供證據,證明 Dave 就是中本聰。
 
根據法院的傳票文件,Jeff 除了要遞交“ Dave 就是中本聰的文件”,還被要求提供與 CSW、絲綢之路(Silk Road)、門頭溝事件(Mt.Gox)相關的文件信息。

【原创】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比特币代碼貢獻者Jeff Garzik

Jeff 之所以被法院“盯上”,​​源於其去年 11 月的公開言論。當時,他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稱“ Dave 就是中本聰。”
 
“我個人的看法,中本聰就是Dave ,”Jeff 在電話中給出的理由是“(比特幣的代碼)符合Dave 的風格,他是自學成才的程序員”,“比特幣的創造者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不是那些經過良好訓練的軟件工程師(能寫出來的)。”
 
Jeff 的描述之所以可信,原因在於,他曾是繼中本聰和加文·安德森(Gavin Andresen)之後,比特幣代碼的第三大貢獻者,而這個成就一直持續到 2014 年後。
 
早期,Jeff 曾與中本聰通過私人郵件進行過溝通,可以說,他對證實“誰才是中本聰”還是有發言權的。
 
如今,Jeff 放出話來,說 Dave 的各項特徵符合中本聰,而這個說法,剛好與 Ira 的觀點相同,如果 Dave 真的是中本聰,那麼訴訟的天平似乎要向 Ira 傾斜了。
 
因此,在對CSW 的動議進行駁回幾月後,今年3 月15 日,佛羅里達州法院將一張傳票發給了Jeff,要求他為這場正在進行的訴訟提供相關信息,證明他的“個人的理論”——即已故的Dave 就是中本聰本人。
 
事實上,即便深陷訴訟漩渦,幣圈紅人 CSW 也耐不住寂寞,還在四處自證他就是真正的中本聰。
 
去年 12 月,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發布“意見徵求稿”,希望能進一步了解以太坊,在這份意見稿中,列出了以太坊相關的 25 個問題。包括 ConsenSys、Coinbase等在內的眾多很多機構/公司相繼向 CFTC 傳達了相關的信息。
 
一切看似十分順利,直到有人發現 CSW 的評論也“混跡其中”。

【原创】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CSW 在意見徵集稿下評論稱自己就是忠本聰

CSW 以nChain 創始人的身份在意見稿下評論,公眾對以太坊的認識錯誤(涉及欺詐),另外,自己早在1997 年就開始了比特幣相關研發,當時他參與的是一個澳大利亞官方項目,只是未採用“中本聰”這一化名。
 
早就進行比特幣的研究,自己就是中本聰本人,CSW 的行為再次引發了網友對其身份的質疑。
 
加密貨幣研究員 PlanB 指出,CSW 的這番言論與中本聰曾公開發表的信息自相矛盾。 “I am Nomad”則認為,CSW 向 CFTC 撒謊的行為,足以讓其面臨牢獄之災。
 
不過,CSW 似乎不以為意,他甚至提出可以讓 CFTC 進一步提問,“我願意在誓言下作證(I am willing to testify under oath.)。”
 
把事情搞大、引起 CFTC 的注意,CSW 還不滿足。今年 2 月 8 日,他又在 Medium 上發表文章,再次自己暗示就是中本聰。
 
兩天后,CSW 在推特發布了兩張圖片,分別是關於 Blacknet 的論文摘要與比特幣白皮書摘要圖片,以此說明自己早在 2001 年就想出了比特幣的設想。
 
不過,網友發現CSW 提到的論文與中本聰在2008 年12 月公佈的比特幣白皮書幾乎一致,但事實上,中本聰在2008 年8 月還發布過一篇草稿版,裡面有多處語法錯誤。
 
對此,網友紛紛猜測,如果 CSW 真是中本聰,為什麼在 2001 年就修改掉了 2008 年才出現的錯誤?他的早年論文中談到了比特幣設想,難道不是造假?
 
CSW 的自證,還引來了維基解密的圍觀,“其實 CSW 已經多次被抓到做這種事情了”,還附上了一個 GitHub 文件 CultOfCraig,記錄了 CSW 偽造文書的歷史。

【原创】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維基解密表示,這些造假作為已經被證實,裡面也提到 CSW 曾修改了一篇 2008 年 8 月發表的文章,說他“即將推出一篇加密貨幣論文”。

【原创】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CSW 竟然在 2008 年的論文中使用了“crytocurrency”

雖然比特幣白皮書確實是在2008 年發布的,但裡面從未出現過“crytocurrency(加密貨幣)”一詞,同一時期開發者也未用過該詞彙,而CSW 的論文中有這個詞彙,顯然不合時宜。
 
不過,對於以上證據與推理,CSW 不為所動,稱這些是“假消息”。
 
這已經不是 CSW 第一次陷入口誅筆伐的境地,也不是第一次陷入法律糾紛了。
 
從早年信誓旦旦地公開中本聰身份,到站隊比特幣分叉,後來因巨額資產,即將和他人對簿公堂,接著又以一己之力,掀起一場算力大戰,再到終而復始的自證,引來網友一遍又一遍的揭穿。
 
而只要中本聰的身份沒有水落石出,CSW 與克萊曼家族的糾紛沒有一錘定音,多年以來黑料加身、狂妄自大的 CSW ,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還會麻煩纏身、備受爭議。
 
不過,這位一舉一動總能牽動幣圈神經、一直以來標新立異的鬥士——CSW,似乎還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
 
關於這場訴訟的文件下載鏈接:
 
Ira Kleiman 的起訴文件: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372465601/Complaint#from_embed
 
法院對動議的駁回文件:
https://www.courtlistener.com/docket/6309656/68/kleiman-v-wright/
 
Jeff Garzik 收到的法院傳票: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402001527/Kleiman-Wright-Document-Subpoena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