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數位資産「券商」系統 爲行業帶來增量效應

瀏覽數

99+

EXh568JD4NkcSpjZVoeUTIw1fFBgGu0Imp7LjCzx.png

(圖一:港盛一城一會·成都站現場)

近期IEO給行業帶來了新的熱度,點燃了數字貨幣玩家新一輪的投資熱情,也被很多數字貨幣投資者看作是2019年最好的一次賺錢機會。但是就整個行業而言,目前IEO的模式引發的“圈內”熱情依然無法帶動數字資產市場走出存量困境。如何獲得增量,新增量通過怎樣的便捷方式入場,也許數字資產“券商”業務可以作為一個參考。 
2019年3月27日,港盛科技主辦,幣小白和千氪聯合主辦的港盛科技一城一會·成都站開啟,現場匯集了眾多西南地區金融、區塊鏈行業的專家和領軍人物,一起探討數字資產“券商”為行業發展帶來增量效應。 
數字資產“券商”系統能為整個行業帶來增量效應
 “港盛科技的產品是為這個行業帶來的一份驚喜”。幣小白CEO&創始人柏坤在活動中表示,“相信這一段時間大家有感到行業的回暖,IEO給行業帶來了很大的熱度。但是細看下來,目前數字資產行業依然在存量市場掙紮,沒有多少新增量。新增量應該如何進場?在A股市場我們看到,首先是東方通信帶來一波漲幅,接下來是中信建投帶來的漲幅,再接下來是低價股的補漲,在這種情況下,券商發揮了非常重大的作用。類比A股,我覺得數字資產‘券商’系統能為整個行業帶來增量效應”。

vLJ6Ui5bgy1bbQzC5A9fSmpFYlkrc4F3KvZnCOUA.png

(圖二:幣小白CEO&創始人柏坤現場分享)

 通過港盛的系統產品我們可以看到數字貨幣與傳統金融結合,並相互賦能的可能性
千氪CEO&創始人張淞皓在開場致辭中表示,“港盛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我之前的一個夢想。我之前就想一鍵互通各個交易所的賬戶,包括交易數據。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是金融行業的一個補充,想要取得長足的發展,就必須要跟傳統行業去結合。港盛科技的數字資產‘券商’系統是實現整個行業二次清洗的一個基礎。通過這個產品我們可以看到數字貨幣與傳統金融結合,並相互賦能的可能性”。

Cedbt9t77yfa00BHl1tccDR6IxKC8lxtBaVaOZg3.png
(圖三:千氪CEO&創始人張淞皓現場分享)

 港盛科技的“券商”系統實際上是為行業搭建了一個全新的賽道
“我對港盛科技的理解是:港盛科技的“券商”系統實際上是為行業搭建了一個全新的賽道,給交易所和可能發展成為數字資產’券商’的機構帶來一個新的契機去發展增量市場。”礦海會負責人趙雲在活動中與大家分享。

8EUok3Gq6kZOk5SpB3OJuZbGL1i2pLqEE9k4HpjC.png

(圖四:四川礦海會會長趙雲現場分享)

 港盛正在用技術去幫助大家打造全球交易網絡、提供“券商”業務交易系統
港盛科技CEO&創始人魏琨在活動現場與大家分享了港盛的由來,以及港盛的定位,並在現場做了產品的演示。“其實在15年的時候我們就希望能模仿盈透證券,做一個一站式的交易平台。而數字貨幣先天跨境跨市場跨品類的優勢讓這個想法成為了現實,所以就有了港盛。港盛是一家專註做IT服務的公司,我們不做交易所、不是交易撮合平台、不參與運營,專註於用近20年的金融證券IT技術領域的經驗來服務數字資產市場。港盛目前服務市場上的三類客戶,第一類是交易所,港盛為交易所做業務上的升級;第二類是有區域資源和有流量的用戶,港盛以
‘券商’的方式幫助客戶去實現流量變現;第三類用戶是專業的二級投資機構,我們提供專業的資產管理平台去解決交易過程中的問題。港盛正在用技術去幫助大家打造全球交易網絡、提供’券商’業務交易系統、幫助大家成為數字資產領域的Tagomi、Robinhood,甚至是IB盈透,通過不斷的以專業的技術催生更專業的角色,從而讓行業向著深度、廣度和更合規的方向發展”。  

EGdqkxF0Ro7IWrNWeCfEdrVTVX5vNnzs6gW3tngE.png

(圖五:港盛科技CEO&創始人魏琨在活動現場分享並做產品演示)

同時,港盛港盛科技VP杜平在活動向大家表達的產品願景,“港盛就是希望通過技術,讓任何一個人在全球的任何時間地點,通過一個賬戶交易全球任何一種資產,包括數字資產、股票、證券、黃金、期貨、原油等等”。

V3G7GXJXmldDWLzvQQJzNHpqt8wHFXFIIs2i3jju.png 
(圖六:港盛科技VP杜平活動現場分享)

 在活動的最後,港盛科技代表與現場觀眾就系統子賬戶體系、存管、風控等技術問題進行了討論。同時,就數字資產“券商”的出現對交易所的影響,魏琨做了這樣的解答,“數字資產‘券商’的出現和發展會為交易所帶來新的流量、影響交易所去做資管和清算上的改革,進而更有利於機構的入場。交易所專註撮合,‘券商’專註服務,相輔相成共同發展。未來交易所的頭部效應會更加明顯,與頭部的競爭是影響中小交易所生存的關鍵。同時運營交易所的存管平台有高昂的成本,而轉為數字資產’券商’便是定位於‘服務商’,這會是另外一個發展的思路,也是一個保持品牌獨立性的輕量解決方案”。