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谷燕西:從法幣向數字貨幣遷移的兩條合規的道路

瀏覽數

99+

眾所周知加密數字貨幣相對於法幣的好各種優勢。我認為未來的加密數字貨幣會以兩種形式存在(見我的文章,從貨幣理論預測穩定幣的發展方向)。一種是各個中央銀行基於其信用發行的數字貨幣,通常被稱為 CBDC。另外一種是基於所抵押的數字資產,以分布式方式產生的數字穩定幣。第二種方式是沿襲了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分布式的和自動運行的傳統,但同時又是基於現實社會中的實際的資產和權益。其價值因此有堅實的基礎,而不是像比特幣和以太坊那樣,其價值實際上是市場共識的結果。
未來的數字貨幣的體系比現有的法幣體系更加合理公平,而且效率更高。數字貨幣的流通性更強,不同種類數字貨幣之間的競爭因此會更強。全球的貨幣體系會像其它產品一樣,集中到少數幾種數字貨幣在全球範圍內流通。這樣的一個體系會遏制很多新興國家自己發幣的動機和能力。這就有助於全球經濟更加均衡地發展,有利於全球範圍內的社會的穩定。另外,全球市場中的數字貨幣之間的競爭,也會像商品之間的競爭一樣,迫使每種數字貨幣都努力提高本身的質量。像委內瑞拉這種不負責任地濫發貨幣的政府,其頒發的貨幣會更快地被市場淘汰。
即使是在目前,市場中對穩定幣的需求也是非常強烈的。而且這種強烈程度遠遠超出了一般人的預期。譬如最近 MakerDAO 不斷地提升其穩定費用的舉措,就表明市場對穩定幣的需求非常強烈。但是,目前市場中穩定幣的產生機制還是零星分散,處於發展的非常早期。譬如在美國只有幾家提供穩定幣的服務商。它們都是基於所抵押的美元發行等量的穩定幣。由於這種發行方式盈利性低,所以估計業務規模不會做得很大。市場中對穩定幣的需求,遠遠不能以這種方式來滿足。
市場中的一個期望是希望一些中央銀行直接發行數字貨幣。但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小。因為一個國家的貨幣不僅是這個國家的經濟生活的基礎,而且是這個社會穩定的基本基礎。很多政權的倒閉都是因為濫發貨幣,進而導致貨幣大幅貶值的結果。貨幣的穩定因此對一個社會的穩定最至關重要。對中央銀行來說,如果沒有強大的市場需求或者明顯的效益的情況下,不會輕易地發行數字貨幣的。
貨幣的數字化進程最好是在合規的前提下,從社會的局部開始,在有限的範圍內流通使用,然後才逐步地在全社會推廣使用。這個過程肯定是一個不斷推進的,同現有的貨幣形式進行競爭的過程。
貨幣和資產數字化的過程實質上是把新生和存量的貨幣和資產數字化的過程。這可以用一個二維象限來分析這個過程。一個維度是現有形式和數字化形式,另外一個維度是新生和存量的貨幣和資產。按照這個維度,我們就可以分析出在哪個象限最容易推進數字化的過程。對於貨幣和資產來說,切入的象限是完全不同的。對貨幣來說,最可行的方式肯定是從存量轉向數字化的過程。而且這種轉化過程一定是在現有的法規範圍內完成的。只有在現有的法規範圍內,才能完成這樣的系統性的轉換。進行這種轉換的兩種主要領域分別是支付和證券交易。這兩個領域盡管是不同的應用領域,切入的途徑不一樣,但在支持的技術底層和流通的穩定幣方面,兩者是相同的。而且兩種切入途徑會最終匯集到一個共同的生態。
1、支付
在支付領域,這個過程是一個人們從習慣使用法幣到習慣使用數字貨幣的過程。在此方面兩個重要的因素分別是作為媒介的數字貨幣和支持其流通的底層清算系統。
在支付行業中率先使用的數字貨幣就是基於法幣抵押而產生的數字貨幣。這樣的數字貨幣通常同現行的一個法幣掛鉤,譬如美元。而且這個數字貨幣產生的過程需要符合相關的法規。譬如現在美國市場中的這些穩定幣通常是將所抵押的美元存入到具有托管資質的銀行當中,而且還會聘請第三方進行定期的審計。由於這個過程合規,因此用戶就可以基於美元抵押發行等量的數字貨幣,因此也就完成了從法幣轉向數字貨幣的過程。
在支付領域,如果沒有相應的底層清算系統的改造,也就是說將目前的中心化的清算系統改造為分布式的清算系統,那麽采用穩定幣的進行支付的收益對交易雙方來說是有限的。在目前的支付業務中,清算的成本日益突出,越來越成為支付過程中的一個主要成本。如果能實現點對點的轉賬結算,交易雙方的成本會更低,這就會促使交易雙方采用這種支付方式。其他的支付方式如信用卡和銀行卡之間的轉賬就會逐漸減少。人們對數字貨幣的使用程度因此就會更高,就逐漸地實現了向數字貨幣的轉換。這個清算系統的實施落地同樣需要是一個合規的過程。在美國市場,目前有幾種這樣的清算體系的。從 1974 年開始的銀行之間的 ACH 體系,到信用卡公司 Visa 和 MasterCard 的清算體系,到互聯網時代出現的 PayPal 清算體系。在區塊鏈的時代,一定會出現一個基於分布式記賬技術的清算體系。IBM 與恒星體系合作的 World Wire 可能就衍生出這樣的一個清算體系。World Wire 目前是服務於跨國銀行之間的不同貨幣之間的轉賬。但恒星體系設計的初衷就是服務個人用戶的 , 所以基於恒星體系開發一個支持個人直接轉賬付款的功能是非常有可能的。現在又有 IBM 這個巨大的系統集成商提供相關的技術配套服務,它們的組合比當初的 PayPal 應該更有機會建立這樣的一個清算體系。
2、交易
從法幣向數字貨幣轉換的另外一個合規的道路是加密數字貨幣和 ST 的交易。目前在美國運行的一些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所如 Coinbase 和 Gemini 都登記為 Money Services Business,有的還獲得了紐約州的 BitLicense 牌照。因為這些交易所是在合規的範圍內經營,因此它們就可以使用銀行服務。它們的用戶因此也就能將法幣合規地轉為數字貨幣和數字資產。由於比特幣和以太坊為代表的數字資產,其價值都是市場共識的結果,所以它們還不能吸引市場中的大量的法幣轉換為這些加密數字貨幣。在交易領域,下一個大規模的將法幣轉換為數字貨幣的渠道應該是 ST 交易。在美國目前的市場,基於 ST 的融資可以在相關的監管法律內進行。盡管這方面的法規限制還是非常嚴,目前還是極大地限制了 ST 的發展。但畢竟這個 STO 過程是可以在合規的範圍進行,因此就存在著一條合規地將法幣轉為數字資產的渠道。基於 ST 的融資對基於股票的融資的取代是必然趨勢(見我的文章,為什麽 STO 一定會取代 IPO?)。全球市場對此已經形成共識,只是發展的時間快慢的問題。在目前的美國市場,基於 ST 的融資的市場需求開始出現,特別是房地產權益類的融資。市場中提供融資服務的相關機構也在不斷地出現。所以美國的 ST 市場的供需雙方正在不斷地發展。美國的相關的監管政策肯定也會進行相應的修改,以適合市場的這種需求,畢竟美國 SEC 的三項職責中的一項就是促進市場中的資本的形成。在國際方面,加拿大已經開設了完全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交易所,加拿大證券交易所。瑞士交易所計劃於 2019 年推出完全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資產交易所 SDX,專註於交易數字化的證券。由於這些交易所都是在合規的範圍內進行,因此用戶就能將其法幣合規地轉換為數字貨幣進行使用,因此完成從法幣向數字貨幣的轉換。
同支付過程一樣,在證券領域,從法幣向數字貨幣的遷移同樣需要有底層的清算和結算系統的遷移,也就是從中心化的清算和結算系統向基於分布式記賬技術的清算和結算系統的遷移。只有同基於分布式記賬技術的清算和結算系統的共同使用,才能充分發揮出數字貨幣在證券交易領域中的價值。實際上,自從區塊鏈技術的價值剛剛被人所發現,市場中的共識就是區塊鏈技術在證券行業中的最直接的應用,就是交易後清算。因此,在 2016 年就已經高調的出現了專註此方面解決方案的公司。在美國是 Digital Asset Holdings,在歐洲是 SETL。在 2018 年,人們更加認識到區塊鏈技術可以用 ST 的方式來代表現實中的各種資產和權益,並且可以用 ST 進行融資和交易。所以現在是可以區塊鏈技術來完成數字資產從產生到流通的全流程。所以目前的 ST 市場實際上是將區塊鏈技術應用於這個完整的流程,而且是在監管的範圍內進行的。因此用戶就可以合規地將其在銀行中的法幣在 ST 市場中使用。盡管各個國家和各公司在這個發展的道路上所采用的技術不同,所處的階段不同,但是基於區塊鏈技術來管理加密數字資產生命周期的全流程,這個趨勢是非常明顯的。
3、支付與交易的融合
如以上所述,從法幣轉向數字貨幣的遷移過程會在支付和證券交易兩個領域以合規的方式進行。盡管這個過程是在兩個不同的業務領域發生,但這個兩個領域中的遷移最終都會轉移到同一個技術和市場基礎之上。未來的數字資產世界一定是一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看我的系列性文章 統一的交易所和銀行生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的結構,通向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之路)。這個生態一定是以同一個區塊鏈技術底層為支持,在其之上支持數字資產的產生、流通和支付使用。我認為未來的前景是這樣的,而且目前的發展過程也一定是支付和證券交易場景密切結合的過程(見我的文章,Square 們如何繞過法幣清算?)。如果一個聯盟一開始就以此為目標,並采用相應的基於 DAO 的組織原則(見我的前文章, 下一個基於區塊鏈的跨國界金融聯盟),那麽這樣的一個聯盟就有很大的概率在合規的前提下,率先實現數字金融網絡生態這個目標,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完成法幣向數字貨幣的遷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