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政府對挖礦行業態度消極,中國再也沒有挖礦産業了嗎?

瀏覽數

99+

把障礙當機遇,把阻撓當啟示。
安東尼·多爾《所有我們看不見的光》
 
| 電力資源對於挖礦行業的重要性 |
| 此次發布的徵求意見稿意味著什麼? |

 

挖礦圈內曾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全球有70%的礦機在中國。
 
 
 
中國礦工憑藉著中國設計、製造的專業礦機,在這場比特幣世界算力軍備競賽中佔領了絕對的優勢。
 
在緊握住比特幣生產力後,中國礦工們又憑藉著新疆、內蒙和四川等地廉價的電力成本,成功壟斷了比特幣的開採。
 
一時間,中國礦工已然站上了挖礦產業的頂端。
 
然而,這輝煌的一切都將成為歷史。
 
據了解,國家發改委於4月9日發布了《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徵求意見稿)》。
 
在《徵求意見稿》中,虛擬貨幣挖礦活動被列在了第三大類“淘汰類”第一項“落後生產工藝裝備”下的第18條第6款。
 
根據《徵求意見稿》的註釋,虛擬貨幣挖礦將成為國家產業政策明令淘汰的活動。
 
此次公開徵求意見的時間為期一個月,目前國家發改委尚未確定根除虛擬貨幣挖礦活動的日期,而是規定該行業應立即逐步淘汰。
 
對於虛擬貨幣挖礦行業而言,這將是一場慢性死亡。

01
 
事實上,比特幣礦場的支出主要是礦機、廠房等設施的採購,另一個便是礦機運轉所需要的電力。
 
顯然,後者更為重要,電力的可持續性和電價,將直接決定礦場的盈利水平。
 
擁有豐富電力資源的地區也就成為礦工眼中的一塊肥肉。
 
曾經創造一系列經濟神話的能源之都鄂爾多斯,大片的土地、低廉的火電價格,都成為礦場選址不可多得的優勢。
 
為了獲得可靠穩定的電力支持,一些礦場在建立之初就與當地政府和電力公司簽訂了服務合同。
 
除了上億元的電費繳納之外,廠房的建設和維護也能夠為政府帶來高額的稅收。
 
此外,礦場還能夠幫助政府解決就業問題。
 
對於政府而言,這顯然是一筆穩賺不賠的交易。

除了鄂爾多斯外,擁有全國最多水資源的四川也成為礦場最佳的選址之地。
 
“四川大大小小的水電站有好幾千座,電力充裕,甚至很多時候因為電力供過於求,一些本應該用來發電的水只能白白放走”,一位資深礦工如是說。
 
被用於供給比特幣礦場發電的“棄電”,不僅給發電站賺取了巨大收益,也讓礦場主和礦工獲得低廉到難以想像的電力。
 
但這只是理想狀態下豐水期的情況。
 
當進入每年10月後的枯水期,也就意味著維繫礦場運轉的水電站電力已經接近枯竭。
 
尋找枯水期合適的礦場選址又成為礦場主和礦工與時間的一場競賽。

02
 
然而,監管層的屢次施壓也令礦場主和礦工陷入生存困境。
 
早在去年初,一份互聯網金融風險轉向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牽頭的文件陸續下發至各地的金融辦。
 
該文件主要針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引導和防控風險,並已經提出要積極引導轄內企業推出“挖礦”業務。
 
此外,該文件還要求各地統計從事“挖礦”企業的相關情況,包括基本情況、營收情況、享受優惠情況等等。
 
對於之前電價、土地、稅收和環保等方面的優惠政策將會被逐步取消。
 
其中,位於四川的部分礦場因與電站私定供電協議遭到政府關停,開設礦場必須獲得地方政府的批准;
 
內蒙古電力多變交易系統給予當地新增的雲計算大數據公司的電費優惠已經停止;
 
這也就意味著,中國礦工挖礦的優勢基本已經不復存在。

 國內嚴峻的形勢迫使礦工不得不在全球範圍內尋求低成本資源,石油資源豐富的伊朗成為中國礦工的新選擇。

 

據了解,伊朗其實一直在利用超低廉的電力資源吸引比特幣礦工。
 
目前伊朗電費已經低至0.006美元/千瓦時,相比於四川豐水期0.015美元/千瓦時的優惠電價便宜了三倍不止。
 
這對於礦工來說有著致命的誘惑力。
 
但是,外國人在伊朗部署礦機絕非易事。
 
據一位業內人士透露,由於伊朗提供了巨額電力補貼,政府已經將比特幣礦機添加至2000個禁止進口的商品名單中。
 
這也就意味著,礦工想要將礦機運送至伊朗境內將面臨著巨大的風險:
 
礦機被沒收還是小事,相關人員也可能會受到波及。
 
截止目前,伊朗海關已經沒收了至少40000台不同型號的加密貨幣挖礦設備。
 
此外,即使能夠將礦機順利運輸至伊朗境內,由於文化語言等差異,也依然免不了電廠主坐地起價、撕毀協議等意外的發生。

03
 
時隔一年之後,國家發改委又再次重申了對虛擬貨幣挖礦的淘汰命令,或許從側面反應出國家對於虛擬貨幣挖礦行業依然不認同的態度。
 
相關省市整治辦在提及虛擬貨幣挖礦時認為,挖礦產業與實體經濟並無關係、耗能較大。
 
一些企業存在安全隱患,而一些企業則以“大數據產業”為包裝享受地方電價、土地和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
 
不少業內人士也認同此舉將有利於區塊鏈監管的進一步落地。
 
但是,更多的業內人士則是對此持反對意見。
 
一旦這項產業政策落實,勢必會導致大部分礦場被迫遷移至海外,將對國內挖礦行業造成沉重打擊,反而會有利於國外挖礦行業的發展。
 
對於礦機生產商而言,由於礦機都遷往國外運營,也會對礦機及其芯片研發產生一定的阻礙。

重慶工商大學區塊鏈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昌用在接受星球日報採訪時表示:
 
由於虛擬貨幣供給總量恆定,其價格並不會受到成本的影響,因此對於虛擬貨幣的發展不會有長期性的影響。
 
但是,受損害最大的將會是國內電力資源豐富但難以輸出的貧困地區。
 
從這個角度來看,發改委的政策是不明智的。
 
但是,他們也只是按照既定方針行事,並不具備對加密經濟行業的充分理解。
 
萊比特礦池首席執行官江卓爾在接受采訪時也認為發改委的政策有一刀切的嫌疑。
 
在四川等地棄水棄電嚴重的情況下,挖礦作為一個大工業生產行為,能夠在不產生污染的情況下將這些棄水棄電變為美元。
 
同時,出口比特幣還能夠增加國家外匯收入。
 
此外,在比特幣挖礦的各個環節中都能夠增加大量的就業機會,還能夠為當地帶來不菲的收入。

 

相比於中國政府對挖礦行業消極的態度,鄰國俄羅斯政府則向礦工拋出了橄欖枝。
 
據了解,俄政府不僅在電費、硬件設備上給予支持,還開闢了大量交通便利以及提供7*24小時技術支持服務的產業園區供礦工和礦場主使用。
 
此舉不僅能夠幫助俄羅斯消化過剩的電力,同時還能夠為俄羅斯經濟帶來轉機。
 
對於中國來說,或許正在失去一次能夠領先全球的絕佳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