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幣圈莊家的一天怎麼度過?

瀏覽數

99+

 

刘虹君作品《冥》

我活在世上,
 
無非想要明白些道理,
 
遇見些有趣的事,
 
倘能如我願,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正文共2300字,阅读大约5分钟

 

本宮太忙要讀極簡版
 
1)鯨魚鏈條裡也是論資排輩的:巨鯨、中等鯨魚、小鯨魚、鯨魚見習生;
 
2)同一個垃圾幣項目可能巨鯨先割第一波,小鯨魚割第二波;
 
3)鯨魚們掌控著K線圖上的蠟燭的以及算法交易背後的東西;
 
4)鯨魚們幾乎是零成本獲取的股票、加密貨幣,並不像市場宣傳的那樣花費巨額資金去拉高價格;
 
5)鯨魚們拉高出貨的唯一成本就是媒體、大V推廣、前期推廣宣傳、操控市場買單這些費用。
 
 
 
最初進入區塊鏈領域的是一些密碼學極客,他們堅信去中心化技術改變世界;
 
後來,大部分人則是被加密貨幣的賺錢效應吸引進來的。
 
所以,無論你喜歡與否,現在,這個行業充斥著論資排輩的鯨魚:
 
巨鯨、中等鯨魚、小鯨魚、鯨魚見習生。
 
首先,我們先來弄清楚哪些人可以成為“鯨魚”?
 
簡而言之,某個人、某些人組成的團隊(團伙)、幾個團伙組成的機構、集中持有大量加密貨幣的某個交易所或某些交易所組成的機構。
 
可以說,任何有錢又有頭腦的人都可以成為”鯨魚“。
 
而且,通常情況下,這些鯨魚都與企業和股票基金的管理層、加密貨幣項目方關係親密。
 
聽起來,這些巨鯨似乎遊走於法律之外,而事實上,只要他們合法地利用營銷渠道獲取利益,就沒有問題。
 
我曾有幸結識並與鯨魚價值鏈中處於金字塔頂端的人們一起共事,有時候也和他們一起”管理“新興市場的某些資產,如股票。
 
鯨魚的日常生活很有趣,因為他們掌控著K線圖上的蠟燭的以及算法交易背後的東西。

 

我記得在上個世紀90年代初發生了一件特別的事情,當時我和”大鯨魚“(他”管理“著一隻大股票,我們稱之為Tenron)正坐在一張早餐桌旁,他的一位同事來向他簡要匯報市場的技術指標。
 
有趣的是,大鯨魚對技術指標的原理一無所知,他們的對話如下:
 
(請注意,當時還沒有自動交易,一切都是手工完成的,包括圖表製作)
 
大鯨魚:Tenron的走勢怎麼樣了?
 
同事:老闆,Tenron的總體趨勢是向上的,現在我們正在將其回撤到38.2%的斐波那契水平,如果技術指標能維持在這個水平,Tenron的股價就能創新高。
 
大鯨魚:好,價格到多少才能維持這個水平呢?
 
同事:38.2%對應的價格是622美元。
 
大鯨魚給他的交易部門打電話,要求他們將價格維持在625美元以上,並且為了確保價格不低於622美元,可以盡可能多的買入。
 
這就是我們稀鬆平常的一天:
 
上午,技術分析師匯報需要做些什麼,老闆據此決定自己的頭寸水平,來確保市場走勢符合技術指標的。
 
然而,最刺激的部分還不是上面這些,而是pump&dump,即拉高然後出貨。
 
而且拉高出貨的手法跟現在是一樣的:
 
假設有一家叫Mont Fleur的公司,通過出售10%的股份從IPO市場籌集了一些資金,假設總發行量是1億股,那麼公司所有者持有9000萬股;
 
接著,Mont Fleur公司的所有者開始跟鯨魚合作了,他會出售手裡50%~80%的股權。假設目前股票的市場價是10美元,鯨魚會根據公司的質量以美股1~2或者5美元的價格與公司所有者達成交協議;
 
此時,鯨魚尚未花費一分一毫就已經獲取了豐厚的賬面利潤,因為只有股票全部出手之後鯨魚才會支付費用(當然,有時會像徵性地支付一些費用);
 
所以,鯨魚以美股5美元的價格收購了8000萬股,而事實上他們只支付了1美元作為預付款,只有當這些股票在拉高並全部清倉之後,他們才會支付剩下的費用;
 
鯨魚們為了拉高股價,會在內部進行”左手買入,右手賣出“的操作,製造虛假交易量,將價格從10美元爆拉至100、200甚至500美元(現在的IEO項目不也是如此麼);
 
接著,隨著鯨魚拋售,股價開始瀑布般下跌,鯨魚們則從500美元一路拋售至25美元,此時股價已經跌去了95%。而散戶投資者則一路從500美元、400、300、200、100、50甚至25美元買入,並希望股價能反彈至高於其平均建倉價;

 

與此同時,鯨魚們則完全清倉了這隻股票,他們以1~2或者5美元的價格買入,最終以100美元的均價出手,賺得盆滿缽滿;
 
他們有什麼動機去為散戶投資者解套呢?
 
沒有,
 
而且他們已經瞄準了下一隻股票,並且是重複相同的手法。
 
話說回來,第一波大鯨魚走了,還有第二波鯨魚正在25~50美元附近收集籌碼,他們持有流通量的10%~20%,可以毫不費力地將股價拉回至150~ 200美元。
 
那些堅定地持有該股票的投資者,在盼望著能重回500美元時,第二波鯨魚已經在150美元清倉了;
 
有些投資者可能來回被收割了兩次……
 
簡而言之,鯨魚幾乎是零成本獲取的股票、加密貨幣,並不像市場宣傳的那樣花費巨額資金去拉高價格。他們唯一的投資成本就是媒體、大V推廣、前期推廣宣傳、操控市場買單這些費用。
 
一旦開始拋售,賣出的每一枚加密貨幣都是他們的淨利潤,只要他們100%清倉,壓根沒有動力再為大眾投資者解套。
 
如果你”有幸“遇到某個幣被第二波鯨魚接盤,也別高興太早了,通常情況下這第二波鯨魚只是被該幣種巨大的交易量以及活躍的散戶投資者所吸引,手法老練的鯨魚會繼續尋找投資者來接盤,而一些菜鳥鯨魚就沒這個能力了,也就是說可能自己把自己玩死了。
 
所以,如果你也想獲取百倍的收益,那就不要盯著某個老幣種,而要尋找新的項目(空氣幣、垃圾幣),尤其是項目方幾乎100%持有供應量的幣種,如果你足夠幸運的話,可能會跟著鯨魚撿一些小魚小蝦(此處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意見);
 
又或者,你會成為小魚小蝦的食糜。

 

預告:
 
既然鯨魚也存在論資排輩的鄙視鏈,我們明天就聊一聊如何識別哪些垃圾幣是由巨鯨操盤的,哪些又是由菜鳥鯨魚操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