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一段失敗的世界貨幣發明史:從黃金美元、石油美元到加密美元

瀏覽數

99+

的浮動匯率制,佈雷頓森林體系徹底瓦解。

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的本質,其實是主權貨幣作為世界貨幣一個詰問:

沒有一個國家能保證自己的主權貨幣既有高流動性,又有穩定幣值。

2.石油上位,航母停靠;啓動美元印鈔機,轉嫁信用危機 

黃金美元信用衝擊後,為了給美元尋找新的信用錨定物,美國政府瞄向了石油。

美國以提供軍事支持和武力保護為條件,與中東產油國達成以下協議:

1)國際石油貿易以美元作為計價和結算貨幣;

2)石油生產國出口石油所獲得的收入(扣除進口開支之外)主要用來購買美國國債。

於是,石油-美元循環形成:美國提供美元和武力威懾;石油生產國生產石油,積累順差,通過買美債回流到美國;石油消費國儲備美元,購買石油。

石油美元體系下,美元的權利與義務分離。

金本位時代中,持有美元就可以兌換黃金。美元的信用建立在以黃金償還債務的基礎上。

而在石油美元時代,美國的承諾是,持有美元,就可以找石油生產國兌換石油。為了確保這種信用,美國以武力威懾控制產油國和石油貿易航道。將美元的信用建立在其航母艦隊群之上。

只要石油國家源源不斷吐出石油,美國政府就能源源不斷印鈔。

金本位時代的美元危機再也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從70年代開始的3 次石油危機和一次次的中東戰爭。

今年發生貨幣崩潰的土耳其和委內瑞拉,都是沒有站隊石油美元的國家。

同時,美元大肆擴張信用,零成本印鈔,導致信用過剩,世界各國淪為美國印鈔機的接盤俠。

美元,實際成為了美國將自身信用危機轉嫁到各國的金融工具。

3比特幣,能成為世界貨幣的「救世主」嗎? 

黃金美元時代和石油美元時代的信用危機,都證明瞭:主權貨幣作為世界貨幣的不合理。

作為主權貨幣,自當以本國利益為先;而作為世界貨幣,必須以協同國際金融體系為主;

那麼,我們能夠設計出一種獨立於主權貨幣的世界貨幣嗎?

哈耶克曾經設想過一種貨幣非國家化的體系。

在這個體系下,貨幣不由國家發行,而是作為一種特殊的商品,由多個銀行生產,在市場競爭中,使貨幣的供給市場化。

現實中,不是沒有過各種嘗試,但沒有一個形成世界性的共識。

石油美元體系下危機一步步醖釀,終於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了。同年,比特幣誕生。

比特幣似乎與「貨幣非國家化」的思想暗合。不過,雖然比特幣具有獨立發行的能力和自由流動性,但是價格的不穩定性,使比特幣並不能作為穩定貨幣,更適合作為數字黃金。

貨幣發行/銷毀的獨立性、穩定匯率、資本自由流動,貨幣的「不可能三角」至今仍然無解。

4加密美元的「不可能三角」詛咒 

比特幣之後,人們渴望著一種穩定的、能夠全球性自由流動的通貨。

於是,借用美元的共識。2014年,Tether公司推出了穩定幣 USDT,1:1錨定美元。將美元的金融霸權繼續在加密世界延伸。

加密美元時代開啓。

但是 USDT真實的美元儲備一直沒有公開,Tether公司美元儲備不足的消息導致了USDT 的信用危機,在 2018年10月價格劇烈跳水,隨後各種穩定幣加速入場。

甚至連JP摩根、IBM這樣的傳統巨頭都要染指穩定幣。

但是,不管哪種穩定幣,都面臨著「不可能三角」在加密世界的映射:去信任、穩定性、流動性,三者只能取二。

5

 

 

黑天鵝降臨前,做好個人資產管理 

在接受「不完美貨幣」現實社會的設定下,我們或許應該思考:

在大國博弈和全球性的金融風險中,如何使個人利益不被犧牲?

如何做到個人資產避險與保值?

甚至,如何在既有的貨幣體系中發現機會?

換句話說,如果我有1000萬人民幣需要全球流通,我是應該以美元、比特幣、還是USDT等各種加密美元來流通 ?

從歷史來看,經濟危機的本質是信用危機。信用的無限擴張,必將迎來信用的崩潰。

從黃金美元、石油美元再到美元在加密貨幣世界的霸權延伸,信用危機總是押著歷史的韻腳。

貨幣的不可能三角,就像一個無法打破的咒語。

至今,一個能夠做到「去信任」的世界貨幣,從未誕生。

一方面,我期待人類社會對更自由、更公平的貨幣制度的探索;另一方面,我也尋求現有貨幣規則中,對個人資產的最大保護。

墨菲定律告訴我們,「事情如果有變壞的可能,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

如果沒遇到,那只是黑天鵝沒有降臨在我們的生命區間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